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李麟昊就已经回到了神医家中。刚一进门,张珺保第一眼就看到了他手中的话,甚是夺目显眼。张珺保随即就问道:“你可也回来了,我们都很担心你。这地方之大,人生地不熟的若是有危险,如何是好?再说你手中的是什么啊?怎么如此硕大,似昙花却大太多了吧”。一旁的宋灵芸点点头,眼神里也能看出担忧,随即也说道:“回来就好,我给你倒杯水吧”。李麟昊谢过,倒是一旁的陆琦玮看到此花不由得愣了半晌,随即高声喊道:“师父、师父,夜之昙花,出现了,出现了,而且还没败”。平时的时候,陆瑶瑛早就开骂了,但是听到夜之昙花出现了,再看到夜之昙花如此的硕大,而且第一次看见它常开不败,也是惊讶不已,心想: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撞上如此好运也是任性。

    看到陆瑶瑛的到来,李麟昊不由得向前就把花双手奉上,说道:“神医,此花我已经拿到了,还望你能救治诗雨”。陆瑶瑛接过花之后没说话,立马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李麟昊还想追问呢,一是自己心想起她性格怪异,二是陆琦玮此时也拦住了他,并小声说道:“让她自己先膜拜那朵花吧,你放心好了,她肯定会救你的心上人的”。李麟昊听到这,不由得脸红了一下,倒是一旁的宋灵芸咳嗽了一声。陆琦玮自知套路有些复杂,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马止住了嘴来到张珺保身旁,准备转移话题。宋灵芸看着李麟昊,说道:“山谷幽静清冷,不知你冷吗?况且等待了这么久,不若早点休息”。李麟昊看着宋灵芸,回答道:“还好,是该早点休息了。不过你们怎么都也没睡呢,时间也不早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俩的病情怎样了?出门的早,也忘了看望他们”。

    宋灵芸说道:“神医说让我们不要打扰他们的清静,他们需要静养。目前二人仍然处于昏迷状态,不过性命倒是无碍”。一旁的陆琦玮倒是小心翼翼的、偷偷的询问着张珺保道:“这三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看起来情况有些复杂啊!三角虐恋吗?”张珺保食指对着嘴巴,嘘了一声,在他耳边说道:“这事可能比你想的还要复杂,现在还是不说为妙。万一被听到了,怕是会带来诸多不便啊”。陆琦玮点点头,也在珺保耳畔说道:“此事,我们有空单聊,没办法,我就是爱八卦”。张珺保撇撇嘴,发出了咦的一声,耳旁说道:“你这人,有一天被人打了,我可不救你”,随即哈哈大笑。

    李麟昊听了宋灵芸的一席话,本来还想去看望的。但是他寻思道:“既然这是神医的指示,那还是不惹为妙了,万一她突然不开心,还不知道出什么幺蛾子呢。”然后他转过头,实质上是对着宋灵芸、张珺保和陆琦玮一起说出了一堆话:“陆公子,我们怕是要早点休息了,病着的二人,可能还需要你的照顾。珺保还有灵芸姑娘,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得早点起来,估计得有好多事要做呢”。张珺保和宋灵芸是点点头,陆琦玮回答道:“放心好了,他们二人我来照料,早点休息吧,各位”。说罢,陆琦玮也和张珺保道了别,径直去敲师父的门了。

    李麟昊三人也是各自回到了房间,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李麟昊刚想睡下,突然有人敲门,还不知道是谁呢,他也没问是谁就开了门,开门一看原来是宋灵芸,开口问道:“灵芸姑娘,这么晚了,还不睡吗”?宋灵芸回答道:“睡到下午才醒,现在有些睡不着,想找你聊聊天。还有就是我可以和你说说狂魂刀法的一些口诀”。李麟昊眼前一亮,立马把宋灵芸让到了屋里,说道:“赶紧进来说吧,外面有风,别着凉了”。宋灵芸来到桌子前坐下,对着李麟昊就开口说道:“麟昊公子,你今天采的花是昙花吗?缘何不败,此花如此硕大,且光彩照人,实在令人沉醉呢”。李麟昊就一五一十把自己的奇遇说了,当然他省去了那些**的环节。宋灵芸听完之后,也是暗暗称赞,说道:“没想到竟有如此际遇,公子真乃奇人也”。李麟昊回答道:“哪里,哪里,我也不知道是撞甚奇事了”。就在这时宋灵芸随身拿出一壶酒,说道:“如此皓月、如此幽谷,你我二人不若开着窗、喝着酒。我们一起吟风赏月,不知公子意下如何”?看着一脸诚恳的宋灵芸,李麟昊也是不好推辞,随即开口道:“灵芸姑娘的建议,小生哪有不从之理。今夜之月光,当真是皎洁无暇,还有佳人作伴,实在是在下幸甚啊”。

