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破晓,诗雨醒来。发现麟昊不在屋内,试了一下地铺早已没有了温度,大吃一惊,紧接着跳到院子里大喊道:“白鹿林你个臭小子,在哪里?赶紧滚出来,居然敢把给老娘丢在这”。偌大的一个寺院,瞬间比公鸡打鸣还要有效,众人纷纷开始起床。倒是诗雨心大自顾自的说罢,立马开始在寻找臭小子的踪迹。

    正踹开了第五间房子的时候,麟昊来到了她身边,抓住她的胳膊耳语道:“别闹了,我这不是在吗,你这把大家都吵醒了,佛门清静地,如此喧哗太失礼了”。林诗雨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你这不在的也突然了,以后给我报备下”。麟昊拍掉她的手,道:“疼,凭什么要向你报备?我这是跟方丈辞行去了”。

    诗雨刚想回答这寺院如此规矩,没看出来啊。这时,张珺保突然就赶来了,并说道:“收拾收拾,我们准备走吧”。诗雨就纳闷了,盘问麟昊道:“这一夜,怎么就发生了好多事的样子,你给老娘好好说说,不然我可不饶您”。“好了,别闹了。趁现在先收拾收拾吧,我们在路上边走边说吧,这个地方,他们迟早会发现的”。麟昊急切的说道。

    三人待到奔到寺庙外,突觉蒙蒙亮的阳光黑暗中一股杀气极速袭来。三人立马奔逃,以防给盘龙寺带来无妄之灾。追军正辽兵,奉了耶律季奇之命前来捉拿林李二人,箭如雨下的阵中,三人生死时速,雁羽箭从身旁直擦过去,嗖嗖嗖嗖的声音,好在不多久就离开盘龙寺就有段距离了。张珺保一看得趁势露一手实力了,好让诗雨看看,翻转马背之下,一招:土法·地动波,那泥土犹如地震了一般,瞬间开裂,泥土翻腾。震得敌军马失前蹄,辽兵们死伤无数,借此三人甩开了不少距离。

    诗雨见此情景不得不惊叹,十三四岁的小和尚竟有如此深厚的武功修为,着实明白了麟昊为什么和他一起启程了。江湖险恶,一个好汉三个帮,多个朋友多条路,只要是志同道合的好友,互相照应也是甚好。待到三人行了不少里程,到了一个路边茶铺,休息整顿一番时。诗雨笑盈盈问道:“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告诉姐姐,姐姐给你买糖吃;还有就是怎么就想着和我们一起上路了呢”?麟昊接话道:“诗雨,说话不要这么没礼貌”。张珺保劝阻道:“白兄,但也无妨,毕竟我原来就是和尚嘛。在下姓为弓长张,名有二字:王旁有君,人呆成保”。“我看你,一点也不呆嘛?而且….”,诗雨笑嘻嘻的还没说完,倒是李麟昊吃了一惊,慨叹道:“原来此珺保非彼君宝,想来也是有些失礼呢,并没有问全张兄弟的名字”。张珺保大笑着回答道:“想来你丫也是穿越没穿好,记忆错觉看样有误差啊”。三人一路说说笑笑、吵吵闹闹,不多久来到了黑塔镇附近的点将台。

    说道这个地方,倒是一幅杀气勃勃的气象。毕竟这儿很像一个演武场,而且看起来也不是十分太平。麟昊问一路人,那人道:“此地有一黑塔寨,寨主声若洪钟、面如黑塔,人送外号’黑塔法王’,在此地盘踞已久,此地驻扎的辽兵是近期来的,看样是要剿灭他们”。询问路人后,三人心想此地不宜久留。麟昊一行还没走多远,忽觉一处地势凶险,便觉埋伏遍布。只见一道闪电直奔麟昊面门而来,麟昊躲闪时忽觉鼻尖有些痛楚,思忖道:“这敌人掌风好不厉害,而且悄没声的袭到,自己竟然毫不知觉,不禁骇然”。只听那人喝道:“小子,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哥儿几个在这儿候得久啦,赶紧的留下买路财,要不然老子要了你的命!”正常的套路本该是,劫财的同时看到诗雨这么漂亮,必然还是要劫色的!

    再说,麟昊一行虽感受到敌人强劲,也不至于呆呆而立。诗雨本想上去给予这个坑货一顿暴击的,但是麟昊给了她眼色,不要冲动。且不说是因为不知刚才攻击的人实力如何,倒是麟昊观强盗阵中:一人瞅着也不过十六七八,一头黑发缠白丝,一身锦绣绫罗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袋香囊,外罩软烟罗轻纱。淡淡的柳叶眉,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明亮惹人。深黑色长发垂在两肩,泛着幽幽光。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手持象牙的折扇。麟昊看起来他,不像是强盗,更似是一个贵公子,竟有些入迷了。但是诗雨已经不管了,径直去攻击这位贵公子,因为她一眼就看出,这是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