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立马拦住了张珺保,对着五兽说道:“他可能喝醉了”,然后一脸陪着苦笑。张珺保说道:“麟昊,你别拦着我。这件事是我们必须去做的”。此时白虎说话了:“我大致明白了这位少年的意思了”。李麟昊转念一想,似乎也明白了张珺保的用意。张珺保说道:“我觉得是这样的,因为白虎你的出现。武林的纷争势必会进入白热化”。李麟昊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是白虎在这阵中,至多不过残像。很难保证它还有几分实力啊,况且就算胜了它,我想了想,好像也并不能代表什么”?张珺保说道:“我认为是这样的,白虎的实力有助于甄别,那些觊觎已久的人能否对它构成威胁,以及我们能否做到对其进行保护,或者说与它有个默契的互动”。

    白虎说道:“少年,你的担忧不无道理。但是目前的我,在这阵中连一成功力都没有,这并不能体现我的真实实力”。旁边的麒麟说道:“这个无妨,不如我们其他几位把所剩无几的功力都输入给你,这样你也能展现”。旁边的三兽也都点了点头。李麟昊说道:“这样都可以的吗?是不是把功力给它了,它就可以使用五种功法了”。麒麟说道:“这个倒不会,毕竟我们只是把内劲给到它了,让它尽量恢复到实体状态罢了”。张珺保拉着李麟昊说道:“我们大可不必管那么多,毕竟这也是能提升实力的好方式”。李麟昊心说话:“怎么珺保变得这么善战了?以前这孩子可不是,诶…”,这时李麟昊观瞧才发现,似乎张珺保长高了不少,而且头上的头发也开始生长起来了。

    李麟昊刚想夸一下珺保呢,只见这四兽已经把内劲全部灌输到了白虎的身上。二人瞬间感觉到白虎跟之前真的不一样了,瞬间感觉整个气场都要炸了。一时间李麟昊和张珺保就已经想进入战斗状态了。张珺保问道:“麟昊,我们像刚才那样对付玄武,现在我们二人配合攻击白虎,还会有胜算吗”?李麟昊说道:“整个我也不知道,只能拼尽全力死战了。你有想到什么策略吗”?张珺保道:“暂时还不明白这白虎如今的实力,但是刚才我攻击它的时候,明显感受到十分强劲”。只见那白虎说话了:“那就请二位少年动手吧”。其他四兽在那说话了:“呦,不容易啊,居然能休息看比赛”。“谁说不是呢”?“以前都是我们五个联手,现在的时光真难得”,“要不要赌一波,看输赢”,“赌注是什么”?这四兽在那随便开着腔。

    这边战斗的人可不含糊,张珺保把棍一横,奔着白虎的面门就去了。李麟昊也是纳闷啊:“今天怎么了?怎么珺保打架也开始走这么残暴的路线了,不是一般会制定策略的吗”?李麟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手持麟嘉刀;极速向前,李麟昊也不说话,用刀就开始劈。那白虎岂能容忍,并且现在白虎的强大金身,李麟昊的突刺这种招数已经没有效果了,张珺保的攻击也不例外,并没有什么效果,就似再跟白虎挠痒痒一般。白虎双掌一挥舞,啪啪两掌,二人直接被这掌风扇飞。李麟昊对着张珺保说道:“有时候1+1+1+1+1并无等于五,还不如一个人直接拥有五呢”。张珺保说道:“你说的不无道理,虽然不知道这白虎恢复了多少实力,但是近身战破不了金身的话便无济于事”。

    李麟昊说道:“可是,我们两个的混合双打,到底该是什么样子呢?互相帮助、互相辅助就算是吗?”张珺保第一次看到李麟昊突然有点扭捏,也不知如何是是好。张珺保就说道:“老规矩,我辅助,你直接开打。你想办法托住它的视野和判断。我负责尽量禁锢他。‘吾畏战死便当死战’,似乎该拿出一些更强硬的决心出来了”。李麟昊听到这,不由得对张珺保的说法表示认可,并且对于交了这样一个好友也十分的感怀。心里思忖道:“所谓团队精神,‘我’该是每个人抱着必死的决,做好自己的事,你做好你的,接下来就看我的了。我愿意把我的背后,交给你守护”

    这时候张珺保直接负责了佯攻,第一个直接冲向了白虎。一招土法·兵山将海霸气来袭,白虎这一看只见那土法形成的旌旗蔽日,队伍丛杂,刀枪如麻林,剑戟似麦穗,兵似兵山,将似将海,一眼望不到边,气势磅礴,杀气腾腾。白虎很是纳闷:“这种招法对我并没有什么效果,而且这招比起十殿阎罗应该是差了不少才对。又玩佯攻,你们俩小子是技穷了吧”。白虎话没多说,一招金法·金铠盾牢,直接挡住了这些攻击,然后接用着套招金法·金流墓葬,直接奔着张珺保的而来。但是白虎突然吃了一惊,李麟昊啪的就是闪现,直接在其面门砍了六六三十六刀,虽然说对金身破坏的并不是很明显。但是也足够它吃了一惊。

    张珺保眼看着金流墓葬的狂野来袭,立马使用了土法·十殿阎罗直接硬刚。二者功法虽说抵消了,但是张珺保明显受到了余波的冲击,不由得吐了几口鲜血。但是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张珺保快速来到白虎的近前,使用了土法,似乎是土流泥沼一样想把白虎身陷。白虎这次可不傻,它留着心眼呢。它和李麟昊战斗的时候,身体并没有接触地面。而是一种颇若悬空的状态。白虎心说话:“故技重施,我又不会是玄武会上当”。但是白虎猜错了,这招土法并不是土流泥沼。而是土法·天缠锁缚,这是和李麟昊比武之后张珺保自创的招式。变成土流泥沼的模样,只是为了让泥土软化,从而可以想粗大的线绳一样,直接对白虎的部位进行捆绑。李麟昊说道:“臭小子,真有你的”。

    此时的白虎已经被天缠锁缚困住了尾巴和腿,还没来得及挣扎,李麟昊的近身攻击愈发猛烈。李麟昊大声喊道:“珺保,可以把它收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