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过三巡,李麟昊和宋灵芸都已经喝了不少美酒。只是宋灵芸不胜酒力,微微头晕有点醉意似要倒的样子。李麟昊忙伸手扶住,窗外月光如水、倾泻恣洒,只见她白皙面庞飞起两片红晕,再点缀着一点点酒珠,清雅秀丽,有若晓露水仙。李麟昊定了定神,连忙把宋灵芸扶稳。宋灵芸连忙说道:“小女子不胜酒力,若有失态,还望公子见谅”。李麟昊回答道:“灵芸姑娘这是哪里话,姑娘仪容端庄。饮酒之后仍能保持优雅,我自是十分佩服的”。宋灵芸嗔笑一声,还没说话。李麟昊又道:“方才说道刀法口诀,灵芸姑娘还没开口呢。在下于此洗耳恭听”。

    宋灵芸这才想起这档子事,立马回答道:“那麟昊公子,你可记好,口诀我可能并未完全记住,先把部分告知与你吧”。李麟昊面露微笑,说道:“甚好,还请赐教”。宋灵芸虽微醉,但头脑却仍然清醒,说道:“操天道、化两仪,生阴阳、转乾坤,应赦令。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乾坤无极,风雷受命;龙战于野,十方俱灭。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伏化天王,降定天一;天地玄黄,阴阳妙法。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天罗维网,地阎摩罗;慧剑出鞘,斩妖诛精;一切灾难化为尘。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听到这,李麟昊不禁一惊,连忙说道:“等等,等等,灵芸姑娘,你是不是记错了?这难道不是道教隐宗中的太乙天尊的《太一拔罪斩妖护身咒》吗”?

    宋灵芸说道:“错肯定没错,少了前面好像少了几句,我想想啊,有了”。李麟昊是一脸懵逼,心里寻思:“这女娃是喝多了吧,这样都是口诀的话。我岂不是要走火入魔”。刚想说话呢,宋灵芸已经说出了那几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筋疲力竭,全靠肉搏”。李麟昊赶忙制止说道:“灵芸姑娘,你可能有点醉了,不如早点我扶你回房休息吧”。宋灵芸可不听他的,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嘴里的语句是:“万变犹定,神怡气静。泰山崩左,面不改色。麋鹿兴右,目不转瞬。忘我守一,六根大定。心无旁骛,意无所念。人挡杀人,佛阻杀佛。离经叛道,群魔纵横。山泽通气,雷风相行。水火不惧,金木难生。知来者逆,数往者顺”。这时的李麟昊没有再要打断宋灵芸的意思了,而是开始详细的记住她说念的口诀。

    在这个时候,宋灵芸就停住了,李麟昊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问道:“灵芸姑娘,这就完了吗”?此时的宋灵芸默认的点点头,然后说道:“接下去就是——天地无极,乾坤生法的刀诀了”。李麟昊点点头,回答道:“恩,好像的确是口诀。诶,不对,刚才不是乾坤借法吗”?宋灵芸绯红的脸颊微微一笑,说道:“背错了,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去掉。你在复述一下,就不一样了…”,李麟昊毕竟天资聪颖,不一会就把宋灵芸说的全记住了。再说虽然宋灵芸说口诀的时候,有些醉醺醺的,但是对于要诀的掌握熟练度,就犹如背书一般流畅。李麟昊背完之后,对着宋灵芸说道:“感谢宋姑娘的指教,时间不早了,不若早点回房休息吧”。就在这时,宋灵芸身体突然向后一倒,李麟昊见状,连忙用手前去托住她的腰身。李麟昊挽住他的腰,刚想说话;却在这时,仔细观瞧到了迷醉的宋灵芸:她眼睛眯萋,嘴唇轻启,轻颦浅笑,楚楚动人,抱着她娇柔的身子的李麟昊…只觉她吹气如兰,美艳欲滴,竟然忍不住在她脸颊上留下吻痕。

    宋灵芸是真的醉倒了,李麟昊赶紧定了定神。赶紧收住了自己萌动的心境,毕竟自己是正人君子的态度,并不能乘人之危。想到此,李麟昊立马就把宋灵芸架了起来,把她送回了房内。把她放到床上时,李麟昊刚想离去,但是宋灵芸并没有松开他的手,嘴里还说道:“你不要走,你不要死,我好害怕,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李麟昊回头一看,宋灵芸在说着梦话,虽然有些一惊一乍,但是他看着唯美清雅的宋灵芸,不禁心生怜爱。李麟昊拨开她的手,帮她盖好被子时。血往上撞,然后忍不住偷偷仔细观瞧,发现趟在锦织的软塌上的她,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熟睡时因为说着梦话,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他的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唇,最后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如牛奶般白皙;就听她的呼吸之间,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而十分诱人。??

    李麟昊慌忙帮她胡乱盖好被子,立马像受惊之马一样冲出了房门,出来后他自言自语道:“要是在待的久一点,真不知道会怎样”?深深呼了一口气之后,他一边去关门,一边对着自己的影子说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古训难道忘了吗?早点休息吧”。就这样他也回房休息去了。

    彼时的陆瑶瑛还在向琦玮解释着:“但是如果用不好,怕是会失忆啊”。琦玮的眼睛惊讶的眨巴眨巴了几下,说道:“竟有如此的说法,我真是闻所未闻”。她笑道:“你不知道的还很多呢,它也算是一朵诅咒之花吧...”就在这时,他俩忽听得旁边的病房里,有人呼喊:“灵芸你在吗?灵芸...有人吗?有人吗?好饿啊、好渴啊”。陆琦玮立马前往了隔壁,就看着病床上的时风云,奋力的想要坐起来,但是却真的没有一丝力气,陆琦玮赶忙把他扶起,让他靠着床沿,时风云有气无力的问道:“您是?灵芸呢”?陆琦玮说道:“你就不要说话了,现在身体很虚弱,宋姑娘在休息呢,等下我准备些粥,让你先冲冲饥”。时风云这才放下心,说道:“感谢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陆琦玮还没说话,身后的陆瑶瑛走上前说道:“是我救的你,谢他干嘛,身体刚好一些就不要挣扎了,要是在撕裂伤口,我才懒得再救你。等下吃些流食,你的恢复,估计就快了”。

    时风云一看这人样貌,不禁一声惊叹:“难道阁下是彼岸鬼医——忘川仙姑”。陆瑶瑛一声冷笑,说道:“没想到,你竟知道我”。时风云不愧是久经江湖的人物,对于江湖的传闻传说的了解,远远是甩开李麟昊他们几条街的,紧接着回答道:“您的医术,世所精湛,只不过据说见过您的人太少,能得您医治更是寥寥。今日得以见到庐山真面目,真是三生幸事。那您旁边这位就是...”;时风云还没说完,陆瑶瑛手里捏着一颗药丸塞到他的嘴里,并嗔怒道:“就你话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