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风云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呢,这时一旁的张珺保就开了口,说道:“我想大概这二人是为了等待接应的,因为很有可能并不止这二人活了下来。他们攻击你们的时候,或许他们知道时兄气血衰弱,身体还未恢复。而你又看起来过于年少,他们这才有了胆量、起了贼心”。陆琦玮说道:“说的似乎也是这个理,但是…”;琦玮也没想好怎么反驳,沉思了几秒,紧接着才说道:“我还是检查一下他们的尸体吧,或许是他们吃了山里的一些不能染指的果实、真菌之类的,才使他们有了癔症。二话没说就攻击我们了。暗器都没有使用,是不是太傻了”。时风云接话道:“你二人说的都不无道理,不过我么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务之急是处理掉尸体,然后留下一人守夜。时某不才,愿意单此”…

    张珺保说道:“时兄这是哪里话,守夜的事情还是我来好了。况且我已经睡了不少时间了。你这身体欠恙,琦玮也照顾的病人很累了。处理完尸体,你们早点休息。剩下的就交给我吧”。三人还想你来我往的这样去抢来抢去,,但是实在是辩不过张珺保,处理完尸体之后,时、陆二人和张珺保打完招呼,陆琦玮就给时风云安排了一间房,接着二人就各自去休息了。

    第二天天刚亮,李麟昊起了个大早,看着坐在院子里的张珺保,不由得问候道:“珺保兄弟,起的这么早啊,我以为我起的够早了,没想到你小子更厉害。怎么在院子里坐着呢,不去晨练之类什么的”?张珺保说道:“你妹的,你小子睡的跟死猪一样。我先去睡了,剩下的交给你了”。李麟昊感觉莫名其妙,还想接着往下问呢,张珺保早已经往自己的房间去了,麟昊自言自语道:“什么情况,难道这小子一夜没睡?交给我是几个意思?算了,算了,我先去看看诗雨好了”。没走多远,李麟昊来到病房门前,敲门自然是无人应答的,索性就直接推门而入。看着左边的病床已经空了,再看看右边病床上躺着的林诗雨,说道:“时风云身体什么时候好的,也不跟我说一下。这家伙,唉”!虽然嘴里说着时风云,但还是不由得走到了林诗雨床前,说道:“诗雨,你什么时候醒来啊。你要是有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向师父他老人家交代啊”。

    李麟昊在床畔一直念叨呢,就在这时,床上的林诗雨揉揉眼,随即轻声说道:“大早上的,谁这么吵啊”。李麟昊看着揉眼睛、慢慢坐起来的林诗雨,虽然吓了一跳,但是十分高兴的喊道:“诗雨,你真的醒了,谢天谢地。现在感觉怎么样”?李麟昊激动的用双手扶着林诗雨双臂,不停的说着一堆话。这时的林诗雨一把推开了他的手,随机说道:“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看你长相如此不凡,为何动作如此粗俗无礼。赶紧出去,再不出去,我可要喊人了”。李麟昊顿时有些无所适从,但是还是故作微笑随即开口道:“诗雨,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这大病初愈的,逗逗闷子,也是很不错的解乏方式嘛”。林诗雨一脸严肃的说道:“谁跟你开玩笑,赶紧出去。你是谁不重要,你这么肤浅粗俗之辈,反正我也不想认识你”!听到这,李麟昊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这样说话我很生气,开玩笑得适度吧”。但是李麟昊毕竟没有办法,想想再去身边安抚一下林诗雨的情绪应该就好了。可是二话没说的林诗雨直接就开始喊上了:“有人吗?来人啊!有变态啊,谁能来救救我,拐卖未成年少女了”。李麟昊是苦笑不得,这才意识到:林诗雨是失忆了!

    林诗雨这几嗓子一喊,时风云、宋灵芸、陆瑶瑛师徒前后脚都来到了这个房间。这时的陆瑶瑛连忙走道了床边,对着林诗雨说道:“别怕,孩子。他不是变态,他是你的朋友。我是你的大夫”。眼看着陆瑶瑛这么温柔,除了陆琦玮之外的人都很讶异。倒是林诗雨听她这么一说,突然也变的安静了许多,李麟昊不禁感慨道:“不愧是神医啊,能快速安抚病人,真是厉害”;但是他转念一想:“不对,为何诗雨会失忆呢!这个明显属于无中生有的病症吧”。刚想发问,就听陆瑶瑛对着陆琦玮说道:“先去给她准备一些饭食吧,这么多天的静养,估计都饿坏了”。听到这,陆琦玮没有怠慢,紧接着就奔着厨而去了。“你们也别愣着啊,好歹也去打把下手。烧烧热水什么的,以为这是自己家啊,动起来”!宋灵芸看着时风云身体恢复的不错,也没理这茬的责备语气,也就和时风云边寒暄边出了门。

    倒是李麟昊按耐不住了,也不管不了其他的,直接就问道:“陆神医,这是为何?诗雨为什么会失忆呢?她怎么会记不起来我呢”。陆瑶瑛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她一定要记得你”。李麟昊急了:“我和她青梅竹马,你还问我是谁?她谁都可以记不得,她必须得记得我”。陆瑶瑛喃喃道:“要是他也能这么说就好了”;但是只见她嗔怒着,直接指着李麟昊的鼻子骂道:“必须记得你,那你为什么没能保护好她”。李麟昊一时语塞,但是忽然感觉到陆瑶瑛在转移话题:“你不要跟我巧言相辩,我是问你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早就知道你性格诡异,你是不是给她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外面的三人,没走多远呢,听到这争吵,也立马停住了脚步。

    陆瑶瑛倒也不示弱:“你管我给她吃了什么?好小子,现在我救了她的性命,还给你们提供住宿饭食。你如此大逆不道、恶语相向,难不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李麟昊反唇相讥道:“你这个老巫婆,救人就救人,还有这么多不平等条约。说到底,我也不欠你的,我已经完后了你的要求,而你救治的诗雨却成了这副模样,这不怪你怪谁”。二人就这样,一直在不停的互相指责,差点都要打起来了,外面的三人本想进来劝架,看这情况帮谁好像都不太合适。就听林诗雨大声喊道:“你们都给我出去,让我静静”;很明显林诗雨的声音中明显带有哭腔,李麟昊立马止住了声音,拉着陆瑶瑛的手臂就出了门。

    还没出门外,陆瑶瑛就把李麟昊的手甩开了,并说道:“拿开的你的脏手,不然我让你死的很难看”。李麟昊刚想发作,倒是时风云抢前一步,立马制止了李麟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