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军帐不远处正是真正的囚牢!为什么会有战斗,不是珺保直接灌醉他,拿到锁链的钥匙即可吗?!珺保不知道的是,在喝酒的一群人之中,正是祝冥所在。(书屋 shu05.com)祝冥其实也是一个酒鬼,他也知道喝酒的地方,不容易被抓到的自然就是囚牢。但是张珺保和祝冥是不认识的,在伙头军甲的拾辍下,二人在酒桌上也推杯换盏了好多圈。伙头军甲都已经倒下了,唯独祝冥还是再来千杯无妨。张珺保是不能喝酒的,但是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在躲酒,主要是负责倒酒啊、唯唯诺诺的。

    珺保看吧所有人都灌倒了,除了祝冥之外,虽然自己不胜酒力也晕乎乎的。他心想:“要不把那位仁兄打晕得了,这样也省的我再灌酒了,反正也不一定能把他灌倒。但是凭气势上他就是一个高手,这也是我没动手的原因啊,可是再不动手,这时间也拖得太久了吧”。他还一直在思考呢,其实祝冥也是喝的晕晕乎乎的了,但是倒下的可能性不大,对于外面的杀喊声,其实他们都以为外面只是嘈杂罢了;反正醉酒之人对于任何事都没那么在意了,另外的原因便是这特制的囚牢是挖在营帐地下的。

    倒是林诗雨看不下去了,知道外面是喊杀震天了。这有十分强烈的地动之感,看样是其他几人在动手的时候是十分小凶猛的。林诗雨实在是等不及了有没有办法,对着张珺保就喊道:“珺保,你再不动手,更待何时?你是喝多了吗?外面可是他们在死战啊,不过你也要小心你的面前人啊”!林诗雨就这样一直喊了几遍。多次之后,珺保算是有些听清了,知道是林诗雨在喊自己了。虽然祝冥有点晕,但是他听了这么多遍之后,再看这林诗雨那焦急的动作,再傻再晕自然也是有感觉的了。张珺保随即就去拿牢兵身上的锁链和牢门钥匙,祝冥自然是不能让他拿的,说道:“好你个少年,原来是跟他们一伙的,还以为和你喝了这么多酒是很有情谊呢,今天你是跑不了”。

    祝冥和张珺保就在囚牢中动起了手,两人都是晕晕乎乎,打架自然也是东倒西歪,你很难打到我,我好像也碰不到你。但是对于功法的使用,丝毫是不减的,两人的打斗,很快对于整个囚牢的房间而言是支持不住的。张珺保醒酒也比较快,毕竟喝的少,而且他毕竟是套路之王,就说道:“大哥,你别听有人胡说啊,我就是为了找您喝酒才来的,我一直仰慕您的威名,江湖上都知道您火法无双,这时间肯定没有第二人可以与你匹敌了。所以我才来看你的,兄弟根本不是你的对手,我们找找酒在敬你一个”。本来说好的打架呢,祝冥也是酒气上涌,听到一番恭维话之后说道:“那是,天下间,我的火法,自然是无敌。无论是谁,或者说不是用火法的人,我又惧谁?”…还没等祝冥吹嘘完,趁着这个机会,张珺保就把钥匙扔到了林诗雨的囚牢处。

    祝冥开口就骂道:“好小子,你是坑爷爷啊,你这样做人是不行的,人无信不立”。说着话就往林诗雨囚牢而去,去抢钥匙。可是张珺保哪能让他如愿,去拦住他的同时,嘴里也没闲着,就说道:“呸,谁愿和你这老贼谈交情,您这辽人的走狗,死不足惜”!这一句话可把祝冥气的酒醒了一半,因为祝冥当了耶律季奇的手下,也不能怪他,主要是他的师兄也就是共玄的主意,他也是没办法,祝冥嚷嚷着喊道:“你这小子,出言不逊,给老子去死吧”。祝冥使出了火法·烈焰刀直奔张珺保周身而来,张珺保使出了一招土法·燕尾牌,挡住了所有的烈焰刀。二人真正的开始厮杀,已经管不了牢房的坚固与否了。二人杀起来的时候,自然是火星四溅、泥块纷飞,整个空气中弥漫着被烧焦的泥土味和焦木味,整个牢房都坍塌了。二人在早已经杀到了地面之上,但是祝冥毕竟实力非凡吗,张珺保对抗起来自然是有点困难。

