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瑶瑛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张珺保受到重伤,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只是现在施展功法,未免有些迟疑。但是陆瑶瑛何许人也?!江湖人都知道其神龙见首不见尾,说时迟那时快,陆瑶瑛跃身的同时,来到张郡保身前的同时,用了一招风法·天罗地网。这攻防一体的风法,将大量的功力注入风中,从而形成大面积网状风,破坏力极强,速度极快,攻击范围较大并兼有阻挡束缚功能。本身淹没了十殿阎罗的虐鬼魍魉,自身是收到了一定的杀伤的减退的,虽然陆瑶瑛的风法没有施展完全,但是阻挡是绰绰有余了。

    倒是李麟昊的声东击西之势,很快就得到了宋灵芸的响应。趁着梅棨戟战斗的分神,整个阵法已经处于极度不稳定的状态了。此番李麟昊的二次攻击,刀法夹杂着雷法·风雷受命就不会被阵法直接摧毁了;倒是使用金法的人并没与丝毫的慌张,看着杀气冲冲的李麟昊,使用金法的人,向来异常冷静,此等情况对他来说并不会意外。使用金法的人,江湖人称:冷面金圣——慕长风。这个人心思之缜密,宋灵芸是早有耳闻的,虽然说他功法可能是五人之中最弱的,但是绝不会轻而易举的就能被攻击到。所以宋灵芸在下手的时候,心里是有些复杂的,毕竟不知道能否觅得良机?但是说归说,做归做,只见宋灵芸施展身形,准备使用风法,径直奔着慕长风的后背而去。慕长风虽然不知道后面来了宋灵芸但是,凭借着敏锐额感知力,他时刻提防着会有人背后袭击他。

    慕长风的确不是平凡之辈,气沉丹田之后大声喝道:“无知小辈,安能伤的了我”?,这嗓子可不得了,此功为金光咒虎啸:由人体丹田内气外发,发声吐气之功法,功成之后遇敌交手,发功呼啸,则犹如迅雷疾泻传出数里之外,令敌肝胆俱裂,心惊胆战,毛骨悚然,往往一声长啸即使对手不战而败。这一吼,离着李麟昊是有不少距离,但是正在逼近的宋灵芸先是一惊,听觉不禁受到重创;加之本身的左思右想,这下可糟糕了,整个功法都乱套了,宋灵芸竟有些不知所措、整个人有些发懵。更糟糕的是,此时的阵法突然就崩了,这可不是好事,因为这并不是李麟昊他们破解的。而是有人迎着宋灵芸直接就过来了,一时间宋灵芸直接慌了神,原来是离着最近的慕长风赤练火神——孟龄芳,施展了身形要取灵芸的性命。

    李麟昊是看在眼里,霎时觉得事情不妙。但是已经为时已晚,时风云看到此景,不禁大声呼喊:“灵芸,小心,有人要伤你性命”。宋灵芸是很难听清此时的言语了,一时间孟龄芳就要起手杀伐。就在此时,忽听得一阵琴瑟和鸣之声,但是又突然觉得乐声缥缈宛转,若有若无,但人人听得十分清楚,只是忽东忽西,不知是从屋顶的哪一方传来。李麟昊大吃一惊,实不知这是何方高人,但明显可以感受到宋灵芸应该是获救了。

    原来,只见一女子衣衫飘动,身法轻盈,顷刻间便到了两人之间,只用一手便挡住了孟龄芳的攻击。在仔细观瞧她的面庞,那叫一个清丽秀雅,容色极美,约莫二十四五岁年纪,穿了一身淡紫色的衣衫,她在冰上这么一站,当真胜如凌波仙子,突然间无声无息的破冰入潭,旁观群豪,无不诧异。没错,她用的正是冰法,现在整个战局都陷入了一种为妙的环境中,倒是远处的陆瑶瑛喊道:“你们怎么来了”!

    瑶琴声铮铮铮连响三下,忽见四名白衣少女分从东西檐上飘然落下地面之上。每人手中都抱着一具瑶琴,随即落在四方,紧接着又落下四名衣少女,每人手中各怀抱一具古瑟,四名黑衣少女也是分站四角。四白四黑,两两而立。八女站定方痊,四具瑶琴上响起乐调,接着古瑟加入合奏,乐音极尽柔和幽雅。悠扬的乐声之中,缓步落下一个身披淡红轻衫的女子,那女子约摸二十七八岁年纪,容色甚佳,花梳满髻,衣则纨素。只听她轻声说道:“妹妹,你也太性急了,何必这么早救人呢,好戏还没开始呢”。

    这时就听老远,使用土法的那个人就喊道了:“何方人士来到此处?竟然这么不怕死,居然敢于我们通天教作对。想挡住我们办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吗”?说着,那人身法矫健,就到了慕长风的身旁。“哦,是吗?今天我就挡了,如之奈何?大老远的,我又不是来听犬吠的”,只听那紫衫女子,带着些许轻蔑的语气说道。那土法之人,气往上撞,就要动手,慕长风在一旁立马,立马拉住他说道:“老四,赶紧住嘴,目前的状况对我们来说,肯定是十分不利的,这二人怕是来者不善啊”。

    此时的五行阴阳阵,已经不攻自破了。一群人都开始往此处围拢,李麟昊第一个来到了宋灵芸跟前,把她护在身后,防止孟龄芳会出手。到了宋灵芸身边的时候,李麟昊深深的施了一礼,说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谢过您的出手相助”。那女子也未言语,身形晃动,径直飞到了,红衫女子身前,说道:“姐姐,你步伐好慢啊”。李麟昊心说话:“什么情况,武功虽高,都是一群怪人啊”。

    魔教的五独,此时都已经聚到了慕长风的跟前。而李麟昊等人,看着魔教暂时罢手,也是歇了一口气。倒是陆瑶瑛身形晃动,来到了那浅红衫的女子身边,说道:“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跑来多管闲事,莫不是觉得我会受伤”。那浅红衫的女子说道:“都这么多年了,还是改不了你那外冷内热,假装刻薄的个性。本来只是来看看你,没想到彼岸谷居然都有这一劫,当真是不可思议”。倒是一旁的陆琦玮,立即来到了浅紫衫女子的身旁,说道:“小莲花,你好久没来了呢”?

    倒是魔教的众人现在有些尴尬了,慕长风第一个言语,笑盈盈的说道:“不知二位前来有何贵干?想要这趟浑水,莫不是刻意要与我通天教作对,我们只是来找陆神医讨药的,弄成现在这般模样也不是本意”。陆瑶瑛冷哼一声,说道:“讨药,就拆了我的房子?难道是我违建了?今天你们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