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不知他为何发笑,忍不住面面相觑。张珺保说话了:“琦玮啊,你为何发笑?麟昊说的言之有理啊,房主不在,用饭似乎却有不妥啊。况且神医这人,似乎是有不少令人难以捉摸的秉性的,若是在挨骂。该当如何是好”?听到这,陆琦玮就更乐了,随即开口对着三人说道:“但吃无妨,你们不用太谨慎了!再说小瑶瑛可不是小肚鸡肠之人,你们不了解她,虽然她看似有很多猜不透的谜团,实质上绝对是菩萨心肠”。三人听罢,这才开始动起筷子,虽然俗语道:“食不言,寝不语”,但是李麟昊依然是要向陆琦玮表示谢恩的;开口道:“感谢少年英雄的救人之恩、饭食之赐,待我们养好伤病,一定涌泉相报”。陆琦玮见状,笑盈盈的说道:“公子言重了,我的个人性格是十分的乐观好客的,与我师傅是有很大差别的”。

    “哦,如此看来。你也是一个心直口快之人了,话说你一会把房主叫小瑶瑛,一会叫师傅,这样我是有点分不清是何解了啊”!李麟昊对于这事问出了口,另外两人也是点头,明摆着就是十分的好奇嘛!陆琦玮也不隐瞒,微笑着说道:“不瞒各位,房主名曰陆瑶瑛,是我的师傅没错,同时她也是我的侄女。其实我是她的族叔,这时她原来跟我说过的。至于我们是如何来到彼岸谷的,很小的事我都记不清了”。张珺保接话喃喃道:“怪不得,你叫她的时候都没统一的称呼”。陆琦玮也听见了他的说话,紧接着说道:“哈哈,珺保兄弟,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们应该看得出她性格比较沉静的,而我觉得我活宝的性格,至少会让她开心很多。毕竟这山谷也没人,总该是有一些欢声笑语才好嘛”。

    “说的有理,确实是安静的地方不该太安静,要不然会过于可怕了”,李麟昊也是接话道。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宋灵芸,微启双唇,随即询问道:“我们已经吃了这么久了,为何还不见房主呢,难道是在照顾病人”?陆琦玮看着她说道:“这个倒没有,目前家师并不在屋中,去哪了我也不清楚,应该是自己去山上采药了”。张珺保刚想说话,还没张口;陆琦玮又说道:“我还不知道你们二位姓甚名谁呢,珺保兄弟我是知道的,还想问一下二位呢”?李麟昊自知失礼,随即自报家门:“在下姓李,名麟昊;在我身边的这位姑娘姓宋,名灵芸。没能及早向公子报姓名,是我的过错”,一旁的宋灵芸点点头,默认麟昊所说的,并补充道:“病榻上躺着的两人,男的叫时风云,女的叫林诗雨;都是我们的朋友”。听到这,陆琦玮就回语道:“客气了,我是没那么讲究的。我姓陆,名琦玮;家师自然也是姓陆,名瑶瑛。她带着我隐居于此,想想也有十几年之久了”。

    几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聊着,时间大概过了几炷香,等到三人用饭完毕。各自随即简单收拾了一下碗碟,就在陆琦玮的带领下前去看病人的状况怎么样了。到了房间的时候,三人看着病榻上的两人,虽然还在昏迷,但是却能感受到呼吸的均匀和平静。李麟昊再次拜谢之后,随即问道:“陆公子,时兄弟昏迷是因为失血过多,我倒是理解的。但是为什么诗雨她也会昏迷,按道理她的伤应该不是太严重吧”。陆琦玮随即回答道:“是啊,李公子你判断不错。这位是林姑娘对吧,她很有可能是中毒了”。“中毒”,三人异口同声说出了这句话。“恩,昨天看师傅对她使用了针灸的医治,按我的经验,应该就是中毒了。而且服用汤药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效果,就更佐证了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此话当真,请问您知道怎样可以救治诗雨吗?我愿意去采药求珍,只要能救她,我什么都愿意”,李麟昊立马急了,急切的拉着陆琦玮询问道。“这我也没有办法,我资历尚浅,这种事还是问我师傅比较靠谱”。陆琦玮也是无可奈何的说道,李麟昊急忙的问道:“请问你知道,您的师傅在何处吗”?陆琦玮耸耸肩,说道:“爱莫能助,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难道没有她经常去的地方吗,我可以去找一下嘛?救人要紧啊”,李麟昊心中明显的带着真切的着急;陆琦玮想了想说道:“或许在西南方的落凤坡,那里是夜之昙花的所在地,可能她在”。李麟昊连道谢都没来得及,就直接飞奔出了门。

    此时的,陆瑶瑛确实是在山中采药呢!陆瑶瑛虽然贵为神医,但是为了救人,可以说是尝遍百草,仁心仁德。彼岸谷实际上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所以李麟昊一行误打误撞来到此处,也算是机缘巧合。但是一路而来的血腥之气,是很有可能被精明的辽兵的探马发现的。就在采药的过程中,陆瑶瑛在山坡上远远就看到,有些辽兵服装的探马,就在彼岸谷的附近盘桓,确实是找不到谷的入口。陆瑶瑛可不想很多人知道彼岸谷,二话没多说,施展轻功便朝着这群探马而来。再看她这一身法:动势以心行气,呼吸要深长如急息,久之浊力换尽,气沉丹田,不滞不散,不迟不断,腰似车轴,气若车轮,换势有如行云流水,迈步好像蝴蝶见行筵,抽身换影,翩若惊鸿,其妙无穷。轻功之上乘,武功自然不弱;到了辽兵身边的时候,眨眼间这群辽兵,都已经随即殒命,而且并没有流一丝血。可怜的一群辽兵尚不知情况,便都已经去地府报道了。

    尸体肯定不能留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只见陆瑶瑛施展了功法风法·东风破,一群尸体连带着部分马匹都已经飞到了虎啸林,对于这深山里的百兽之王来说,又多了一些点心。其实陆瑶瑛本想使用化尸散的,只不过觉得戾气太重,就规避了。不多时,陆瑶瑛又回归到山间去采草药。只不过并没有寻找到她想要的草药,只能按着平时的路数采了一些潞党参、生山药、生杭芍、山萸肉、炙甘草之类的,家中本来就有。但是关于林诗雨的毒,她一直放在心里,但是目前尚无解法,至于是何毒,仍然拿不准。

    正当李麟昊来找她的时候,她刚好就是在落凤坡休息的时候。毕竟落凤坡这个地方,依山傍水,还有常年生长的草坪,一如有人工修剪过一样。在此地感受一下大千世界的日月光华,不得不说是十分延年益寿的,心情会莫名的愉悦。“陆神医,求求您救救诗雨吧,无论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求求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