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等李麟昊感叹完呢,有见得一人,又是骑着一匹闪电黑龙驹又出来了,李麟昊心想为什么我和军营怎么有这么多的关联呢?但见来人,双眉剔竖,两目晶莹。一脸横肉,方头大耳。腮边倦结淡红须,耳后蓬松长短发。粗豪气质,浑如生铁团成;狡悍身材,却似顽铜铸就。真个一条刚直汉,须知不是等闲人。在看其身披青铜甲,套三环,九吞八岔龙鳞片。豆青袍,穿一件,寿山福海团花献。勒甲绦,九股捻,护心宝镜寒心胆。狮蛮带,八怪献,杀人宝剑肋下悬。手中一把噌金宣花斧,威势出色、气势雄浑。李麟昊道:“难不成这是程咬金不成”?

    忽听那人抖开丹田,大声喝喊:“无名小辈,居然敢来创阵,还不速速退去,以防小命不保”。李麟昊看的此人如此无礼,忍不住气往上撞,刚想说话,忽听得那白甲银盔的人说道:“铁牛,不得无礼”。李麟昊这才反应过来,那人不是程咬金,当为程铁牛。只听得白甲银盔的人说道:“在下薛礼,敢问少年为何闯此龙门阵呢”?李麟昊也算是薛仁贵的脑残粉了,差点按耐不住就想冲上去要签名了,但是还是要保持一下高冷的形象,说道:“晚辈李麟昊,久闻公之大名,今之相见,果然名不虚传”。“哦,你竟然认得薛某,那你也是识得此阵喽”,薛礼立马问道。李麟昊见此光景,猜测薛仁贵可能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李麟昊明白,这只是残存的影像,解释太多,怕是薛仁贵也听不懂。毕竟李是阵外之人,而薛却是阵中之人。

    李麟昊说道:“晚辈,来闯阵不为别的,只想精进武艺”。“少年,好胆识;那我也就让你开开眼”,薛礼再也没说多余的话,抖开画杆方天戟,便向李麟昊袭来。李麟昊眼看着情况,可不能怠慢,闪开身形,躲过了一戟。但是正所谓马上步下,悬差很大,薛礼回马又是一戟,李麟昊差点没躲过去,赶紧抽出麟嘉迎敌。长枪短刀相接触之处,火花四溅,声音炸裂,二人是愈战愈酣畅。但是李麟昊冷不防的却是,程铁牛一把大斧袭来,一招:一斧开天,简直石破天惊,霎时间李麟昊感受到了一股强劲的斧风袭来,而此时的薛礼已经消失不见了。李麟昊为求自保,使用了雷法·六门断空,暂时把这一击挡在在了界外。但是这斧风和风法冲击完全是两码事,准确来说,应当是和狂魂刀法的刀诀有着异曲同工的意味。

    李麟昊还没来得及怎么对付这招呢,但是六门断空的雷法已经被割裂了。紧接着程铁牛,一招:双斧连斩,就奔着李麟昊的哽嗓咽喉而来。李麟昊一惊,这是肉搏战的,刚才一斧开天的打击还没有散去,又整出来这一出,李麟昊是没有办法,别看这铁牛相对比较肥胖,但是移动速度之快,令麟昊是倍感惊讶,但是此时已经不能有这么多顾虑了。李麟昊刀往上顶,直接硬接,反转身形之后,又接了第二斧。李麟昊感觉虎口发麻,再看程铁牛似乎更生气了。

    李麟昊心想:“没想到我能接下这千斤之力,难不成这小子恼羞成怒了”。其实李麟昊不知道的是,他把程铁牛噌金宣花斧,伤了两道缺口。程铁牛高声骂道:“好你个臭小子,竟然敢弄坏我的斧头”,还是同样的招数又像李麟昊袭来,这次一定没办法硬接了。说话道:“兄弟,这也不能怪我吧,是你动手在先的”。那程铁牛可不管他,抡起大斧,没完没了的开始攻击,说没章法吧也有章法,说有章法吧,却也是乱的不行。

    李麟昊心想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只见得他虚晃一招,卖了一个破绽,但当程铁牛力劈华山的时候,一闪身形直接来到了程铁牛身后。而程铁牛,此时这把大斧已经入土数分,是没有办法拔出来的了,李麟昊不想伤他性命。此时他想起了张珺保教他的近身战格斗术。他把麟嘉一收,基于身体的中心线发力,这就使得拳力量直接来源于其身体背部的大肌肉群,啪的一声响,程铁牛直接应声倒下。

    这出拳时,其形短,其力猛,如崩箭穿心,如山崩地裂,李麟昊学习张珺保的时候,可谓是一点即通。配合上其动作快,电光石火,人动拳到的技法确实是近身战的利器。就在铁牛倒下的时候,此时的薛礼又出现了,薛礼朗声说道:“少年,好功夫”。李麟昊刚想过去呢,只见得薛礼令旗一挥,那龙门阵就动起来了,正所谓:纵然你勇冠天下,又怎能敌得过千军万马?就算是楚霸王项羽杀伐堪称无人能敌,也难以逃出生天啊。

    李麟昊此时意识到了,薛礼毕竟是用兵之将,借着龙门阵的优势,岂有不用之理?。薛字大旗之下,薛礼勒住了坐骑,往左边一看,见掌旗官已然把阵势列好,真是旌旗映日,剑戟光辉,军容严整;往右边一看,带兵之将也把阵势列好了,纛旗鲜明,刀枪密排,整齐严肃。三队阵势裂开真是盔明甲亮,兵山将海,极为壮观。再说这里三层、外三层全部都是兵将,把李麟昊围的是一个水泄不通。李麟昊看到这,心想:“如果大宋有这样的军容,何愁辽国肆虐,女真蜂拥”,但是已然管不了这么多了,这阵仗如果不擒贼先擒王,怕是怎么都不能活着出去了。

    李麟昊怒目圆睁,抖开丹田,怒吼道:“我只想击败你们的主将,尔等赶紧闪开了,不然的我手里的刀可不留情”。但是这群士兵,直接蜂拥着往上扑啊,李麟昊把雷法灌注在麟嘉刀上,一身劲力使开了,那是碰着死,挨到亡。不一会整个尸山火海,血流成河。但是这群兵将并没有丝毫的减少,李麟昊是很奇怪,这是为什么呢?但是手中的刀根本不能停啊,但是在慢慢砍杀的空挡中,李麟昊一直在思考:“虽然这群兵,是残留的影像,但是感觉却是那么的真实。但是却怎么都杀不完,这样体力迟早会耗尽的”。

    李麟昊不停的杀伐、不停的思考,却忽然见得那一只鞋还一直放在腰间,但是把鞋拿出来之后才看见,已经不是一只鞋了,而是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是《伏羲——玄天五兽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