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张珺保一下说了这么多,一旁的时风云实在按耐不住了,说道:“还是我来说吧,具体的细节我听老人家他提起过”。

    当年的武林掀起的血雨腥风,实在是给江湖带来了太多的屠戮。所以当时的奔雷飞神林敬堂和风魔怒刀宋延肇被武林推举为讨伐灵君然的带头人。实际上二老是并不想和灵君然为敌的,但是当时形势所迫。而且灵君然的做法,的确是引起了众怒,二老没办法,只得出山。当时二老也都四十有余了,就本身而言。太师父他老人家还是当朝的将军,还是要公职侍奉皇上左右的。

    这时的李麟昊突然想起来:“哦,原来你还是宋前辈的徒孙啊,按道理我还比你大一倍呢”。但是李麟昊没有声张,毕竟雷恒也在这旁边,而是静静的听着时风云一直往下说。此时的雷恒突然插了一句,说道:“是啊,当初,我师父还是通天教的人呢”。李麟昊说道:“居然还有着一出”。张珺保也是吃惊,没想到关系都这么复杂。

    时风云没管那么多,又打了雷恒一下,说道:“就你话多,谁让你打断我的说话的”;“对了,我刚才说道哪了?珺保兄弟”。张珺保说道:“刚才说道了宋前辈还是要办理公职的”。时风云说道:“对,太师父他还是需要侍奉皇上驾前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并不允许他就这样了”。

    此刻的林前辈就找上了门,二人因为是结拜兄弟。一同对敌必然需要演练战术。所以太师父他就提前告老,为了阻止这场江湖的腥风血雨,这场战斗必须打胜。所以没过多久,二老就向灵君然下了战书。灵君然自从重创了各大门派之后,一直罕逢敌手,突然有人挑战,实在是欣喜异常。但是手下教众却有异议,毕竟这二人的实力也是世所罕见,若是二者联手的话,很有可能伤到教主的圣体,提建议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桓法弘。灵君然勃然大怒,就算是千万人联手又何妨,只要能击败我,我就敬他是个英雄。

    灵君然的一席话,整个碧游宫的大殿是鸦雀无声。底下的教众没有办法,只能任由教主去做。灵君然接受了战书,相约一个月后在紫芝崖的后山崖进行决斗。但是中间安排的环节出了问题,桓法弘因为担心教主的安全,有意把教主先请到了后山崖。然后把二老引到了碧游宫,本意是借机把奔雷飞神林敬堂和风魔怒刀宋延肇一网打尽。怎奈没有灵君然的碧游宫内,怎么可能会有二老的对手,就算是你机关算尽、战法频出,那又怎样?

    旁边的雷恒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当年的师父的布置还是非常巧妙的,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擒住那两人了”。时风云又是锤了雷恒一下后背:“你怎么还这么话多,不要打断我说话好不好?你这个阶下囚,赶紧走”。

    刚才雷恒说的也没错,林敬堂和宋延肇的功法配合起来,那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两人一刀一剑,一雷一风。两人是愈战愈勇,那虎虎生风的气势,魔教众人是碰着死、挨到亡,用雷法、风法、刀法、剑法,那是一挑一个,一扫一圈,杀得魔教是丢盔弃甲,哀嚎漫天,整个魔教教众,被这次攻击,都减少了五分之一。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整个碧游宫都已经血流成河了,尸体成山。

    但是人总归是会累的嘛!而且桓法弘阴险狡诈,各种暗器、武器、歪门邪道层出不穷。最后使用了不知道一件什么武器。差点就把二老给困住了,但是这时灵君然回来了,本来灵君然还在后崖午休呢。手下的人,也没敢禀报。实在吵得不行了,灵君然怒道:“什么情况?怎么那么吵?”手下人也不敢隐瞒说道:“启禀教主,碧游宫应当是正在发生战斗”。

    灵君然这次真的勃然大怒了,说道:“混账,怎么不早点禀报我”。那手下人连忙跪倒,磕头如蒜,说道:“教主饶命,小的实在不敢打教主大人您午休,所以…请教主饶命”。灵君然还没想着动手,直接闪挪身形,很快就来到了碧游宫。看到这一袭惨象之后,灵君然突然想发难,但是转念一想:“没有理由这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二位人物,有意屠戮碧游宫啊”。

    灵君然喝声说道:“都给我住手”。教众看到这种情况,不约而同的就停止了进攻。一时间渐渐体力不支的林敬棠和宋延肇也算是暂时舒缓了一口气。灵君然还没说话,倒是宋延肇率先发难,说道:“灵君然,你这什么意思?身为一教之主,居然如此的恬不知耻。使用众人围攻我们,简直不是英雄所为”。林敬堂一下就明白了宋延肇的意思,暗中赞叹老友这脑筋转的真快,必须尽快站定自己的立场,不让桓法弘有辩驳的机会。灵君然一听这情况随即大声呵斥桓法弘:“这是怎么回事”?桓法弘本想解释,灵君然并没有给他辩驳的机会,而是一声敕令:“赶紧给我退下,我的名声都要被你毁掉了”。灵君然接着说道:“二位先不管那么多,我绝不会乘人之危”。一旁的林敬堂似笑未笑的一声说道:“要不是你下的命令,你敢这样吗”?

    一旁的桓法弘一看这情况,说道:“教主,这两人明显是在跟您置气啊。不若除之而后快”。桓法弘从来都是一个铁腕手段的人,对于通天教的发展,有着莫大的贡献。灵君然厉声说道:“这种事,还需要你教我吗”?看着勃然大怒的灵君然,桓法弘一时也是没有了言语。灵君然此时又开始了自己那有事没事自言自语的状态:“为深渊界的各位献上墓碑;那死灰复燃的不是涅槃的凤凰,而是那不愿逝去的咒怨游魂;请恕我打断永恒血战心怀卑微,为至高的愿景,以凡人的鲜血献上一杯祭奠。愿你囊内的寒铁箭永不枯竭!愿你掌中的秘银箭离弦如飞!愿你指尖的精金箭破敌尽碎!”

    旁边的林敬堂和宋延肇,也是不知道这种情况。不过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二人,也没有言语,此时那灵君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