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赶紧来到了后院,却不见二人的身影,不由得十分奇怪。就在这时后院出现了一群人,李麟昊已经感受到了,虽然说有所隐藏。但是李麟昊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看打扮和作风,还有那这种感觉。虽然模糊的看着有人穿着便衣,李麟昊感觉这不就是飞虎军吗?李麟昊很是郁闷,不至于这群臭番茄烂鸟蛋就能把两人给抓了吧,这不科学。

    李麟昊厉声问道:“你们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干嘛,就凭你们这些人是不可能对我们造成威胁的”。只听有人搭话说道:“我们只是奉双煞之命前来观察你们的动静”。李麟昊地第一次听到辽兵说话这么直接的,也是又好气又好笑,问道:“那刚才在说花卉的二人,你们有看见吗”?一群人都摇摇头,然后队伍中就有人说道:“我们并没有看见有人在此赏花啊”。李麟昊说道:“你们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喽,面对着我们这群人想要活着离开,我怕你们没有那份运气”。又有人搭腔道:“我们是真的没看见,真的只是奉命前来看你们的一举一动罢了”。看着这样一群人,李麟昊是没有了杀气,这时宋灵芸她们也早已过来了,就说道:“怎么?这是”!时风云一看这群辽兵,习惯性的就是想要除之而后快。

    这时几个人都制止住了时风云,旁边的王筱璃说道:“时公子,还是不要一直把武力浪费在事情上,不若与我谈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反而更加有意义呢”。时风云眼看着林诗雨还在身边呢,立马躲开说道:“姑娘,请自重,男友授受不亲”。王筱璃笑着说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少点套路,多些真诚,让我们宽衣解带,哦不对,让我们坦诚相待”。旁边的宋灵芸一看这种情况,想说什么,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倒是林琳立马解围说道:“筱璃,你不能总是肆无忌惮的想调戏谁,就调戏谁,光天化日的不好吧”。林琳说完之后,也没等王筱璃搭话,就走到李麟昊跟前说道:“有问道什么有用的信息吗”?李麟昊说道:“并没有,关于诗雨和苏姑娘的消息,怎么就感觉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林琳说道:“不至于吧,以二姐的实力,这群人怎么看起来也不像是菜呀,或许她们出去玩了呢”。李麟昊说道:“有吗?并没有见到她们有出门的迹象吧”。林琳说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些杂碎我不觉得能对二姐她们造成威胁,你看这群人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之后,时风云说道:“怎么办?没有必要留活口啊,万一出什么幺蛾子,岂不是放虎归山”。李麟昊说道:“感觉这次他们和原来的飞虎军不大一样,底气上他们似乎并不愿意来参与这项任务一样”。林琳说道:“那你们赶紧滚吧,我们不想滥杀无辜,你们也不要再回来,要不然好运不会有第二次”。这群人一听,立马作鸟兽散,谁敢留下那是自己作死啊。一群人刚想迎面想从大门走呢,林琳说道:“怎么来,怎么回去?谁让你们可以走大门的”。李麟昊问道:“原来你这有后门啊,她们难不成是从后门走了不成”。林琳说道:“后门肯定是有的,我留的后门是狗洞”。李麟昊心说话:“你也是够损的,非得让这群人钻狗洞”,不过想想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此时一赖跑了进来说道:“掌柜的,门口有人要来拿人”!林琳开口的第一句倒是:“一赖,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休息的还可以吗”?一赖说道:“先不说这些了,是贾行家领着一群人来要人”。林琳说道:“哦,胆子还真是不小啊,随随便便就敢上门来要人,还真是不怕死呢”!李麟昊听到这,说道:“还没给他们说交换条件,就敢来了,这贾行家也是任性啊”。林琳笑着说道:“谁说不是呢”!

    闯进来的这个人正是贾行家,见还没人来嗓子就喊起来了,简直想要吓到一大群客人。时风云一时技痒难耐,看着来的这群人,似乎需要被削一顿才能住嘴,二话没说。身体一使劲一晃来到了贾行家面前,贾行家说道:“你想干什么?想打架啊,我可不怕你”。时风云说道:“诶,你多虑了。小的并没有想要和你动手的意愿啊”。贾行家心说话:“可以吗?小伙子,还蛮谦卑的”。但是随即飞起脚来,一脚一个;打起拳来,一拳一个,那掌法和脚法真是迅疾如风,贾行家带来的一群人全给踢倒了、打残了。

    贾行家一看这情况,还想动手呢。林琳大声说道:“姓贾的,你来做什么?”贾行家心说话:“我是来要人的啊,怎么这个小子比我还不讲理上来就动手”!贾行家说道:“我大师兄在吗”?剩下的几十号人一拥而上,军呼啦一声扑过来把时风云团团围住。贾行家一看这个情况,似乎也不需要自己动手了,就想着自己的弟兄们,好好修理一下眼下这个人。林琳说道:“你师兄还没死呢?关键是你有什么资格来讨人,还把老娘客栈的客人吓成这个鬼样子,你担待的起吗”?

    而时风云是有意要活动活动活动筋骨,有意把这群人往外面引。众人见他赤手空拳,一群人想欺他个手无寸铁,刀枪棍棒随即就扎。时风云闪身躲过枪头,往里一转身,左手抓住了棍杆,飞起右脚把一个个官军踢出一丈多远,然后用大枪跟官兵动起手来。时风云虽然被这群人围住厮杀,仗着武艺在身,对着这群人就是一路大开大阖,只听噼哧扑哧之声不绝,杀得这群人胆战心惊。时风云不热身就算了,一热身,就想把人置于死地。

    李麟昊一看这个情况,客栈还是要开的,都是尸横遍野那该有多不吉利。立马上前制止了他,贾行家一看手下的这群人真是酒囊饭袋,本来还觉得这小子是谦卑范呢,没想到是在出气啊。但是眼看着这么多人呢,贾行家想起了师父说的话,而且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立马低声说道:“林老板,现在大家都受通天教主摆布了,大家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林琳笑的差点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