    此时宋灵芸已经斟好了酒,说道:“公子,请了”,接着就把酒一饮而尽。李麟昊看着今天的宋灵芸感觉好生奇怪,但是也不能让女子见笑,随即也陪了一杯酒。然后说道:“灵芸姑娘,不知为何今天有此雅兴”。宋灵芸笑意盈盈的回答道:“最近出现了太多的事,难得能静下心来,和你饮酒聊天,再说...”,说到这的时候,突然她突然欲言又止,李麟昊一皱眉,连忙安慰道:“灵芸姑娘,你不要自责了。赵奇大哥的逝世,我也负有责任。再说人死不能复生...”李麟昊说到这,也是戛然而止,赶紧转移话题道:“先不管这些了,你不是要跟我说狂魂刀法的口诀吗?你一边说着,我们一边喝着聊着,今天让我们一醉方休”。宋灵芸娇滴滴的点头,说了一声“嗯”。

    彼时的陆瑶瑛正在屋中观赏那朵夜之昙花呢,一旁的小琦玮看着目不转睛的师父,不由得有些尴尬。但是对他自己而言,他也十分迷恋这朵夜之昙花,毕竟师父天天挂在嘴边,不败的昙花着实让人称奇。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个时辰,陆琦玮实在忍不住了,然后就轻声问道:“小瑶瑛啊,我知道昙花不过一现。如此不败,简直世间罕有吧。再说你如此钟爱与它,莫不是它有什么天大的秘密”。此时的陆瑶瑛非常的开心,也没有任何要嗔怒小琦玮的脸色呢,话语中都明显带着开心:“夜之昙花,我也只是曾经听说过,只不过没想到真能不败,那小子不知是交了什么好运,是何德何能。但是它的确是不该不败的呀”。

    陆琦玮听到这,紧接着又问了:“即如此,这不败的花。究竟有何好处呢?”。陆瑶瑛突然正色道:“先不说我最爱昙花之事了。但是关于昙花花神的故事,你听说过吗”?小琦玮嘟囔了一句:“你不告诉我,我怎能知道”!“相传是这样的,当时的昙花原是一位花神,她每天都开花,四季都灿烂。她还爱上了每天给她浇水除草的年轻人。后来此事给玉帝得知,玉帝于是大发雷霆要拆散鸳鸯。玉帝将花神抓了起来,把她贬为每年只能开一瞬间的昙花,不让她再和情郎相见,还把那年轻人送去灵鹫山出家,赐名韦陀,让他忘记前尘,忘记花神。韦陀果潜心习佛,渐有所成,似乎有点真忘了花神,”陆瑶瑛认真的把昙花的故事说给琦玮听,那孩子听听的十分入神。

    陆瑶瑛突然转折说道:“但是花神却放不下韦陀啊,千百年来她一直在韦陀下山采集朝露时开放,集聚了整整一年的精气绽放在那一瞬间,只是韦陀一直没能回头看她一眼。所以对她来说,弥足珍贵的爱情,是她一直在等待的因果”。听到这陆琦玮若有所悟,半晌也没说话;看着一言不发的小琦玮,陆瑶瑛又说了一句:“昙花不败,是好是坏,非我所定。但是此花是一朵神花,运用得当不仅可以治外伤、医内伤,还可以除心病。但是...”她突然欲言又止的样子,令陆琦玮困惑不已,琦玮赶紧发问:“但是什么,卖关子好吊胃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