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这一嗓子喊来,陆瑶瑛整个美好的心情瞬间就没了。随即用十分不爽的语气回答道:“死就死吧,与我何干?你如此吵闹,打扰我的清静,简直不可原谅”。说着就要闪跃身形要去教训一下这个无理之人,但是转念一想没有必要如此。此时的李麟昊来到了落凤坡,这时他放小了声音,然后恭敬有礼的道歉道:“打扰您的清静,是我不对。不过您大人大量望海涵,原谅我的鲁莽。但是我的确实救人心切,还望您能救救诗雨”。

    微风拂过,还有一丝的斜阳洒在她的身畔,映照着一袭白衣银发下的陆瑶瑛显得格外有仙风道骨。这时的李麟昊看到了神医,忍不住有些惊叹,觉得这就是观音菩萨一般,绝对能普度众生的感觉。看着愣站着的李麟昊,陆瑶瑛不由得嗔笑,开口说道:“你这少年,诶,不要愣神了,人我是肯定会救的,但是你答应我的要求,你还记得吗”?“记得,记得,这我怎么敢忘掉,只不过当时你还没想好”,李麟昊赶紧搭话。“那你就在着等着吧”!陆瑶瑛卖了个关子,说完之后起身便走。“等着,等什么”?李麟昊急切的询问道,但是一时间也是不知所措。突然想到,这是夜之昙花的所在地。连忙望着远去的神医说道:“难不成是您的夜之昙花”。只听游荡的声音经由山谷回传道:“是你的昙花”!伴随着一阵天真无邪的笑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了。李麟昊只能摇摇头,喃喃道:“真是个奇女子,感觉身体被掏空啊,这种套路,完全搞不懂她在想什么嘛”。

    未多时,陆瑶瑛很快就回到了家中。看着一席几人都坐到了病床之前,陆琦玮和珺保、灵芸还在说着话呢。陆瑶瑛一看就不开心了,对着他们就说道:“不要靠的这么近了,病人需要静养,你们在这也帮不了什么忙,赶紧出去。臭小子,你给我留下”。陆琦玮立马把二位送出了门,自己立马又退回房内。“你这个臭小子,就知道你心直口快什么都说的出来。万一他们不是好人,谁知道他们打着什么算盘。把底都泄了,我们岂不是也会莫名的遭殃”,陆瑶瑛脸上有点不悦的说道。陆琦玮,立马做了个鬼脸,说道:“师傅您放心好了,虽然我说了好多,但是我还是保留的蛮多的。再说他们也不是坏人,您相信我”。陆瑶瑛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对着陆琦玮说道:“去煮一些九方阿胶汤吧,失血过多的他还是需要多滋补一下,急于生血,方为大事。至于她嘛,等吧”...“等什么,等李公子吗?”陆琦玮就插了一嘴。“你小子,话真多,等风来,行吗?!赶紧去忙你的吧”,见了师傅如此的神态言语,陆琦玮也不说话了,立马就按着师傅的吩咐去办事了。

    出门没几步,就看到张郡保和宋灵芸在不远处站着,静静的说着几句话。看着陆琦玮出来了,张郡保立马迎上去问道:“少年,怎么没看见麟昊回来。按道理他应该是能碰的见你的师傅的,或许可以一起回来的。但是天色已晚,却不见他的踪影”。宋灵芸也颇为着急的说道:“虽说他武功高强,毕竟也是有伤在身,此地他并不熟悉,万一有危险,该当如何是好”。二人这一连串的发问,陆琦玮也没回答,奔着药房走去之后,回头说了一句:“跟着我来熬药,其他的事你们就放心好了。在彼岸谷当无忧”!二人听了这句话后,立马紧跟着也进了药房。

    天色渐渐的晚了,幽静的山谷静的出奇,偶尔传来的几声狼嚎,使整个山谷都能漫山遍野的回荡。李麟昊坐在落凤坡,想想好久也没能这样看着皎洁的月光了。回忆起:小的时候,除了跟林诗雨和小伙伴们追逐萤火虫之外,还会跟着李全偶尔在山坡上看看月亮,李全会准备很多零食。不由得李麟昊突然有一丝想家了,想着那不是父亲却对他胜爱有加的老管家了。突然幽静的山谷,就这么来了一丝风,没有树木的晃动,没有风声的音调。但是他却明显的感受到了的确实有风来了,他猛地一抬头,只见一朵昙花完整地开放了。在月光下,那紫色筒裙似的花托包裹着洁白的花朵和黄色的花蕊,黄白相映,真是美丽极了。一阵微风再次吹过,花朵儿微微颤动着,缕缕清香迎面扑来。真是又诱人,又可爱。美丽的昙花,以惊人的速度奇迹般地怒放了,一朵接着一朵,悄悄地散发着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

