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来人,正是苏婉儿。苏婉儿急忙说道:“李公子,不要冲动,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要互相伤害了。你们也赶紧收手吧”。李麟昊还没说话,这时的宋灵芸就问道:“没看出来啊,早前苏姑娘手下有这么多高手,为什么不和桓法弘以及通天教主他们抗衡呢”。苏婉儿见招拆招笑着说道:“宋姑娘见笑了,他们几个哪是高手,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别看他们轻功那么快,实际上功法还差得远哩”。

    “哦,真的是这样吗?我倒真的想试一试呢”,宋灵芸可是不信这个邪。苏婉儿说道:“宋姑娘,不要这么较真嘛,谁受伤了,我都会很难过的,何必呢?想练手的话,完全可以去五柱之阵嘛”,看着开始较劲的两人。灵芸还没说话,麟昊说道:“敢问苏姑娘,那诗雨去哪里了呢”?苏婉儿的眼神里有些闪烁了,说道:“咦,林姑娘没有落在旧时客栈吗?我是因为收到飞鸽传书,有急事才回来的”。听到这,李麟昊是不相信苏婉儿说的话了。本来只是想让两个女人,暂时偃旗息鼓罢了,现在的状况,可是对苏婉儿非常的不满了。李麟昊强压心中的愤懑,但是语气仍然有点深沉的说道:“没想到苏姑娘也没看到诗雨啊,那真是奇了怪了。那么你是怎么回来的呢,大堂的人似乎没有看到你呢”。苏婉儿依然笑意盈盈的说道:“就算是李公子你这么问的话,我的确是在客栈和林姑娘分的手。也没错,我的确没走大堂,虽然后墙之高,但是于我而言并不是怎么难事”。宋灵芸此时是按耐不住了,说道:“那你认识萧奉先吗”?

    还没等苏婉儿说话,手下的那几人倒是有一些一样,感觉杀气突然就上升了一般。李麟昊并没有搞清楚这是哪一波,就碰了一下宋灵芸的胳膊轻声问道:“你这是什么套路?萧奉先是谁?现在不该是问诗雨吗”?苏婉儿仍然笑意盈盈的说道:“我虽然是一个汉人,如果说我不认识,宋姑娘怕是要质问到底了是吗?萧奉先我似乎听过呢,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辽人吧,这种人恶贯满盈。难不成和宋姑娘有什么关系,那我还真是开了眼了”。虽然李麟昊并没有察觉出来什么,但是火药味的确是越来越浓烈。宋灵芸一看要把这个皮球踢给自己,就说道:“关系倒是有的,不过有些恶劣吧。毕竟我怎么也算是他仇人的女儿吧”。房顶上的几人是站不住了,看着宋灵芸说话,这是必然拉仇恨的节奏,李麟昊知道萧奉先这个角色看样是引爆点了。李麟昊本来不想动手的,但是这情况收不住了,八个人直接奔了过来,宋凌云笑道:“这是要暴露本性了吗”?

    一看宋灵芸怎么也有些反常?李麟昊很纳闷,但是情况是不容许他这么质疑现在的情况了,他必须投入战斗了。苏婉儿看着没办法阻挡了这件事,当然她也不太想阻止了,但是她却不忍心拿李麟昊下手,那就只能拿宋灵芸开刀了。苏婉儿说道:“你们几个先制止李麟昊把,剩下的这女子就交给我来吧”。几个人诺了一声,就把李麟昊和宋灵芸团团围住了,因为一时半时,这两人还没有分开。

    两人对望了一眼,李麟昊说道:“灵芸?你觉得苏婉儿你打得过吗”?宋灵芸说道:“你未免太小瞧我了”。李麟昊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一定要格外小心,她们应该是很擅长使用什么毒之类的。另外战斗开始,我们很可能就被打散了,所以我提前告诉你一声”。宋灵芸说道:“放心,你还不够了解真正的我”。宋灵芸说完话之后,风法·掌空波就冲着围拢的群人杀去。这群人听了苏婉儿的命令后,并没有迎战,而是闪避开了。紧接着迅速的把李麟昊威龙包抄。

    宋灵芸还想回转身形,想要怎么也得对几人造成伤害吧。但是苏婉儿说道:“刚才的气势哪去了,不是要找我战斗的吗”?宋灵芸说道:“对付你,不会花费太多时间的”。“呦,本事不大,口气不小。跟你爹还真是有不少相似的地方”,苏婉儿嘴上也是不饶人。“你提起我爹,我看那萧狗贼才是跟你十分般配啊”,宋灵芸说话狠起来也是就要爆粗口的节奏。二人斗在一团,那是互不相让。苏婉儿说道:“果然你卑鄙起来,跟你爹的德行真是不遑多让”。两人的嘴里是骂骂咧咧的,打架的时候也是功法都忘记使用了,活脱脱的演变成了农村妇女打架的现场,这就是打算互殴的状态罢了。

    可是互殴终归不是常态。苏婉儿毕竟在经验上是要碾压宋灵芸的,而且在骁勇方面,应该是更有体力的那一方。苏婉儿运用丹田之气,以意导气,力随气出,做到形、气、劲、意的完整统一;拳风、掌风、腿风、脚风,施展的都极为凌厉和快速。宋灵芸想道:“不能这么打下去了,全靠近身战,很难占到她便宜吧,到底该怎么破呢”?

    苏婉儿可不给宋灵芸想那么多,一方面也许是近身战更有优势,另一方面也许是不想毁坏房屋吧?看着苏婉儿的近身拳法,在攻防两端上都非常强势。阴阳并用,以气透劲。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放而不放,留而不留,疾而不乱,徐而不弛,整个状态跟之前判若两人。这时的宋灵芸脑海中划过哥哥的一席话:“吾未战死便当死战,那就硬刚好了”。所以宋灵芸也慢慢恢复了冷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一时间可以说二人在争斗上是一时瑜亮。

    苏婉儿这快中有慢,慢中有快,刚柔并进的拳脚相向。宋灵芸在宽心了之后,做到了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整个身体机能和节奏完全是攻防有致。虚虚实实,攻守相接,升降自如,能隐能现,蜿蜒缭绕,变化万千。一时间苏婉儿不禁说道:“可以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拆招,你够可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