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昊回到家中和李全说起的失火的事。李全问道:“有什大碍吗,失火的人家有说道什么异样吗”?“倒是无甚,只是昊儿觉得似乎有人在跟踪我,但是未曾发觉歹人。这件事在我看来,可能并不是那么简单”。麟昊慎思后的回答道。“暂歇吧,其他的事明天再说”。李全说罢,二人各自睡去。

    突然,麟昊冲出房去,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人的踪影。而且不止一人,似乎和当年追杀自己的那几人,有莫名的相似之处。麟昊边追边想:“莫不是调虎离山之计,不好,李叔有危险”。麟昊来不及追赶歹人,回首往家而去,却见房子早已火光冲天。待到麟昊冲向屋内的时候,却不见李全。麟昊抱头痛哭:“难不成是往事重现,老天爷,你为何如此对我”。声嘶力竭处,却见有两黑影闪现。“歹人休走,还我家人命来”李麟昊大圣怒吼道。三人这就杀作一团,麟昊虽武艺精湛,技法卓群,但是面对的二人,也绝非善类,终归有些吃力,就在渐渐招架不住之时…“昊儿,你怎么了”李全关切的问道。麟昊猛地惊醒,一身冷汗浸湿了汗衫。回回神才知道原来只是梦啊。“你没事吧,又做噩梦了,十多年来的痛苦,也是为难你了”。“李叔,您别这么说,多亏您这多年的照顾,您老早点休息”。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亮的时候。彻夜未眠的李麟昊早已收拾好行囊,并来到李全的卧室说道:“李叔,我想我应该去报仇了。我想亲手把这噩梦斩碎”。“昊儿,您长大了,我们李家的仇当然得报,只是江湖险恶,我怕你恐有不测啊”。“李叔,您放心,我已经足够独当一面了,另外我会请求我师父让他帮忙照顾您的安全”。“你就放心去吧,我这一把老骨头,无所谓的,你不用担心”。

    麟昊向李全作揖道别。来到林家的宅邸,准备也向师傅告别,并让是老夫尽力保证李全的安全。林敬堂自然是答应了,并且让他老人家不要告诉诗雨。只不过诗雨可不是省油的灯,早已经偷听到师徒二人的谈话,就偷偷收拾行囊,一路尾随着麟昊去闯荡江湖。

    一日,走到云都边境,麟昊早已人困马乏。问了途人,径去当地最大的“安达客栈”投店。漱洗罢,忽听得小二敲门。小儿一脸笑道:“客官,隔壁的让我送来一些茶点,说是送予您品尝”。“哦,竟有此事,待我去向隔壁道个谢”麟昊礼貌的回道。“客人,还是免了,那位客官说和您相熟已久,客套就免了,她还让您早点休息”。说罢,小二退出房去。李麟昊本想去道谢,却又不知如何启齿才好,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来回踱步。道:“此地,我人生地不熟,到底是何人与我相熟?江湖人心复杂,我也不善结交朋友,点心不吃也罢,等下若是偶遇隔壁,再打招呼也不迟”。便躺下休息。

    没过多久,就听得大堂,有人争吵。一身材偏瘦中等个,须发乌黑,身穿长袍,腰束金腰带之人,道:“好,再杀他个痛快。”哪知对面一大汉怒道:“谁他娘的还要和你杀,你个臭棋篓子,十步悔九棋,这么玩老子都想弄死你”。再看这大汉身长八尺有余,穿一身白衫,身材匀称,眼如铜铃、眉毛又粗又乱,看起来就是孔武有力的模样。两人一言不合,就开始在大堂内斗起来,打砸了店家的桌椅、茶具,邻桌的人都被吓的避让。小二刚想上来劝架,被一掌震飞。麟昊的性格,哪能坐视不管。身如飞燕,从三楼一跃而下说道:“二位请住手,,不至于因此小事发脾气,误伤他人也不好”。二人齐声道:“你是何人,我们兄弟打架,你一个外人有什资格评头论足”。麟昊定睛一看思忖道:“这二人和前几日梦中攻击我的人,简直一模样一样。”还没等麟昊回话,瘦子就趁其不备直接攻击过来。手掌离麟昊肩头尚有尺许,突觉一股无声无息的掌风分自左右击到,事先竟没半点征兆。麟昊一惊之下,双掌翻出,四掌同时相碰,只觉来劲奇强,掌力中竟夹着一股水的寒气袭来。

    麟昊不仅感觉有些不妙,没想到碰上的第一人就如此残暴。若是二人共同来袭,怕难以抵挡,就在这时,那高个子突然向瘦子袭来道:“我俩正打呢,你怎么又打这小兄弟去了”。就这样三人开始缠斗起来,但是高个子自然也不会让瘦子受伤,毕竟二人是兄弟。一边阻挡瘦子的攻击,一边又不能让瘦子受伤,这就很尴尬了,当他发现瘦子处于下风时,不知不觉就变成两人共同攻击麟昊,一人掌风如水,一人掌风似火。二人攻势愈凶,麟昊心想不能把客栈给弄坏了,另外使用大招必须空旷,破坏力才够明显,就把二人引到外面战斗。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名震江湖的水火双煞:共玄、祝冥。这二人虽平时会斗嘴,但是合力对抗李麟昊,可不能小视。眼见二人多次举掌击来袭,麟昊双拳难敌四手。体力渐渐不支的时候,一个眉清目秀,生的俊俏的小生,上来为李麟昊助阵。四人一会真力相变,一会两两对垒。共玄此时打出一招:水法·水龙弹。被小生用雷法·掌心雷实力抵消。而祝冥这边使出的一招:火法·火龙柱,也被林麟昊用雷法·麒麟实力抵消。互相敌了百余回合。双煞合体联手使了一招:水火两重天。麟昊和小生各自使用雷法和这一大招抗衡,只可惜双煞彼此练习多年,合体战法威力惊人。麟昊两人在掌力中感受到一股狂暴之气汹涌而至,二人被弹了数米之远,而后口吐鲜血难当难耐。“你没事吧,有大碍吗?你怎么跟来了,我怎么向师傅和你父母交代”。麟昊关切的问道。小生不是旁人,正是女扮男装的林诗雨。诗雨**着麟昊的面庞心疼回答道:“别管我怎么来的了,我还好。倒是你,先前和他们力战这么久,这一招,你伤的怎么样”?“倒是无甚大碍,这二人联手大招着实厉害,不过我们也可以使用一下我们经常练习的那招。”麟昊提示性的说道。

    “都死到临头,你们两个汉子还在那秀基情,我这就送你归西”,共玄嚣张的嚷道。说时迟那时快,共玄两掌刚要打到二人的脑门时,二人单掌各接住的同时。一人抽出一掌,念道:“雷法·苍穹破”,正中公共玄两肋。共玄啊的一生尖叫,飞到数丈之外。这二掌着实不轻,共玄痛得脸色大变,口中吐出一大滩血来。祝冥赶紧冲上去,抱起共玄,还好命不致死;他心想自知一人是敌不过林李二人了,立马飞身带着共玄逃命,并撂下一句话:“你们给我等着”。林李二人都有伤在身,不宜再去追穷寇了。二人互相搀扶先回客栈,准备先疗养治伤,在启程赶紧逃离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