    李麟昊一愣神,正在想着这花海如此美艳动人之时。突然记起:陆瑶瑛的要求,她需要夜之昙花,但是如何能保持不败呢。李麟昊霎时间急坏了头脑,也没有想到什么解决之法。就在这时,李麟昊感觉似乎有些眩晕,他用力的揉了揉双眼。似乎一朵硕大昙花开放了,在海带状的绿叶拗口间,娇嫩的花蕾正在微微颤动,筒裙似的花托,拢不住丰腴的白玉般的花苞,渐渐地裂了开来;雪白的花瓣从花托中间轻轻地探了出来,一片,两片,三片……接着成束成束的金黄色的花蕊栩栩挺立,中间一根柱状雄蕊高高翘起……花瓣层层地分开来,开成一朵圆形的大白花。借着月光,只见它那白净的花瓣精致光滑,像白玉那样玲珑剔透,多么娇媚,多么诱人...迷醉的李麟昊似乎看到了一个光影,那人就如从花中一般,再观其样貌:“体态轻盈广袖舒,玉肌柔软赛仙姝。翠裙微动迷佳客,罗带斜拖醉妙奴。”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寻。

    女子来到李麟昊身畔,轻抚了一把李麟昊的面庞说道:“少年,你是在等待我吗”?李麟昊偶然一惊,退后两步,诧异道为何一个姑娘,如此的轻薄;从未相识,出的此语难道是试探于我。随即他答道:“小生冒昧,还未请教姑娘高姓大名、家住何方,安得能在此等候与你呢”。“既不是等待与我,为何在此踌躇良久”,那女子接话再次问道。李麟昊倒也淡定,回答道:“观此昙花,美艳动人,不由得沉醉其中。又因神医叮嘱,需要我带回夜之昙花,我怕摘了没到家,昙花就败了,怕是不能完成她的任务啊”。“既如此,你还不是在等候与我,若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保你昙花不败”,那女子言之凿凿的说道。

    李麟昊也是惊奇,随即说道:“但讲无妨,只要我能做到,我愿意尽心竭力”。“我的要求就是你说出为何需要保持昙花不败,给我一个值得信服的理由,我在帮你”,那女子此番说话,李麟昊听的十分真切。他不敢怠慢,说道:“实不相瞒,我是为了救人。”

    “哦,救人,救何人”,“她是你的什么人,你为什么这么想救她”,那女子边珠链炮室的发问,又在看似的不经意间,她把身体倾向了李麟昊,微微弯腰,露出迷人的**和性感的身姿,再不时玩弄一下自己长长地柔软的头发…这样的动作细节,没几个男人能抵抗得了。李麟昊倒是一直刻意避开女子的身体,回答道:“姑娘请慎重。我想救的那位,她是我青梅竹马的好友,这次她陪我出来冒险,经历了太多波折了,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像我师傅交代啊”。那女子时不时的用手指戳着李麟昊的胸肌,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放射着柔情碧波看着李麟昊,说道:“那你喜欢她吗”?

    这句话可把李麟昊给问住了,但是他仍然是尽量避开女子的身体、眼神,说道:“姑娘,请你矜持一些,男女授受不亲。至于我喜不喜欢她,我也说不清,但是这跟你有关系吗”?那女子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回答道:“当然有关系,我说过你回答完我的问题,我自保你昙花不败。我向来说到做到”。李麟昊这才说道:“从小到大,虽然她刁蛮任性。但是在我心里,无路何时,她总会倾尽全力的对我好,有她陪在我身边,我早已习惯了。今生今世的话,我都希望她永远伴我左右,不管是以什么身份…”还没等到李麟昊说完,那女子瞬间就不见了。李麟昊揉揉眼睛不敢相信,看着眼前的一朵昙花仍然鲜艳夺目,其他的都已经败的差不多了。他自己啧啧称奇的同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带着这朵夜之昙花,立马回归神医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