前面是河,号曰:名利河;后面群山,马场山、麒麟山、二郎山环饲左右。常言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李家村孕育在此种美好的环境中,一派祥和美满、灵气丛生,像是俊采星驰辈出之地,让人在此不由得有些流连忘返。正中那座麒麟山的山顶之上,有一块石头如麒麟一般,村里人因此就把这山叫作麒麟山。至于是谁先叫的,已经无从可考。倒是其石有八丈八尺八寸高,有三丈三尺围圆;虽说是麒麟,倒像它是屁股着地坐着一般,令人啧啧称奇。毕竟麒麟石灵兽,古往今来受尽众人的爱戴。那八丈八尺八寸高,按先天八卦之理;三丈三尺围圆,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道。自古以来,这都是大吉大利之姿,此等幸事不负平生一遭,这也是李家村整个村子标榜的骄傲。

    屋主李隽络一家在焦急的等待着,他眼冒金光,来回踱步、嘴里念念有词。当时外面的天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气氛。

    李家在等待的是夫人的临产,正经此时刻,从路口走过一道人,说是前来讨碗水喝,李老爷也顾及不了那么多,就随便让下人准备了些食物赐予道人。管家李全忽听得,麒麟山其石巨响,远看石头迸裂,产一石卵,似圆球样大。因见光化作一只麒麟,李全赶紧禀报老爷。李全还未报完,忽见麒麟汇聚成一道金光,又从屋中闪耀而出,那似麒麟之兽若追逐蝶一般,渐向西远去。此种光景,当惊煞在场所有人,一声响亮的哭声也顿时响彻了小村。丫鬟急忙来报:“老爷,夫人生了,是个男孩,而且母子平安。”李老爷那个高兴啊,当即决定摆宴贺喜。道人掐指算了算,此子天赋禀异,因缘际会应为麒麟转世。李老爷此时正沉浸在喜悦之中,无意道人已至跟前。道人言:“不知老爷之子有名否?”李老爷道:“因不知是男是女,固尚未取名。”

    道人言:“若您不介意,我愿意给孩子起个名字,不知可否。”李老爷道:“哦,先生若有好名,尽说就行,某学问短浅,望请先生为吾儿赐名,也省的我去找私塾先生起的麻烦。”道人言:“此子刚出世间,便有麒麟闪过,您所共见。”李老爷不住点头,自然也满脸喜色。道人接着说:“麒麟奔向西方,而此时亦要太阳下山。我思忖着,不知叫‘麟昊’如何?”李老爷说:“我姓李,也就是叫李麟昊!如此甚好!妙极!”道人言:“既如此。老爷懂得此中意义,那贫道也就不多解释了,贫道告辞。”李老爷刚想问道:“先生何故走得如此着急?”却见道士已走到门外,往门外追赶时竟已无影踪。李隽络暗中思忖道:“真乃奇人也,轻功如此了得”。

    话说这边麟昊刚出生,李隽络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初为人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那边李老爷也早已吩咐李全摆好宴席,为了庆祝儿子的出生。李老爷本身就是乐善好施,儿子出生,自然乡乡邻邻都会前来道贺,这样一来,麟昊的降生可谓一件大事啊,也有好多人目睹了麟昊出生的景象,不由得不暗自惊叹。当然了这毕竟是皆大欢喜的日子,大家自然聚在一起前来祝贺,而不是过满月或者百天礼了。再说李家本来就是大户人家,这件大事,轰轰烈烈实属正常。

    早就准备好的酒宴,款待大家早已经是共识罢了。再说李家村的习俗本是帮满月婴儿去胎发,但是小麟昊的情况有些特殊,毕竟生之天有异象,众人都觉得其应该天赋异禀。出生不久便把胎发去毕,取熟鸡蛋去壳,在婴儿头顶上滚动数下,是谓解除胎气。奶妈抱麟昊出房拜见宾客,惯例本该是出生之雏,不能见风。但是小麟昊生下来就未哭,看起来也不像刚出生的样子。众人见之,大呼奇子。就在这一片热闹非凡、大气祥和氛围之中,李麟昊渡过了生命中的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