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来仪这琴声一起,马香兰和林琳的招法,愈发变得犀利。林琳长剑霍霍,招式精幻之极,并没有刚才交手时候的凌乱。而马香兰是使用木法之人,可以双手木剑。还有那木法源源不绝,上下夹攻的气势,呼啸排荡,左盘右旋,耀眼生花。桓法弘自然也一眼看出,这二人的配合很精妙,招招全是致命的杀招,下手的点可谓抓的稳准狠。别看桓法弘经验老道,但是在二人的步步紧逼之下,竟然没来及发挥攻击的实力。竟然自顾自的就负责防守了。此时的李麟昊和张珺保已经来到了这伊籁阁处。李麟昊看着这激斗的场面,再听这琴音不由的觉得感觉也是压抑,张珺保也是感同身受。

    一看李麟昊和张珺保都过来了,凤来仪就把琴音停住了。马香兰和林琳立马收手来到蜂凤来仪的身边。其他在想斗的众人也都收了手。李麟昊说道:“凤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凤来仪还没来得及说话呢,桓法弘第一眼就看到了李麟昊,立马说道:“没想到,你确实在啊”。李麟昊没反应过来,就说道:“我认识你吗”?“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但是我认识你就行”,桓法弘的说话里,明显带着一些奇怪的腔调。凤来仪说道:“李公子,如你所见,这个就是辽国的走狗桓法弘了”。李麟昊是十分的恼怒,说道:“能被走狗认出来,那还是不认识的好”。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我师父认识你,那是看得起你。你算哪根葱啊,还摆谱起来了”,一旁的贾行家狐假虎威,一脸鄙夷的看着李麟昊。李麟昊还没说话,张珺保说话:“我说怎么进门就听见犬吠呢,没想到大狗没说话,这狗崽子叫嚣的实力倒是可以嘛”。屋里其他的一些人,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李麟昊听完之后,心说话:“珺保啊,珺保,怼人的功力,你也够可以的吗”?贾行家听到这句话,立马说道:“你是哪家的野孩子,竟然在此胡搅蛮缠。赶紧滚回家吃奶去”。一旁的春白雪,压制不住自己的个性了,就说道:“哎呦,这狗崽子说话还蛮多的嘛,666啊”。

    贾行家刚想在还嘴,桓法弘就拦住了他,说道:“行家啊,不要逞口舌之争。他们爱怎么说,就随他们好了。我们此行的目的,难道你忘了吗”?“是,师父,徒儿怎敢忘记,师父教育的是,我一定谨记”。贾行家心说话:“你们一个个都给我等着,日后,不把你们弄死我誓不为人”。这时桓法弘说道:“李公子,想必在这也待得厌烦了吧。不如跟老朽到府上一叙”。凤来仪刚想对李麟昊说:“你可一定不能信赖他,这老道诡计多端…”,凤来仪还没说话,李麟昊说道:“就不老你费心了,我在这过的挺好的,能的到凤姑娘这群人的照顾,真是别提多惬意了”。

    桓法弘说道:“不在考虑考虑,老朽的考虑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和公子的合作,必定能成就一番大事呢”。张珺保先说话:“这老道,怎么话这么多,还是一堆废话。这不明摆着拖延时间吗”?张珺保还想给李麟昊使一个眼神呢,李麟昊也明白了:“这老道说了一堆废话,难不成是拖延时间”。李麟昊就说道:“麻烦还是请回吧。我实在没什么兴趣”。桓法弘说道:“年轻人啊,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好一个,敬酒不吃吃罚酒”,说话的人,并不是在场的各位。而是另有其人。只见得天空中突然飘下来一顶轿子。有八个姑娘在抬着,缓缓的就落在了伊籁阁的中央位置。接着还有五个人一同飘落了下来。这时的李麟昊不免纳闷:“怎么,这是什么情况。连魔教五独都来凑热闹”。张珺保也是同样的想法,一脸的生无可恋,心说话:“这都是作死的节奏啊。来了这么一群人,到底想怎样啊,这可怎么打啊”。只见轿中缓缓走出一人。

    这人身高八尺开外,带着一副面具,倒也算不上凶神恶煞,但是身着这黑色长袍,无不让人感觉就像死神来了一样。“这里的不少人,真是许久未见啊”,黑袍人第一个就说出了话。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但是语气中有着一种明显的霸道命令的压迫感。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一眨眼间的事,只见桓法弘连连后退身形回到了自己人的身边。黑袍人说道:“怎么,许久未见,就不想和我叙叙旧”。桓法弘说道:“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你的紫芝崖碧游宫,好好享受的嘛”。黑袍人说道:“怎该出来走走,要不然江湖被你们这群人搅的乱七八糟的,我通天教颜面何存啊,对不对,叛徒”!说完一席话,整个房间都是寂静的,也没人敢插话。这时凤来仪说道:“此地不欢迎你,还望你早点离开”。

    “放肆,你怎么敢这样跟教主说话”,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五独之中的阮东隅。“诶,东隅啊,别跟她一般见识。怎么说她也是叛徒的老相好,看着他受气了,总归有些于心不忍嘛”,那黑袍教主就这么一说。李麟昊听不下去了,说道:“既然来了的话,那别想走了。今天要打就来个痛快”。凤来仪来到李麟昊身边拉了拉他,说道:“对他,你还是注意点。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那是你不知道自己死的有多惨”。

    李麟昊看看凤来仪,没想到一向冷静的凤来仪,竟然那头上涔涔出着汗,一旁的张珺保也杵了一下李麟昊,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果现在战斗的话,我们根本就没有胜算的把握”。李麟昊说道:“我TM的就已经等了十年了,难不成还要再等十年,要来就一起来。MD,他们都得死”。

    只听那黑袍教主说道:“勇气固然值得嘉奖,但是匹夫之勇,不过是蚍蜉撼树罢了”,李麟昊说道:“住嘴,当年我李家灭门,今日这血海深仇不报。我对不起父母的在天之灵”。说着,李麟昊就冲着黑袍教主奔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