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劫营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时风云。时风云的个性是十分急躁的,对于谋略这一块。他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他找到了囚牢,他想引起骚动好救人。突然这么贼喊捉贼,珺保一时也是有些懵懂。但是在营外的李麟昊和宋灵芸似乎已经听到了在喊劫营,而且开始有些骚乱,以为是营内的暗号,随即不由分说。李麟昊抖开身躯,高声喝喊:“辽狗们,哪个不怕死的赶紧上来,你家爷爷今天就是来踏平你们联营的”。

    说时迟,那时快。拥挤上来的门前士兵都已经和李麟昊已经交上了手,手拿麟嘉刀的李麟昊自从有了上一次的杀人经验后,再加上宋灵芸这几天对他的照顾,洗脑般得灌输:“杀人谁都不想,但是你不杀他,他就杀你。没有好坏之分,只有生死之别”。李麟昊至少在心理上已经适应了这种杀伐,抖开麟嘉刀,左劈右砍。李麟昊虽然想少杀人,但是为了救人的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杀人这种事,只要习惯了,那就成了魔。李麟昊唇角勾出一角不易察觉的弧度,精致的脸蛋上沾染着少许的血液。他手持麟嘉刀,锋利的刀刃上那斑斑血迹还未凝固,苍白的月光配合的散落在镌刻的面庞上,随着犀利的晚风吹动他刘海轻摆得的刹那,刀光剑影之下的杀伐,让辽兵似乎感觉到了那犹如死神的冷漠无情。

    宋灵芸是没想带李麟昊是这么凶残了,毕竟她也备着了一把普通的刀。不过举刀劈砍的时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二人的不断杀伐,他们的脚下已经有了许多动弹不得的人,整个辽营之内自然是火光通明。此时的时风云在所谓的“囚牢”附近杀了很多人,但是当他跑到“寨主”身边说道:“寨主,我来救您了,您还好吧”?就在时解开锁链的时候,只听啊地一声,时风云便被捅了一刀,随即倒地。时风云这才知道,救得人并不是寨主。而是那天袭营的飞虎军头头路人甲。想到这立马起身和路人甲开始缠斗,此时的辽兵大营有两处明显的杀伐。

    整个辽营战火滔天,萧太保早已感受到了整个军营的变动,但是他并没有慌乱,稳坐中军大帐,吩咐棋牌官传令稳住阵脚,然后差人去叫雷恒。其实雷恒本就是在所谓的“囚牢之中”的,他并没有上前助阵路人甲。原因是他以为还会有其他几一起人进入“囚牢”,好一网打尽。但是他左等右等,直到看到营门口很乱之后才知道:敌人居然分拨劫营了。所以他转手就奔着时风云而去了,时风云这哪里能敌得过了。虽然时风云嗜战,越战越疯,但是在两人的夹攻之下,只算有招架之功,那是毫无还手之力。不多时直接就被雷恒以锁闭擒拿。旗牌官这时也已经来到了“囚牢”,说道:“雷大人,我们萧大人有请”。这边刚好擒住时风云得到雷恒也想去找萧太保呢,随即就把时风云上了锁链往中军大帐押去。

    随着李麟昊和宋灵芸的肆虐,整个辽营的士兵是且战且走。活生生的给他俩让出了一条道路。“慌什么,你们这群不中用的东西,不就是几个鼠辈吗?瞧把你们吓成这个鸟样”。训话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在点将台附近营寨的共玄。“启禀大人,您是有所不知啊。那两人实在是非常厉害了,一人一口刀,弟兄们碰着死挨着亡,我这正要去禀告元帅呢”。“真是废物,待我去会会这帮贼人,看他们有天大的能耐”!共玄一脸不屑,嚣张狂妄的对着士兵说道。那个士兵也是敢怒不敢言,只好惺惺地去往中军大帐。

    就在这时,李麟昊和宋灵芸已经也要杀到点将台附近了。共玄还没有前往呢,就看着人头攒动,整个大营让出的道路,也就基本通到了共玄面前。共玄定睛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联手伤了他的那少年。共玄可忍不住了,直接破口大骂:“踏破铁鞋无觅处,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刚把母的给抓住了,你这公的就来自投罗网了。不过你这公的,够可以啊,又拉了一个母的来送死,真是尼玛的有狗屎运啊”!李麟昊循着声音一看,他也认认出了共玄,那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麟昊也是破口大骂:“怪不得诗雨被擒进了辽营,就是你这狗贼下的毒手吧,今天大爷我就取你狗命”,持刀直接就劈头盖脸朝着共玄挥来。

