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招其实是‘家父’教的我”,李麟昊刚说完这句话,张珺保问道:“不好意思,你的父亲不是早就离开人世了吗”?李麟昊淡然一笑说道:“准确来说是我家原来的管家,只是后来我与他情同父子,没有他我或许早就死了”。张珺保说道:“原来如此,你可以把那招传授给我吗?看起来也是十分实用的”。

    李麟昊回答道:“当然可以了。其实这天缠锁缚手,一共有就九式。我刚才用的是第六式‘卷臂封喉’,我左脚上步插于敌两脚之间,身体快速向前,左臂上抬前顶,卷握敌左腕,同时右掌从后向前搬推敌左时使其弯屈,右掌顺势托推其向后,双臂千斤之力锁住你的胳膊,再以右手掌心向前,虎口朝上,虎爪锁喉。同时脚底也不闲着,下蹲弓步勾脚,双脚別实缠绕,使你整个身体都在我的锁缚之中”。

    张珺保道:“原来如此,刚才你的缠锁极快,我是没有意识到,更没有办法挣脱,确实是个好招”。李麟昊说道:“恩,有空我们互相多切磋,互相传授对方功法,不失为人生一大快事”。张珺保笑道:“是啊,那是再好不过”。“如今夕阳渐沉,我们不如早些回归吧,收拾收拾我们也该离开此地了”。李麟昊说完这句话之后,二人随即拍拍身上的灰尘,准备回归住处。

    再说林诗雨和宋灵芸已经在房间中,把自己的一些相关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完备了。陆琦玮说道:“二位姑娘,做饭的事就交给你们好了”,虽然说林、宋二人之前不会做菜,但是来到了彼岸谷之后,整个状况都变了好多,总不能一直就让陆琦玮忙前忙后吧。只听宋灵芸说道:“好的呢,不过你也要帮我们哦”。陆琦玮说道:“那是自然,我还不放心全权交给你们呢”。其实陆琦玮早就打好算盘了,之前一直给两位女孩子灌输着思想:“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做的了好菜,留得住情郎”,现在的效果是越来越明显了。

    从而准备饭食也成了林、宋二人进阶的必修课了。宋灵芸主要负责蒸炸烹煮,林诗雨主要处理了很多食材,一旁的陆琦玮主要负责烧火好了,陆琦玮本来觉得这样还是坑自己,不过早已经习惯了,就逗趣道:“其实搞定一个男人很简单,一喂饱他,二陪他睡”,一旁的宋灵芸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们男人都是流氓”;林诗雨也冲着陆琦玮吐了吐舌头,笑他。陆琦玮说道:“我还是个孩子啊,这个我只是道听途说,可不能怪我啊”。三人做菜的时候,有说有笑,使得准备饭食,都平添了一些乐趣。

    倒是今天的时风云今天并没有去修炼,而是前往了陆瑶瑛处讨教。别看时风云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面对陆瑶瑛,在语言上就会收敛好多(也许就是害怕学医和炼丹的)。

    “请问神医,您有空吗?晚辈有几个问题请教”。时风云敲着门,有礼有节的请求道;陆瑶瑛在房内回答道:“好吧,我且听你说道说道”。时风云进门之后,说道:“敢问神医,您平时炼制的丹药中,有什么可以瞬时提升功力的吗”,时风云这一席话说完,陆瑶瑛一惊:“做人就想着走捷径怎么能行呢”?“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是希望在自己面临危险,同时又得救人的状况下,我宁愿付出代价,以换取我想保护之人的生命”,时风云说话倒也颇具几分诚恳,陆瑶瑛一听,心想:这人性格看起来非常耿直,似乎是真心实意的,不若赐予他一些丹药就是了;随即说道:“你知道的,我做事向来都是有规矩的,有些丹药自然是不能平白无故的给你”。“您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办得到,我上刀山下火海,都是义不容辞”。时风云突然很严肃的,保证道。

    “哦,你们说话都是一个套路吗?我救了你们、护着你们这些次数,也没见得你们为我怎样啊?”陆瑶瑛此言一出,时风云虽然不知道谁向他一样承诺过,但是听闻这段话之后,他说道:“我决不食言,您但说无妨”。“近来,我想养一猫咪,只是没空去收,不若你帮我去取好了”,陆瑶瑛说完这句话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时风云一听,感觉这个并不是什么大事啊,随即说道:“这有何难?我帮您取来便是,敢问它在何处呢”?陆瑶瑛说道:“还是不要这么早夸下海口,此猫全身白色、条状黑斑,头顶还刻一个‘王’字,说不定还有一双翅膀哦”,说到这的时候,陆瑶瑛禁不住的轻声笑了一下。时风云说道:“陆神医,莫不是取笑与我,哪有此等猫咪”?“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你若是想得到一些东西,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得不到此猫咪,那就别怪我不给面子喽”,陆瑶瑛突然正色说道,时风云也不敢往下问了,只是默默的点了头。陆瑶瑛说道:“别怕,此谷就有此猫咪,你不若前去寻寻好了”。

    时风云没敢再搭话,只是点点头,就出了房门。自言自语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癖,这鬼医怎么就喜欢养猫呢,难道都是寂寞惹得祸”。转念一想,不对,时风云大喊一声:“不对,坏了”,这句话差点让陆瑶瑛听见,时风云赶紧止住嘴巴,然后嘴角默默嘀咕:“难不成是‘玄天五兽’,亏她想的出来啊,这种都是传说中的东西啊,世间怎么可能会有呢”?

    但是既然海口都已经夸出去了,覆水就难以在收回来了。时风云默默的扇了自己几下嘴巴子,说道:“下次再也不要和这种人打交道了”。

    时风云说道:“这鬼医的想法也是刁钻,该如何是好呢?据她所言,这可是白虎啊,神兽可不是闹着玩的,先不说有没有这种东西;就算假设有了,这种神兽的战力应该是非常惊人吧,我该去找谁商量呢”…,一时间时风云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