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风云本来还想挣扎,但是王筱璃就这样挽起了他的手臂。纵然时风云堂堂八尺躯,但是毕竟一个美女依傍左右,似乎心中多了一道从未有过的暖流。想推开却始终没有下手,时风云没办法只能陪她往伊籁阁去了。对待突如其来的这种事,作为直男癌的时风云是没有什么应对之策;而且就上次而言,他还打不过王筱璃,要是总不给人面子,万一这女子在发疯,想想也是尴尬。想到这,时风云就只能前往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客栈内的李麟昊和宋灵芸还在聊着天呢,听着宋灵芸的一席话,李麟昊想了一想,也觉得这事情大有可能,不禁说道:“也许情况的确如你所说,但是眼下的确还是需要找一下她们的踪影呢”!宋灵芸笑着道:“也对,寻找这件事,实属必然。但是这擒白虎的事情实在是需要商讨一番...”宋灵芸话还没有说完,李麟昊眉头紧皱的打断了她:“我们还是出去看看吧,如今多事之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不如早做防备”。宋灵芸本想把她提的条件说出口,但是现在却觉得怎么都没有说的必要了。

    出了房间门,很快李麟昊二人就和林琳掌柜的相遇了,当然一赖还是在特别忙的忙于招呼客人。李麟昊此时说道:“怎么?时兄呢?”林琳笑着说道:“貌似被筱璃拐跑了”。李麟昊还没把“这都可以”说出口,一旁的宋灵芸问道:“怎么?风云大哥被拐跑了”!林琳依然一脸笑意:“也许只是当一次护花使者吧”。宋灵芸小声哦了一声,这时李麟昊问道:“话说,老板啊,您这地牢怎么样啊,需要有人一直守护吗?珺保还在那里呢,对吧”!林琳回答道:“其实牢房是没什么问题了,昨天是时公子执意要看守的,你不也在吗”?“现在必须腾出人手来,怎么也得去寻找一下诗雨、苏姑娘,看看伊籁阁什么的”,李麟昊虽然说的似乎轻描淡写,但流露的仍然是莫大的关心。林琳回道:“李公子所言极是啊,二姐她们到底跑哪去了?还劳烦你们找找,难不成回苏满楼了?但是堂内的人也没有看到她们从大门出啊”!

    “你先忙,我先去叫一下珺保”,李麟昊听着林琳的一席话点头示意就本着地牢去了。张郡保看着来到的二人,道:“怎么?你们二人这就来了”。李麟昊说道:“留你一个人看着,也是辛苦你了,刚才贾行家有什么特殊的举动之类的吗”?张郡保说道:“那倒是没有,我看了下都是些跌打损伤的药”。李麟昊突然问道:“哦,对了。你有看到诗雨和苏姑娘吗”?“这个倒没有,并没有进来过呢?怎么了”,张郡保也是有些担心的问道。“关键是这二人现在踪影全无了”,李麟昊的语气中不乏透露着不安。张郡保也突然紧张了,说道:“怎么?这两个大活人就凭空消失了,赶紧去找吧”。李麟昊面色凝重,想说却没有说出口,倒是宋灵芸化解了这个气氛:“也没有他说的这么夸张,虽说没看见二人,但是以她们的实力,按道理是不至于就出现了什么危险的”。张郡保似乎是没听见她的说话一样,而是立马就冲出了地牢,说道:“喂,还愣着干什么,走,去找人啊”!

    没想到张郡保的反应这么激烈和迅速,李麟昊和宋灵芸也只能跟了出去。要是往常,很难会看见张郡保如此的激动,但是今天的反常,的确让李麟昊也有点莫名。张郡保急了慌忙的问道:“她们是怎么不见的,大堂的人没看见,这院子有后门吗?怎么走了都不打一声招呼?现在该去哪里寻人呢?她们什么时候走丢的”。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张郡保,李麟昊第一次感受到了,似乎对林诗雨的关心都比不上一个珺保。李麟昊说道:“反正我们分头去找吧,这种事一时半时也说不清”。看着两个大老爷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宋灵芸说道:“喂,你们两个别急啊,就这么慌不择路的去寻找,简直就太丢脸了”。宋灵芸说出一席话的时候,明显带有着你们没脑子的语气。

    “现在的情况是,依我所见。她们应该是没有危险得,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再者可能寻找的也不过三个地方:苏满楼、伊籁阁、长生库。目前桓法弘应该没有精力和实力对我们造成威胁。就算你们说的通天教主,也并没有要掳走她们的理由吧”,宋灵芸说的很大声,也很有道理。很快二人至少不会在那么匆忙。李麟昊说道:“那这样好了,我们先去苏满楼,等下再兵分两路前往伊籁阁和长生库”。张郡保说道:“目前也只能这样了,走起吧”。

    到了苏满楼,店小二就迎上来了,问道:“各位客官吃点什么。”又说道:“我这就给你们准备座位”。张郡保道:“你们老板娘呢,怎么没看到呀”。指着账房说道:“老哥,这几位来找我们掌柜的,你知道在哪吗”?那账房说道:“这几位客官啊,掌柜的今天不在店内,要是需要什么饭菜的话,有我们这些伙计就够了”。“那贵掌柜的就没回来过,最近楼内有什么异样吗”?“并没有什么异样,掌柜的经常放心的把店铺交给我们这些人打理,这自然是对我们莫大的信任”,那账房虽然不知道这群了想干什么,看起来不是坏人,所以回话的时候,也是没什么保留。账房指了指张郡保和宋灵芸说道:“我记得二位之前来过我们这吧,怎么就问起我们老板娘来了”?张、宋还没来得及说话,李麟昊一看这情况说道:“要是你们老板娘回来了,就告诉她去旧时客栈好了,我们很担心她”。还没等那账房说话,一行三人就离开了苏满楼。

    张郡保看到这种情况,火急火燎的说了句:“我去伊籁阁了,你们去长生库吧”。张郡保一转身以就已跑出了数米。李麟昊此时喊道:“无论怎样,我们等下还是回到旧时客栈碰头吧,要不然怎么也不知道找没找到人啊”。大老远传来张郡保的声音说道:“好,赶紧去找吧,时间越长越危险”。“静一下,你闻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