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凤来仪突然有些吃惊,但是调整了语气之后,冷笑着说道:“怎么,难道那老贼,也想打‘白虎’的主意不成”?伊籁刚想说不是清楚呢,一旁的李麟昊已经按耐不住了,说道:“恕在下冒昧,小生打断一下,为何各位都想得到‘白虎’呢”?李麟昊心里寻思:“虽说这‘白虎’是神兽,你们也不需要如此这么觊觎吧”,但是他不可能说出来的,毕竟场合不允许。这时的凤来仪说道:“李公子,实不相瞒,这白虎的作用可大着呢!《援神契》曾有言:‘王者德至鸟兽,则白虎动。’如今这天下纷乱四起,盗贼林立。但江湖传言四起:得白虎者得天下”。

    李麟昊听到这,不禁问道:“但是并没有感觉您是想要坐天下的意味啊”!凤来仪笑道:“公子所言不错,我们姐妹几人确实没有这些想法,但是江湖上众多人物狼子野心,若是白虎落在坏人之手,百姓生灵涂炭也不是我们想看见的”。李麟昊听完一番话,感叹道:“凤姑娘的正直,在下佩服”。凤来仪回道:“李公子客气了,这事还需要你相助啊”。李麟昊又指了指自己,说道:“此话怎讲?为什么总是跟我挂钩”。旁边的林琳搭腔道:“还记得那一群老虎围着保护你的事情吗”?李麟昊怎么可能忘记说道:“这我怎能忘记?但是这中间也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吧”。

    旁边的苏婉儿笑道:“公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看起来你和白虎应该是有不少渊源的,否则那群老虎怎么会助你呢”?李麟昊心里寻思也是,但是却不知道她们到底是在动什么脑筋?只是回答道:“话虽如此,但是这白虎可是神兽,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捉到的”。“这个自然,所以我们也在想怎么寻求良策”,凤来仪说话道,此时的李麟昊说道:“哦,那今天这阵仗是什么情况?而且还如此的机密?我还以为有破解之法呢”?凤来仪说道:“这个倒是没有计策,但是见面别无他意,就是想大家认识认识”。旁边的王筱璃说道:“臭小子,你话还真不少”。苏婉儿拉了拉筱璃说道:“四妹,说话不要总是这么冲”。

    此时的李麟昊突然想起来了,对着王筱璃说道:“我的刀呢?是不是你拿了”。旁边的林琳心说话:“这小子,居然不向我开口,可以”。这时王筱璃做着鬼脸对他说道:“我就不告诉你”!凤来仪咳嗽了一下,说道:“筱璃,不要再跟李公子闹了,赶紧把刀还他”。王筱璃嘴一撇,说道:“小雪,去把刀拿来吧”,春白雪回答道:“真没意思,本来还想和他玩捉迷藏呢,筱璃你也太没原则了”…王筱璃也没说话,心理寻思道:“难不成怪我,唉,话说李公子还是很上心他的刀呢”,其实她看到那刀的第一眼,也是觉得是把好刀。

    待到春白雪把刀拿来的时候,苏婉儿忍不住惊叹:“这是麟嘉”?一旁的凤来仪也说道:“之前也没听你说过,原来你藏起来的是这把刀”。倒是林琳,其实她早就知道这刀了,毕竟她用的是剑,而且她用的剑也不是普通的剑。李麟昊一把接过了自己的刀:“不瞒您说,它的确就是麟嘉”。一旁的马香兰说话了,轻声说道:“按道理,麟嘉应该是宋家的传家宝吧”。“哦,你也知道宋家”,李麟昊问道。马香兰笑了笑,没说话;一旁的凤来仪说道:“谁不知道宋家呢,且不说风魔怒刀-宋延肇的名头,早就名动武林;再说作为抗辽英雄,对于百姓而言,又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李麟昊说道:“您所言极是,这的确是宋家的宝刀。那天和王筱璃战斗的应当也算是宋家的家臣”。王筱璃笑着,说道:“你说那个人啊,没看出来像兵丁,倒是土匪气息蛮严重的”。李麟昊脸上来了个表情,就像表示“哎呦,不错哦”的感觉一样,但是他没回王筱璃,他对着凤来仪说道:“难不成这把刀,还有什么秘密不成”。凤来仪说道:“有什么秘密,我是不清楚,但是的确是一把绝世好刀,应当没有异议”。只是一旁苏婉儿的表情似乎有些讳莫若深的样子,李麟昊看到了,但也没说话。

    只听得凤来仪,忽然说道:“不知李公子对于自身的武功,有什么认知”?一时间李麟昊竟没听懂这句话为何意,但是却把话说出了口:“小生出入江湖,才知江湖人才辈出。现在我只想能勤加练习武艺。保护朋友,为死去的家人报仇”。李麟昊的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是狠劲还是杀气。凤来仪心想:“我本想去问这小子,雷法的一些相关的,也不知道他是有意不懂,还是怎的”?凤来仪还在思考当中呢,却听得马香兰对着她说道:“大姐,不如让这小子去闯闯那个阵法吧”。凤来仪被马香兰的一席话打乱了思考,随即小声对马香兰说道:“三妹,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只是这小子,能经得住那么严厉的考验吗”?

    马香兰说道:“我看这小子天资聪颖,日后在江湖上,一定能翻起不少风浪啊”!凤来仪说道:“没想到,三妹居然这么看得起这个小子,那倒是可以一试”。旁边的苏婉儿也说道:“这个李麟昊看起来确实颇具天赋”。倒是旁边的王筱璃和春白雪想说话,却被林琳拦拦住了。凤来仪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带他去看看好了”。

    李麟昊没说话,但是实际上他已经听的差不多了,虽然她们说话很小声,但是李麟昊确实越来越了解江湖了。这时的凤来仪说话道:“李公子,想精进武艺的话;我是愿意为李公子助一臂之力的”。李麟昊谦恭的说道:“若是如此的话,小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还往凤姑娘这引导了”。

    这时一旁一直没戏份的伊籁,立马妩媚的来到了李公子面前,手指从李麟昊的胸间几乎要划到了肚脐,李麟昊说道:“男女授受不亲,还望姑娘自重”。伊籁那一汪秋水,看着李麟昊说道:“李公子不要这么见外嘛”!凤来仪说了声:“伊籁”,伊籁立马停住了动作,笑着道歉道:“李公子,职业习惯,还望不要见怪;我现在带你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