    正在二人杀在一起的时候,地下传出了一招风法·四野清,囚牢附近的整个地面直接被翻了一番,混杂着锁链、尸体和杂木的泥块等他都已经扔飞在空中。宋山河带着林诗雨,就直奔祝冥而来,这时,祝冥算是完全的酒醒了,要是自己以一敌三,怕是会跪啊。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就想要且战且走的时候。就在这时,忽然听的一声喝喊:“宋山河,你今天必须死”!高声喝喊的不是别人,正是萧太保。萧太保本来得报营门有人入侵,是要前去镇服的。但是没走出中军大帐多远,突然就看到了囚牢的附近也是地动山摇,争斗的十分激烈。萧太保也是暗暗骂道:“好你个雷恒,你这鬼主意明显不行啊,现在是真的举步维艰了”。其实这件事并不能怪雷恒,这种营救计划其实李麟昊一行也并没有商量好,毕竟瞬息百变的时候,自然要学的就是随机应变。

    萧太保这就奔着宋山河而来了,一招金法·八卦轮回直接奔着宋山河的病躯而来。宋山河思忖道:“林诗雨在被水火双煞擒拿的时候应该受了伤,帮我的话估计也是凶多吉少。放任张珺保单挑祝冥的话,虽然说可以抵挡,但是恐怕也会连累小兄弟的姓名啊”!想到这宋山河大声喊嚷道:“你们俩快去和灵芸他们会合,这两个狗贼交由我来抵挡了。放心好了,我一定可以挡住他们的”!“好大的口气,今天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萧太保是死一个搭话道,摆明是不能放过宋山河。林诗雨和张珺保听了他的一席话,自然是不可能一走了之的,二人就开始使尽全力开始和祝冥搏斗。面对两人的攻势,祝冥自然是不对付的,一人攻上、一人攻下,上下四手四脚打的祝冥是只有招架之功。

    但是宋山河这边可就更惨了,宋山河本来就被水火九重天伤了元气,如今在对上火力全开萧太保,只能强忍一口气,用一个“吾未战死便当死战”死战的决心在硬撑。萧太保的金法·八卦轮回,空中是飞起了八只轮子,要说阵型,应该是按照八卦:乾、震、坎、艮、坤、巽、离、兑来进行防御和进攻。攻击的时候,可以用功法直接发出去攻击,可一只,可多只。大小一样,重量相同,他随发随掷,轮子出来时忽正忽歪、忽左忽右、上下纷飞。八轮运转如飞、神鬼莫测。若是宋山河有麟嘉在手,使出无极混元门倒是可以抵挡的,但是如今只能靠着风法左躲右挡、左右相持是十分困难的,不多时就中了几轮。但是宋山河毕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无论怎样,也不会有任何胆怯和屈服。

    宋山河在进行了一番抵挡之后,早已是吐血三升、上伤痕累累。趁着自己体力和功法还在,便使用了最强大招风法·阎罗杀对萧太保进行了攻击,他已经管不了会不会伤及无辜了。但是具象阎罗是没有拿着刀的这次,毕竟麟嘉宝刀不在。具象阎罗所经之处,片甲不留,夹杂风声、杀生、喊声、哭声的绞杀之音直逼萧太保而来,平时萧太保用大招和阎罗杀相抵消的时候,他与宋山河亦是两败俱伤。但是这次金法·八卦轮回的终极之态:八面金刚,可不会只是抵消这么简单了。八面金刚生有三十四臂,再加身、语、意的三十七道品,也即四念住、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面道。可吞食一切的那巨型大口直接将具象阎罗的绞杀攻击挡住;再加上能用遍布天空的八种威猛暴笑降伏梵天等招数,伴随着“啪”“咤”“吒”“哈”金轮杀伐之声,整个具象阎罗,在顷刻之间便被瓦解。

    随之而来的便是风刃反弹,而且八面金刚直逼宋山河而来,生死就在一线之间。若是中了此招,必然会心肝俱裂、七窍流血、浑身爆裂而亡;在这世间恐怕连个衣服残片都不可能找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