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李麟昊和张珺保回来了,张珺保和时风云并无间隙。看见时风云之后,立马打招呼道:“时兄,为何在此呆立良久啊,远远的就看着你好像在自言自语一般”。李麟昊倒也不知道为什么时风云对自己为何会有敌视,跟着张珺保也默默的说了一个字:“呦”。时风云一看张珺保过来了,一时间计上心来,对着张珺保说道:“呦,你们这是去哪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如若不嫌弃,下次记得带我一起啊”。张珺保回答道:“说的这是哪里话,要是大家都能一起切磋,何乐而不为呢?对吧,麟昊”?李麟昊也没答话,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简单的点头示意。

    时风云倒也没有太多弯弯绕,对着张珺保就说道:“张小兄弟,愚兄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不知你介不介意”。张珺保开怀一笑,说道:“时兄你但说无妨,不必这么拘泥,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啊”。时风云一听,心说有谱,随着张珺保就说道:“你知道‘白虎’吗”?张珺保可不知道什么是白虎,摇摇头,说道:“老虎我是听说过,而且它们都是黄色的吧。白虎难不成是变异的”?这时站在一旁的,李麟昊说话了:“珺保,你的意淫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怎么掰都可以。所谓‘白虎’,是玄天五兽之一。另外四个则是青龙、麒麟、玄武、朱雀,相传众星降灵,应天体道,显化兽形,合为五兽,号曰玄天”。

    张珺保听到这,不自觉的感到涨了姿势,说道:“原来如此”;此时的时风云,对着李麟昊说道:“没想到你小子知道的还不少嘛。‘白虎’的来历看样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喽”。李麟昊微微一笑,说道:“那是自然,这个我儿时便已知晓。虎,为百兽之长,它的威猛和传说中降服鬼物的能力,使得它也变成了属阳的神兽,常常跟着龙一起出动,‘云从龙,风从虎’成为降服鬼物的一对最佳拍档。从而白虎也是战神、杀伐之神。据说当年的唐代大将罗成、薛仁贵皆为白虎星充扥世,好不威风”。时风云听到这,对李麟昊的态度至少有了一点点转变,说道:“可以,这很强势,了解的很透彻嘛”。

    张珺保此时忍不了了,说道:“时兄,你突然问起‘白虎’,这是何意?这传说中的东西,平时作为茶前饭后的谈资即可,怎么突然这么认真的问起了呢”。时风云,此时脸色突然严肃起来,正色道:“此谷据说有‘白虎’,而且可能还不止一只”?此时旁边的李麟昊一激动,立马说道:“此话当真,若遇此神兽,当真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啊”。时风云立马回腔道:“这焉能有假?此为陆神医亲口诉说的”。张珺保也是,十分的高兴,十分激动的说道:“那我们不若早些,前去寻寻‘白虎’好了”。李麟昊此时接话说道:“陆神医为何突然跟你说这个呢?就算有白虎,但是这种神兽想想都是战力惊人的。我等前去,我觉得送死的可能性很大啊”。

    时风云听到这,他是知道李麟昊想的跟自己是如出一辙的。但是他希望用激将法,让李麟昊就范,就说道:“竖子胆小如鼠,区区‘白虎’就能让如此胆战心惊了。你空有八尺之躯,简直妄为男人”。李麟昊此时怒发冲冠,大声骂道:“你这匹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做万事都是先动手不动脑,我看你也活不了多久”。张珺保一看情况,赶忙制止二位说道:“二位,切莫如此动怒。这什么跟什么都没有呢,就吵得不可开交,也不怕别人笑话”。此时的时风云刚想骂回去,张珺保赶忙说道:“麟昊说的没错,此事确实该从长计议,不能轻举妄动啊,要不然送死太不值得了”。

    时风云眼看着激将法似乎就要化解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忽听得屋内的陆瑶瑛说道:“三个大老爷们,竟然对一只‘白虎’就畏首畏尾,原来是我高看了你们啊”。张珺保心想:我刚压下去的吵架,你又挑起来,此时他不乐意了,说道:“陆神医,话不能这么说,这岂是畏首畏尾之态,有道是‘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从长计议当为良策”。陆瑶瑛此时又说话道:“哦,是吗?这不过是你们功法太垃圾的借口吧”。李麟昊一听,也不是很爽,就说道:“这跟功法无关吧,就算是你,我怕也没有胜算吧”。陆瑶瑛微微一笑,说道:“无知小儿,暗感激将与我,我只是没有狩猎的耐心罢了。再说,当时在我面前立誓你还记得吗”?

    李麟昊一听坏了,之前救治林诗雨和时风云的时候,自己发下了誓言:“无论她有什么条件,自己都会答应的”。李麟昊再想想,记起宋灵芸好像也和自己怄气,也发了同样的重誓。一时间李麟昊无言以对,此时的张珺保看着呆立的李麟昊,猛地又想起了:陆瑶瑛那时说的话:“救你,哼哼…”那时的她似乎还露出了冷笑。张珺保碰了一下李麟昊的胳膊说道:“当年医治你的药,除了是解药,还加了毒药,你还记得吗”?这时的李麟昊恍然大悟,对着张珺保喃喃道:“这陆瑶瑛行事诡异,手法不拘泥于常人,当真是让人揣摩不透啊”。

    此时的时风云也是如泥塑木雕一般,心说话:“好你个陆瑶瑛啊,原来都是算计好的,怪不得说什么要养猫咪,简直是无中生有套连环,想要我们都为你办事嘛”。时风云反映过来了,刚想说话,此时的李麟昊先开了口:“受人点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既然陆神医执意如此,那我们前往便是了”。虽然众人看不见陆瑶瑛的神色,但是屋内的陆瑶瑛点点头,说道:“孺子可教也”。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致互相示意了一下,看样这趟差事是必去不可了。李麟昊二话没说,只见得他立马回屋,拿了麟嘉刀,就迈步就出了门;虽然麟昊没说话,但张珺保看着也不能含糊啊,立马追了出去;倒是时风云心想:“难道不应该去告诉灵芸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