    共玄闪躲一刀,侧身一招:水法·水龙弹直接就往李麟昊的肋骨而来。李麟昊一跃身形,躲过此招,此招刚好打在附近的士兵身上,一时间死的死、伤的伤。宋灵芸此时上来助战,二人两把刀,刀刀致命,呼呼生风。共玄面对两人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不仅有些吃力。就在这时,押着时风云的雷恒和路人甲也刚好路过。眼看着共玄十分吃力,雷恒使用雷法·麒麟直奔着李麟昊命门而来,激凸之处李麟昊也是使用麒麟相迎,二人掌风相对,功法相抵。霎时间互相换招,互相抵挡,一时间士兵都看傻了眼,二人掌风所及,雷摧势大,伤及不少无辜。

    缓过气的共玄一看有了帮手,立马就来了精神,宋灵芸一看到雷恒,顿时觉得势头不妙,心想拉开空间力战共玄,白鹿林战斗时会好些。就在她转眼的一刹那就看到了时风云,不由分说,闪跃身形就和路人甲直接交了手。共玄是不可放的,直接追着宋灵芸就过来了。路人甲眼看着宋灵芸来势汹汹,丝毫没在意人质的安全。心想:毕竟自己激斗的是受伤的时风云,对上此女恐怕凶多吉少。立马转头想走,刚迈步,时风云脚下就使了一个绊马索,路人甲不慎摔倒在地,这可是最好的空档啊。时风云双手双脚撑开锁链,宋灵芸懂了他的意思,持刀夹着风法功力力劈锁链。只听一声巨响,宋灵芸手中刀断为两截,时风云的锁链断了手上的,脚上的却没有断开,眼看着共玄逼近了宋灵芸。时风云一把拉住了宋灵芸的肩膀,旋即一揽直接把宋灵芸撂到了身后,刚想爬起来的路人甲,又被宋灵芸的双腿直接踹倒。

    时风云一招风法·玄空盾迎着共玄而去,共玄及早使出的水法·枪突刺就这样被挡了回去。站起身形的路人甲,也和宋灵芸展开了搏斗。但是时风云毕竟有伤在身,况且脚上的锁链还没有打开,和共玄的战斗中,是非常不利的。共玄跃身形来到时风云面前,开始贴身肉搏,掌风凛冽,功法所及甚广,左右开弓速度极快,可谓招招要命。时风云是顾上顾不了下,顾左顾不了右,接连受了几掌,口中吐出不少鲜血。宋灵芸感受到时风云是力有不逮,立马一跃回到时风云跟前喊道:“风云哥哥,这老贼我来,那个兵长交给你了”。时风云猛一转身,就和路人甲对上了,路人甲毕竟和宋灵芸交手是处于下风的,几个回合下来也是中了几招。眼看着时风云和自己动手,不免也是送了一口气。二人是伤员对伤员,交起手来,都不能发挥最大实力,不过时风云伤重,吐血流血是没时间止住了。

    宋灵芸和共玄掌风交接之处,那恐怖的波动席卷而开,将那数步之内似乎风割水冲,大地被摧残的一片狼藉,一些士兵也是直接被余波震死而去。共玄和宋灵芸杀在一处,旁边的时风云和路人甲的冲突,也是接连不断。虽然没有那么剧烈,不过也就是为了拼个你死我活!

    李麟昊和雷恒,两个人同为雷法,实力上麟昊是比不过他的,但是有了一把麟嘉刀。那拥有雷电的麟嘉刀,夹杂着空间的压缩。平时由刀鞘的压制,麟嘉没有霸气侧漏。但是出鞘之后,麟嘉刀拔刀而聚气斩,雷电是凝聚而成的功法,并应用到武器的周身,发挥的实力,可以说是成倍的,在打击力方面:雷法·麟嘉-麒麟可比单纯的雷法·麒麟的波及更可怕。

    李麟昊左手雷法,右手持刀。雷恒是没有什么武器的,锐利的麟嘉斩出的刀波加上雷法的攻击,硬挡是十分消耗体力的。虽然两人的杀伐,也是摧枯拉朽、地动山摇般的猛烈,整个战斗被波及的营帐和士兵都是俱碎。但是雷恒和李麟昊的战斗,随着李麟昊的刀之优势,战斗天平慢慢发生了倾斜。雷恒是愈战愈怕,心中还念叨着:“祝冥去哪了,赶紧来住老子一臂之力啊”。

    雷恒想到这的时候,心中是十分中着急的,战意渐散。就在这时发现不中军帐不远处,也是杀声四起、哭喊连天。雷恒更是惊声尖叫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