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全部都被时风云看在眼里,但是现在被点住了穴道也是没有办法动弹。随即过了大概几炷香的时间,时风云自己冲破了穴道,来到了张珺保面前说道:“张兄弟,你没事吧,身体没受伤吧”。其实张珺保早就醒了,但是浑身仍然瘫软无力,对着时风云说道:“时兄,我倒是没受什么伤,不过感觉好像中毒了,你受伤了吗”?时风云回答道:“我也没受伤,只是被那女子点住了穴道罢了”。张珺保点点头,忽而就问道:“咦,那几个女子呢?还有麟昊去了哪里了”?时风云才把他看到给张珺保说了一遍,张珺保立马说道:“我们也不要管‘白虎’了,赶紧回神医那去吧。要不然时间拖得越久,麟昊更有性命之忧”。

    二人也不怠慢,时风云就架着张珺保就开始往回走,过了也不知多久,二人算是抵达了。这时的陆瑶瑛并没有睡,其他三人却已经进入了梦乡。时风云到了陆瑶瑛房前敲响了门窗,说道:“陆神医,打扰您了”。陆瑶瑛在房间内回道:“难不成这么快就帮我捉来了猫咪了”?时风云还没说话,张珺保就着急了,虽然他有气无力,但他说道:“陆神医,我好像中毒了”。陆瑶瑛猛地就把门打开了,对她而言,毕竟救人是一种习惯,而且居然是有人下毒了。陆瑶瑛说道:“赶紧把他扶到病房吧,居然还有人下毒,在我的地盘都敢这么嚣张”。

    时风云把张珺保放到病房之后,这时的陆琦玮已经被陆瑶瑛叫醒了,陆琦玮毕竟和张珺保关系不错,再看着躺着的张珺保,不禁说道:“少年,你怎么了”?张珺保轻声说道:“你无需担心,感觉只是浑身无力而已,身体上并没有什么痛楚”。陆瑶瑛此时就进了门,随即就问道:“怎么少了一个人,另外那个小子呢”?陆琦玮此时也想起来了,附声说道:“对啊,李麟昊呢”?时风云立马说道:“那小子被擒了”,还没等时风云说完,陆琦玮赶忙出了门。

    陆瑶瑛就帮张珺保把了脉,并询问了他身体状况。张珺保如实的把自身的感觉都说了,陆瑶瑛说道:“看样那些人并没有想对你怎么样,以你状况来看,应该是中了‘迷花酥软香’,喜欢使用它的,不过就是那几位江湖姐妹花了”。时风云听到这,立马也说道:“在下也是认为如此,‘杀人不见血,风过不留头’的她,今天我们的确见到了”。陆瑶瑛若有所思的说道:“她们是怎么知道‘白虎’的呢”?张珺保知道陆瑶瑛救人有很多规矩,所以也就没插话静静的看着他们在那说着。

    此时的陆琦玮急忙忙的就冲进来了,后面跟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林诗雨和宋灵芸。林诗雨看到躺着的张珺保,不禁担心的问道:“少年,你没事吧,姐姐还是很担心你的安危的”。张珺保笑道:“我没事,全身酥软无力罢了,听刚才神医说,应该是中了‘迷花酥软香’罢了”。说‘迷花酥软香’的时候,张珺保有意提高了嗓门,他很聪明,句话就是说给陆琦玮听的。陆琦玮性格是非常乐于助人的,二话没说就再次跑出门去,陆瑶瑛因为离着时风云和宋灵芸比较近,没来及拦,不过似乎也没听清。因为宋灵芸的言辞很激烈,一直在问着时风云关于李麟昊的情况,时风云向来和宋灵芸说话时,就不太像平时的自己。但是宋灵芸一直不停的提着李麟昊,时风云毕竟也反感。所以二人的谈话,多少有些驴唇不对马嘴,没有具体说清哪对哪。

    张珺保此时说道:“灵芸姑娘,不必太担心。按道理麟昊应该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毕竟他们对我也没有怎样”?宋灵芸听着这,说道:“话虽这么说,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她们会让他做什么呀”。听到这的时候,时风云有点想歪了,居然还抿着嘴露出了一丝神秘微笑。张珺保说道:“恩,你说的没错,时间是耽误不得,我们有必要再去看看”。此时的陆琦玮拿着‘迷花酥软香’的解药就进来了。张珺保二话没说,接过解药就服下了,顿时感觉身体来劲了。张珺保刚想站起身形,陆瑶瑛就把他拦下了。“现在的当务之急,你们应该是要出谷了”,陆瑶瑛深思熟虑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张珺保立马问道:“此话怎讲”?一旁的几个人也都开始屏气凝神,陆瑶瑛说道:“从你们刚才的情况来说,就算那小子造化大到老虎相帮,但是‘白虎’她们是不可能擒得到的”。

    陆瑶瑛说的并没有错,此时那三个女子,本想带着李麟昊去硬闯‘白虎’穴的,但是此时的虎群可就不给李麟昊面子了。筱璃说道:“林琳,我们几次三番一直闯不进去这个虎穴,现在抓了这个臭小子,好像没什么用啊,不如把他交给我吧”。那黄衫女子,也就是林琳说道:“你想的美,把他给你,你肯定把他当成一赖一样处理了”。黑衣女子也起哄道:“伊籁的头牌位置,是没办法撼动的,不用担心”。三个女子在那说说笑笑,李麟昊身上的穴道是没有办法解开了,但是他似乎也懒的她们。

    不过这是他近距离观看了白虎穴,借着皎洁的月光,看这洞穴大概也就直径三米左右,是一个比较规则的圆形。洞口处长满了绿青苔、野篙和茅草,从洞顶上一大片绿茵茵的青藤直垂下来,半遮着洞门。就在山洞口,偶尔就有诡异的风呼啸而过,寒得彻骨。再看石壁缝隙间是密的不透光的苔藓,单是站在这里就不自觉地脊背发凉,李麟昊恨不得马上离开此地。

    洞口前仍然还有不少老虎,但是这群老虎仍然是没有轻举妄动。与其说有兽之本性,倒不如说它们竟然如此的像一支军队。林琳说道:“上次我们进不了洞穴,如今看来依然没办法进的去啊,不如我们先回吧”。那黑衣女子还想纵身在飞过去,筱璃一把拉住了她说道:“小雪,你真是不长记性,这老虎一蹦几米高,就算到了洞穴门口依然会被拖拽的,不如依‘林师妹’所言,我们先回去吧”。林琳说道:“筱璃,不要老叫我师妹好不好,我们又不是同门”。三个女子还在这有说有笑的打闹,李麟昊却是一直在思考:“为何这群人都这么在擒那‘白虎’呢”,李麟昊刚想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