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那些将士兵马也全部都消失了,李麟昊看着消逝的那些光景,所有的疼痛、以及感悟都汇成了一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书^屋*小}说+网)李麟昊是想继续战斗的。虽然小小休息了一下,毕竟这么打下去,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高手呢?想想都让人兴奋。但是仔细想想之后,他明白:这样打下去,完全是作死的节奏,但是似乎也不知道怎么出阵啊?这时的他突然又想起了,身边的那本书,打开了书之后,仍然又是没字的状态了。李麟昊心说话:“本来想出去好好拜读这书的,但是都没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读透这本书”。

    就在这时候,书上又出现了几个字:“生死之门,开”;李麟昊默念了这几个字之后,突然就来到了五柱的界外。这时整个地下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李麟昊站起身形来的一刹那,林琳进来了。隔着老远,林琳就说道:“小子,不错嘛。没想到都在里面呆了几个时辰了。大姐和二姐都已经等累了,先上去了”。李麟昊摆摆手,说道:“辛苦几位了,没想到让诸位等了这么久”。林琳走近了之后,才发现李麟昊身上都染了不少鲜血。林琳说道:“你没事吧?看起来伤的的不清嘛”;李麟昊这时才不想认吃亏呢,说道:“这都是敌人的鲜血,就是有些累了”,说完一个踉跄,林琳赶忙上前扶了一把,说道:“哎呦,不错嘛!我看你在怎么装坚强”。李麟昊笑道:“要不你别扶我啊”。林琳说道:“好小子,挺嚣张的嘛,那姑奶奶我就不扶了”。但是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并没有撒手。

    李麟昊说道:“别啊,失血过多,好歹给个面子嘛”。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林琳就这样扶着李麟昊很快就来到了地面上。李麟昊看着外面已经是大中午了,这时忽然有人禀报道:“林姑娘,有人来砸场子”。“哦,竟然有此等事情,赶紧把李公子扶房间里休息,我去看看怎么回事”,林琳还没等李麟昊说话,就把李麟昊交给了龟奴,随即一人来到了伊籁阁大堂。李麟昊是又累又饿,所以这件事,他也没问是什么情况,也就跟着龟奴领路,去往房间了。

    林琳来到大堂之后,只见得来人身高几近八尺,膀大腰圆,黄色的脸膛,两道浓眉,一双大眼,狮鼻阔口,连鬓络腮的短钢髯。一身装束,似辽非辽,后面还带着十几个随从,就听他嘴里就一直嚷嚷着:“梁迦碁呢,我二师兄呢”。“呦,客官,大半天的怎么就嚷上了呢?”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王筱璃。后面还跟着一个人,那自然便是春白雪了。“你是老板娘吧,话说我那二师弟,应该在你这吧,赶紧把他交给我,我要带他去见我师父”,那人说话道。“你师弟,谁啊。官人我们这买卖可经不起你这折腾”,王筱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们不要跟我打马虎眼,我的师弟就在你们伊籁阁,再不把他交出来,我放火少了伊籁阁”;那人依然不依不饶。“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辽人的走狗啊”,进到屋内的开口边说了这一句话。

    “好大的胆子,你这么说话,也不担心你的脑袋”,那人说话的嗓门,越来越大了,这时的一旁的春白雪怒了,说道:“贾行家,你当伊籁阁是什么地方,就算你师傅桓法弘来了,我们也不会给他面子”。没错。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贾行家,辽人军师桓法弘的三弟子。“臭娘们,敢提我师父的名讳,看我不给你张嘴”,贾行家刚想动手呢,只听得楼上有人喊道:“老三住手,怎么可以和这些姑娘过不去呢”。楼上的人伸着懒腰,懒洋洋的对着贾行家说道。

    再认真看这人,身高八尺开外。散落的头发,透露着一股不羁放纵,一双剑眉,英气逼人;面若重枣,两眼透露着雅痞邪坏的格调,还有高颧骨、挺鼻梁,样貌讲真相当可以;只不过连鬓络腮短钢髯扎里扎煞,也是许久未打理了,但并不影响他的颜值,以及从骨头里篆刻出的如此风流之模样。头上还扎着粉红缎子扎巾,身穿白色箭袖袍,腰间只是绑着普通腰带,一看就是才睡醒,还没有收拾过的样子。只听贾行家说道:“二师兄,大师兄,一直在找你呢,你在这待了这么久了,师父他老人家都担心了”。只听梁迦碁说道:“雷恒,他找我干嘛,他不是需要处理他自己的事。还有空关心别人…”;这时就听得门外又有人进来了,说道:“是啊,雷恒啊,他还一屁股破事呢”。顿时屋里的人都不说话了,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雷恒。“一段时间不见,二师弟连礼貌都不懂了呢”,雷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梁迦碁一看雷恒进来了,瞪了一眼贾行家,那眼神的意思就是:你怎么不告诉我大师兄也来了。虽然平时梁迦碁就跟雷恒不是很合得来,但是雷恒深的师父宠爱,他只能硬着头皮扯开话题,笑着说道:“大师兄,那阵风把你吹来了,日理万机的你怎么有空来到这呢”。“二师弟,我记得刚才你不是这么叫的我吧”?雷恒一脸阴阳怪气的说道。“有吗?怕是你听错了吧,我一直对大师兄你敬爱有加,居然劳驾你亲自来找我了呢”,梁迦碁没办法只能就这样阳奉阴违的说着话。雷恒心里也跟明镜似的,他知道梁迦碁耍滑头的能力很强,就说道:“二师弟啊,师父他老人家想见你。你在外面都这么久了,总该回去表示孝心啊”。

    梁迦碁也知道雷恒这人不好打发,但是一直也没想好怎么圈他,就对着雷恒轻声说道:“大师兄,我现在在这已经发现了重要情报。你先回去跟师傅禀报,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回去的”。雷恒心想:你小子又想耍滑头;立马说道:“师傅也已经来到此地了,让你赶紧去见他,要是他老人家迁罪于你,你可别说大师兄不帮着你”。梁迦碁一看他那师父出来压自己了,看样这情况,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随即梁回答道:“那好,我上去收拾一下”。“不用了,我叫人上去收拾”,雷恒指着几个随从,让他们上楼去收拾了。

    那几人收拾好东西后,立马下了楼。雷恒说道:“走吧,二师弟”;虽然很情愿,但是只能跟着走了,走的时候,梁迦碁回头对着王筱璃说道:“老板娘,房间不要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