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珺保一看便知,这五人的战斗力很不一般。自己很难和使用水法的那人对手,但是碍于战况的紧急,不战自危,何苦来哉?张珺保没多说,直接闯入了阵中,李麟昊也是救人心切,立马也卷入了这场战斗。

    且看这五人使用的阵法,毕竟是配合的默契无间,在行动上也是相互契合,相互弥补。原本张珺保和李麟昊只是想在外攻击的,慢慢的却也进入了战斗的包围圈。这五人圈绕环伺,一时间阵内变成了四人。陆瑶瑛说道:“你们都进来干什么,这五人不是你们能敌得了的,进来不过是送死罢了”。陆琦玮内心是非常焦急的,回答道:“我们也不能看着你被围攻,而没有任何举动啊”。李麟昊没说话,倒是张珺保默默点了点头。陆瑶瑛说道:“他们是不能奈我何的,只能慢慢磨,而你们进来却没有任何用处”。

    李麟昊说道:“反正不管怎样,这五个人,我怎么都想要他们死”!看着咬牙切齿的李麟昊,其他三人是不禁惊呆,但是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细问。毕竟要抵挡攻击,现在可马虎不得。陆瑶瑛说道:“你们不若早些逃了更好,这五人可是魔教的人。掺和进来,后果会怎么样,很难说的”!一听魔教,李麟昊也是有所耳闻的,随即说道:“难不成就是通天教,您是怎么和这群人产生瓜葛的”。阵中的四人,还在边聊边抵挡攻击。

    倒是使用阵法的五人,并没有使尽全力。倒是这五行阴阳之阵,犹如是设置的结界一般,你想进的来,却难出的去。水法、金法、土法、火法、木法在这五人的使用下,变幻莫测,虚虚实实、进进出出。好在的是,里面的人目前还能抵挡,直接用功法进行抵消,倒是还应付的过来。此时张珺保开口了,对着李麟昊和陆瑶瑛说道:“先不要去谈论这些缘由了,当务之急必须先击退这些人再说”。另外三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张珺保又说道:“麟昊,你不是让我要去攻击那个使用水法的吗”?李麟昊这才想起来,要珺保去攻击的对象。刚想说话,陆瑶瑛第一个开了口:“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吗,使用水法的人,你们知道是谁吗”?

    听这一席话,言外之意就是使用水法的人是最强的了。李麟昊倒是觉得无所谓:“不管他是谁,先集中攻击他就是了”。虽然一群人并不明白其中的缘故,当下之法似乎李麟昊蛮有策略的样子。负责攻击的人自然是张珺保,另外三人主要负责防守。李麟昊说道:“所谓五行相生相克,达到平衡能使这个阵法良好的统一。如果有一人高出其他人太多等级,这个阵法,就没有那么均衡了。虽然水法之人,可能如你所说,最强。但是那又怎样,一旦平衡破了,然后各个击破不就好了”。

    陆瑶瑛听到一席话之后,思忖道:“虽然知道他说的只是理想状态,但是就算单挑的话,怕也不是对手”。但是现在又不能伤士气,那就勇往直前吧。以张珺保为主轴的地法,逐渐攻向了戊,陆瑶瑛说道:“此人是魔教教主座下五独之首~梅棨戟,少年,你可要当心啊。切勿丢了性命”。难得陆瑶瑛这么关心人,李麟昊和张珺保先是一惊,张珺保随即点点头说道:“放心,我机灵着呢,随机应变之功深厚,他伤不到我的”。张珺保使用的土法·尘土起爆,整个地面的尘土直接被掀飞,连带着众多掩埋的沙砾和断木残器都被抛向了梅棨戟。

    梅棨戟只是手一扬,只是一招水法·怒水鬼城,就把所有的都挡了回来。

    李麟昊说道:“珺保,你有什么最强大招吗?必须激发他的最强实力,然后趁那短暂的时刻,肆意攻击其他人,破的此阵就可以了”。张珺保刚开始没回话,随即说了一声:“本来不想使用的,现在看样必须用的此法了”。还没等张珺保完全是使用招数,倒是李麟昊立马使用了麟嘉刀,默念了口诀之后,使了一招:风雷受命。空洞的地方似乎找不到安宁之地,风雷犹如呼啸而过的年轮,在尽情撕裂空间的裂痕;这游荡着阴阳气息的的五行阵,似乎如同风雷的牢笼一般,愣是没有冲出一些破碎的痕迹!

    三人不知道麟昊为什么这么做,但是麟昊的目的很明确,是想让宋灵芸看见。阵外的宋灵芸这几人看到这情况,时风云大声说道:“这小子怎么会使用狂魂刀法”?宋灵芸只是说了一声:照顾好林诗雨,便奔向了阵附近。待到宋灵芸奔近众人,却见战局又变,当她看到李麟昊的刀法之后,大致明白了李麟昊想要做什么。心理寻思:“麟昊当为声东击西之法,破坏五行的平衡,攻击金法之人,是导致阵法自崩的根本;攻击相对最弱,是为木桶理论对的有效论断”。

    倒是张珺保看着李麟昊这么奋勇,二话没说。使出了土法·十殿阎罗,直接冲着梅棨戟而去。再看这土法,似乎有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汇聚而成的晦气,带着一群地狱鬼兵,夹杂着呼啸的噪音,带着死亡气息从十殿阎罗起首,到小鬼佣兵为止,又是漫天的灰尘,扑面袭来的怪力乱神。这积久的土灰烟尘,形成的具象之法,一般人肯定是难以招架的。

    倒是梅棨戟一看,来势汹汹的这招式,心说道:“好小子,有两把刷子,似乎需要动一些真格的了”。只见他大手一挥,一招水法·虐鬼魍魉就奔着张珺保的十殿阎罗去了。且看这一招,那犹如江河之水的泛滥,水法具象的魑魅魍魉,夹裹着般席卷的洪水冲击起来,似乎要吞并十殿阎罗。狂暴的虐鬼魍魉在强烈的冲击下回旋激荡,宽阔的山谷变成一片翻腾的汪洋。张珺保怕了,他感到一阵战栗,他张开双臂施展的功法,面对袭来的虐鬼魍魉,因为气力的有些衰竭,大口不停的喘息着。

    陆瑶瑛一看这情况觉得不妙,眼看着张珺保将有性命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