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时风云已经出来了,苏婉儿对着时风云和林诗雨、宋灵芸说道:“现在来不及细说了,李、张二公子,可能一时半时也不来。(书屋 shu05.com)现在我感觉外面不妙,想请几位帮忙”。旁边的林琳也说道:“那二位公子在阵中,外界对他们是没有危险的。劳烦几位帮忙了,我大姐这么长时间的还没回来,怕是会有什么风险啊”。时风云向来善战,刚才在阵中还没有展示够呢,,随即就说道:“二位请放心,我一定前去帮忙”。宋灵芸本来是不想淌这趟浑水的,时风云这一搅和,还有林诗雨也在那蠢蠢欲动,没有办法,就说道:“还请二位带路,我们一定鼎力相助”。

    进入阵中的李麟昊对着张珺保说:“不瞒珺保兄弟说,我在阵中不仅遇到了白虎将薛仁贵,更得到了一本书。我在阵外人多嘴杂,如今可以放心的告诉你一人了”。“哦,那是一本什么书呢”?张珺保颇为关心的问道。李麟昊说道:“既不是武林秘籍,也不是医学宝典。倒是一些关于阵法的书,准确来说是关于本阵的书”。张珺保说道:“竟有这等奇事,不如借小弟翻阅一下”。李麟昊苦笑道:“不瞒你说兄弟,这是一本无字天书,也旧时偶尔失灵时不灵的状况”。“哈哈,那我就更有兴趣了”,张珺保把话刚说完。还没来得及看书呢,李麟昊这次又见到了那个老者!

    “这么巧,又碰见您老”,李麟昊就直接开嗓了。张珺保对着李麟昊说道:“怎么?你认识他”。李麟昊道:“准确来说这本书正是拜他所赐”。那老者笑道:“怎么又是你,还带了一个朋友来”。李麟昊上前深施一礼:“这位是在下的死党,姓张字珺保,想来也是对阵法崇拜不已,所以我们就再入此阵了”。只听那老者说道:“既然我们这么有缘的话,老夫久居此地,难免寂寞。不若陪老夫下一局棋如何”?李麟昊随即答应道:“晚辈愿意奉陪”。张珺保对着李麟昊说道:“不只是围棋、象棋,还是五子棋;你这样贸然应战,非但不能陪前辈解闷,还有可能惹得前辈生气啊”。李麟昊笑道:“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反正我都只是略懂”。那老者可听着这二人的对话呢,虽然声音小,但是老者没言语,心说话:“这姓张的臭小子,还蛮谨慎的”。

    李麟昊说道:“还望你多赐教了”。那老者说道:“我们下盘围棋吧,你们如今在阵中,不过也就是此种感受吧”。李麟昊说道:“小生略懂一二,如若不能陪的前辈您开心还望见谅”。只见一棋盘浮现,白子、黑子盛于棋筒里,另外还有三个凳子就这么出现了。张珺保是啧啧称奇。那老者道:“老夫的岁数,比你们加起来都年长太多辈了。少年,你就先手吧”。李麟昊说道:“感谢前辈谦让,在下着实学艺不精,那就献丑了”。李麟昊这第一手也是毫不客气,直接落子棋盘中间,这就是“天地大通”啊。老者心说话:“少年,挺轻狂的嘛?你是想扰乱老夫的心神,以不敬让我带着怨气。少年,你还嫩着哩”。

    所谓“落子乃有仙气,此中无复尘机,是殆天授之能,迥非凡手可及”。那老者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倒是落落大方,跟随自己的布局慢慢展开。倒是一旁的张珺保看着也不明白,心说话:“这怎么分出输赢的呢”。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整张棋牌基本都已经布满了,那老者是步步逼近,李麟昊是整个面临着极度被动的局面中。本来是李麟昊先断一手,却被老者反断。李麟昊心说话:“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想让他打圈。却被他反断。我这黑二子要是跳的话,他肯定会挡。我要是反挡,他肯定会尖。他要是长出一口气,双虎杀。那我就死定了”。

    此时的李麟昊是满头大汗,而老者则是依旧荣光焕发。张珺保是搞不懂李麟昊为什么会如此紧张,只能说道:“麟昊,我都说了,要是陪不好这老者,我们这趟就等于白来了”。李麟昊沉浸在棋局中也没有说话。张珺保一不高兴,拿着一个子直接怼上去了。李麟昊刚想抱怨呢,但是认真看了一下,才发现张珺保这一棋掺和的妙啊。这就是“打劫”啊,那老者本来胜券在握的,看着这棋,对着张珺保说道:“观棋不语真君子。少年,你这么做,欺负老年人啊”。李麟昊心里那个高兴啊,吃惊道:“这样他的大龙就没了,怎么走都是很尴尬”。张珺保听着老者一席话,赶紧抱歉说道:“我本来只是想来挑战薛仁贵的。麟昊这必须陪您下棋,我又不会下棋,只想让他早些死罢了”。那老者哈哈大笑,说道:“你们俩,这对组合,真不知是好是坏”。

    李麟昊脑子转的也很快,说道:“还是前辈您手下留情了,要不然这棋局怎么也不能到这个地步”。老者说道:“会说话,但是这次你能胜利的首功之臣,自然是要归结于这位姓张的少年啊”。老者边说话,便拿出了一根棍,对着张珺保说道:“少年,看你原来当过和尚吧?这跟棍就赐予你了,还是要本着慈悲之心啊”。张珺保接过棍,刚想道谢。只见老人和棋盘一晃又不见了,张珺保问道:“麟昊,这是怎么回事”?李麟昊说道:“别说话,等待坠落吧”。果不其然,李麟昊刚把话说完,就坠落了。

    二人落地时,张珺保说道:“你都轻车熟路了啊,难不成还会遇见白虎将薛仁贵”。李麟昊说道:“看着感觉有点像,但是我也不知道会碰到什么?要是在遇见一次薛礼,那岂不是很尴尬,完全和上次的套路差不多嘛”。张珺保说道:“你就不要抱怨了,反正我也超想遇见他的”。

    就在两人正说着话呢,忽听得虎啸龙吟,凤鸣蛇嘶,最后就是一种从未听过的声音。二人突然就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