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子,往这边请”,凤来仪在前面引路,就把李麟昊带进了一个房间之内,进房之后,李麟昊瞬间就惊呆了。那铺地的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堪比当年潘玉儿步步金莲之奢靡。再看房子中间,有几个池子,池子中的水满满的,李麟昊再仔细一想,弥漫的酒香十分醇厚,池子中当为酒啊。另外除了酒池,那各种动物的肉割成一大块一大块挂在假的林木上,当然还有做好的各色美食,还有各种奇珍异果,李麟昊思忖道:“此处有瑶台琼室,玉杯象箸,肴膳之珍则熊蹯豹胎,这就是所谓的‘酒池肉林’吧”,心里不免感慨万千。

    另外让李麟昊最不能忍视的是。面前还有很多祼体男女互相追逐嬉戏,这些人似乎没有什么害羞,忘我的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有人进来。只听有个女声咳嗽了一下,酒池肉林里的那些人立马安静了,随即拿了一些一乱七八糟的衣物,就争相出了门。酒池肉林里就只留下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不过那个男人已经酣睡如牛了。李麟昊也是纳闷,后面并没有人咳嗽啊,只见得面前那个女子一丝不挂的就站了起来。李麟昊顿时就惊呆了,只听凤来仪问道:“伊籁,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你看你每天这么奢靡,要注意节制啊”。伊籁此时说道:“大姐,您就不要操心了,如你所见,他睡得比死猪都沉”。

    此时的李麟昊因为此情此景有点呆住了,都已经忘了“非礼勿视”之类的古训了,而那姑娘的整个胴体也都被李麟昊瞧了个遍,不过她似乎也不在意。此时的情景只能用诗句来形容:“发乌黑、直且美,脸极魅、若莲红,眉柳绿、诱凡人,**横陈,胸雪宜新浴。浴罢华清第二汤,红绵扑粉玉肌凉。娉婷熏透麝脐香,水亭幽处捧霞觞。造化玄黄寓神机,娇娘胯间藏名器。菡萏两瓣凝花露,桃源一径入瑶池。丹青怎写白玉腿,温润白皙长俏丽;上下匀称润不拘,润滑细腻雪莲足”。李麟昊羞红了脸,刚想转过头去,就听那女子说道:“李公子,奴家的身体,您还满意吗”?李麟昊不禁一愣,“这女子怎的知道了自己的姓氏,虽然方才听到凤来仪喊她一赖,但是一赖是男的,二者难不成有什么牵连不成”。只听得春白雪说道:“伊籁,有人要来抢你的头牌位置了”?只听那女子边穿上粉色轻纱,边笑道:“哦,是吗?那我可要好好瞧一瞧了”。

    凤来仪说道:“说正事了,不要在那胡枝扯叶了”。伊籁笑道:“大姐吩咐的是,来人呢,把人抬下去”。此时进来两个龟奴,直接把那人抬出了房。现在房间里就剩下八个人了,凤来仪问道:“李公子,可曾认得抬出去的那人”。李麟昊问道:“在下不知,还请姑娘赐教”。这时,一旁的苏婉儿嫣然一笑,说话了:“大姐,李公子当涉世未深,还是由我来说一下吧”。凤来仪道:“也好”。“近来辽兵猖獗,可是对于中原之地能了如指掌的纵深,可不是难度一点半点”。一旁的王筱璃插话道:“二姐,长话短说吧,照您这样说起来,怕是天亮都说不完”。苏婉儿笑道:“好的呢,四妹。那我就长话短说”。“刚才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桓法弘的二弟子梁迦碁”,苏婉儿说到桓法弘的时候,李麟昊不禁吃惊道:“原来他是桓法弘的弟子,怪不得如此放浪形骸之外”。“哦,那公子对桓法弘还是有些了解的喽”,苏婉儿稍稍有一点吃惊。“当年在云都,有一些过节算是,不过也是打听后才知道的桓法弘”,李麟昊说道。

    “恩,是吗?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些渊源,可以嘛”,旁边的林琳有意无意的插话道。李麟昊还没说话,旁边的苏婉儿说道:“五妹,你就不要拿他逗乐了”,接着她又说道:“这梁迦碁呢,是风流成性,近来或许也是因为少了他师父的约束,在伊籁阁已经逗留了不少时日了,不过他身上因为有着不少秘密,所以伊籁就陪着他翻云覆雨了呢”。一旁的伊籁,笑笑着说道:“二姐,话不能这么说,还不都是你们,让我酱紫”。

    凤来仪此时说道:“伊籁,可曾探的什么有用的消息”。“大姐,不瞒您说,虽说这梁迦碁纵情声色犬马,但是从他嘴里套话,很艰难呐”,伊籁故作深沉,只听她刚把话说完,旁边的春白雪立马说道:“到底有呀没呀?说话还这么弯弯绕,心好累”。“这种小事怎么能难倒我”,伊籁自信的笑着。听到这,一旁的王筱璃立马插话道:“不错嘛,伊籁又进步了”?旁边的几人都想插嘴呢。凤来仪说道:“大家都听伊籁说吧,暂时就不要插话了”,大家看着凤来仪一脸严肃,立马都止住了声音。

    “梁迦碁来了江宁,确实有了不说时日了。虽然表面上风流成性,但是口风极严,但是毕竟有我出马嘛”,伊籁顿了顿,不无骄傲的说道:“辽国狼子野心路人皆知,而梁迦碁自然也算是一个间谍了”。旁边的马香兰按耐不住了,说道:“赶紧说他是来干嘛的,说这么多背景没用”。“好呢,三姐,你别急。他说他是来找人的”,伊籁柔媚的说道。“找人,找什么人”?旁边的凤来仪立马问道。伊籁指着旁边的李麟昊说道:“是他”。李麟昊是一脸懵说道:“我!我..为什么是我”?“具体原因是怎样的,他也没说,但他提到了通天教。后来醉了之后,就是他在嘟囔什么儿子之类的”,伊籁这是似有似无的回答,也算是自言自语在说话。

    “李公子,你跟通天教有什么关系吗”?旁边的凤来仪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质问的语气,顿时间整个房间的气氛,莫名的紧张起来。李麟昊说道:“这怎么可能?我对通天教都不了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我也是感觉很奇葩啊,还有就是我有灭门之仇”。李麟昊边说着边觉得郁闷:“我跟通天教会有关系?怎么感觉越来越复杂了”。旁边的凤来仪问道:“居然有如此大的血海深仇”!李麟昊说道:“不瞒您说…”,他就把自己的身世和遭遇都说了一下,凤来仪她们听后,也是对麟昊的身世表示叹息。

    这时伊籁说道:“哦,对了,他还提到了‘白虎’,似乎他师父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