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灵芸开口说道:“难不成奔雷飞神就是林敬堂,哪林诗雨是他的什么人”?宋灵芸的一席问话,李麟昊倒是有点诧异了,说道:“林诗雨是他的孙女儿,难不成你认识我师父”?此时,在一旁的张珺保也插话了:“虽然我年龄尚浅,但是奔雷飞神的名号还是有听说的,没想到他竟然是你的师父”!宋灵芸在一旁喃喃道:“林敬堂不是别人,他正是我爷爷的结拜兄弟,我爷爷便是风魔怒刀——宋延肇”。李麟昊似乎也是在师父耳边听起过此人的名号,倒是张珺保很惊叹,对着林诗雨:“没想到,你竟是抗辽英雄宋老将军的后代”。宋灵芸仍然是,喃喃的说道:“嗯,现在我最关心的是,如此说来的话,我和林诗雨竟然可以算姐妹”。

    李麟昊这时想起了林诗雨满眼泪水的要救赵奇,心说道:“怪不得诗雨这么想救赵奇,很有可能他们是知道了,林延肇和我师父原来是把兄弟”。

    李麟昊想到这,立马也就对着宋灵芸说道:“没想到,我们就算是旧识了,能一起闯到这,也是十分的不容易”。然后他转过头对着珺保也说道:“兄弟辛苦你了,谢谢你这一路上的支持,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死了几回了”。张珺保此时也是释怀了,随即说道:“我也很抱歉,提及你的伤心事了,不过我们这样开诚布公,想想也是真高兴”。倒是一旁的宋灵芸忍不住的突然哭出声来,本来的她因为疲倦,因为逃命,都忘了自己哥哥逝去的这件事。因为突然想起自己的爷爷,想起了儿时爷爷曾教导这她和赵奇从小的武艺。因为环境的陡然安全,不由得悲从中来,泪如雨下。李麟昊刚想简单的安慰几句,一旁的张珺保拦住了他,轻声说道:“让她发泄一会吧,应该是她哥哥逝去的事情,现在说什么也止不住她的悲伤心情”。李麟昊心想也是,所以二人就简单说了几句: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好好休息;之类的话术就只能如此了,随即李麟昊就傻傻的跟着张珺保出了房门。

    三人也确实是十分的疲惫,最后不知不觉的都陷入了沉睡。此时的神医瑶瑛和陆琦玮正在屋中救治这病人,首先是时风云失血过多,救治起来无疑是需要技术以及看天命的。陆瑶瑛深知: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随即命令陆琦玮赶紧去煮了一锅独参汤,服用之后的时风云并没有立马的好转,此时的他是面色苍白、身体僵冷、气若悬丝、甚或无脉。此时的陆瑶瑛不得不自己去做了一幅忘川回阳汤,此药为温里剂,具有回阳固脱,益气生脉之功效。主治寒邪直中三阴,真阳衰微证。四肢厥冷,神衰鬼差,身寒战栗,或指甲口唇青紫,或吐涎沫,舌淡苔白,脉沉微,甚或无脉。对于休克、心力衰竭等属亡阳欲脱者。服用了具有神一般的功效忘川回阳汤,时风云至少是性命无忧了,身体逐渐恢复常温,整个人正常的脉搏和心跳都已经基本恢复了往常。早已经把时的伤口包扎好的陆琦玮,也在一旁认真的听候差遣,他知道师父救人从来都很认真。

    倒是一旁的林诗雨受的伤,让陆瑶瑛感觉到,不知从何处下手。首先她知道床上的林身受内伤,但是更致命的是诗雨体内还有一种毒,精通医术的她对此毒竟然完全不知。纵然她已经给林诗雨服用了独参汤和忘川回阳汤之后,但是依然没有太好的效果。林诗雨的性命,其实是在一线之间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毒了,但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把毒血逼出来,就是采用针灸之术。陆瑶瑛运用针灸疗法一般先取曲池、三阴交,起到一般的解毒目的。另外在加上林诗雨呼吸也似乎有些微弱,只能再取内关使呼吸更为顺畅。针刺了几处穴位之后,陆瑶瑛是额头冒汗,陆琦玮赶紧用手帕帮她擦汗。

    所谓真正神医救人之时,一定要安定神志,无欲念,无希求,首先表现出慈悲同情之心,决心拯救人类的痛苦。虽然她有对李麟昊一行苦来求她救治的时候,提出了她的救人准则。但是医者仁心,她真的救人之时,不管他的贵贱贫富,有的只是她的救人本能。只见陆瑶瑛再以隔药灸刺中脘、内关、足三里三处大穴,林诗雨便从口中吐出一滩血来。总算是从不省人事,到至少性命终归保住了。一旁的陆琦玮也是舒了一口气,陆瑶瑛连续把两个人把鬼门关拉回来之后,也是耗费了不少心力,那一头白发就显得更白了。

    陆琦玮看着有些累的师父,随即说道:“您先去休息吧,剩下的就交给我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二人是脱离了危险,我在熬一些辅药之类的,暂时把他们调养身体应该就无大碍了”。陆瑶瑛回答了一声:“恩,交与你了”,便自己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别看陆琦玮年纪轻轻,但是因为神医的耳濡目染,毕竟也学会了不少医学的要领,照顾二人自然是不在话下。

    时间很快就来到隔日的傍晚,这时的李麟昊这才起了床,因为实在是太困乏了,睡了一觉不得不说整个人都充实了许多。起床之后,莫过于觉得自然是感受到饿意来袭,李麟昊来到了客厅才发现张珺保已经先到了一步,开始和陆琦玮聊天了呢。桌子上放满了饭菜,一看就是老早就准备好的饭菜。李麟昊也是非常的饿了,立马是坐到桌前,等待着何时可以用餐。没多久,梳洗好的宋灵芸也到了桌旁,张珺保把林、时的状况向二人传达了之后,目前来看大家至少是送了一口气。陆琦玮就招呼就三人坐在桌子旁准备用餐,三人虽然饿得不行,但是一直没有动筷子,他们自然是在等待房主。因为他们觉得房主实在是一个怪人,如果冒犯了,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看到这,陆琦玮说道:“别愣着了,赶紧吃饭吧,想必你们自然是非常饿了”。李麟昊回答道:“难道我们不用等房主吗?她不来我们是不敢吃啊”,另外二人也是点头。听到这,陆琦玮噗嗤一声,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