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珺保说道:“我当时就开始质问他们的,我跟麟昊你的心情一样。但是那个男的似乎是受气包一般,直接就把我这条腿给伤了,本来只是轻伤。妈的,老子这仇一定要报”,说到这的张珺保情绪非常的激动。

    这时林琳就把大夫带来了,紧跟着一赖也准备了各种热水毛巾什么的。大夫立马给珺保把脉,说道:“这位少年,应该只是受了皮外伤。只是这条腿…”,张珺保说道:“我这条腿怎么了?难道就会一直跛下去了”。看着这么激动的张珺保,大夫吓了一跳,说道:“这到不至于,上了夹板,有些时日休养就一定会恢复的”。张珺保这才舒了一口气。大夫说道:“我这就给你开些药吧,小二,赶紧帮他擦洗一下,待会我帮他上夹板。当然还得有人熬药什么的,就赶紧动起来吧”。没过多久,张珺保的腿算是固定的可以了。“这里谁是他的家人啊,借一步说话”,那大夫小声的询问。李麟昊一惊,赶忙来到了大夫的身旁,说道:“珺保是我很好的兄弟,他说他无依无靠,姑且我就算是他的家人吧。怎么了,大夫,难不成你刚才骗珺保的”。

    “诶,少侠多虑了。那位年轻人的腿是一定能恢复的…”,听到大夫说了这一席话,李麟昊算是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您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骗他的呢”。大夫又说道:“我想说的是,看着他年纪轻轻,但是他可能没办法长高了”,大夫叹了吐口气然后挥手就要告别。李麟昊说道:“不会吧,就没有什么办法可吗?他以前可是一直嘀咕要比我长得高、长的帅的。这件事我没法向他交代啊,您再想想办法呗”。大夫接着叹气说道:“老夫也是无能为力啊,就有劳公子告知了。对了,谁把这医药的银子给一下吧,我得回去了”。“好吧,我去叫人结算一下”,李麟昊是心中不免有些感伤,让宋灵芸帮忙把银子结账之后,也不知道怎么跟珺保开口说这件事。

    李麟昊身上的伤基本是好了,但是看到张珺保之后,他决定飙一下演技。反正表情什么的,都是痛苦万状。是不是的还是咳嗽什么的,张珺保看到这,说道:“不会吧,老铁,你这看起来比我还严重”。李麟昊只能靠这种掩饰,尽量浑水摸鱼,然后等哪天珺保心情好了在告诉他。张珺保说完后,宋灵芸也看到了这个状态的李麟昊,就询问道:“你没事吧,不是吃了解药,整个状态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吗”?李麟昊没想到宋灵芸会过来补刀,他跳过了宋灵芸的问话,对着珺保说道:“我们是同病相怜,所有痛苦我们一起扛”。宋灵芸不知道他这是闹的哪一出,直接就问道:“还是言归正传吧,眼下诗雨可能被魔教捉去了。才外长生库和伊籁阁,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还有我们得去擒白虎。来,怎么商量个对策吧”。

    她也不避讳了,虽然此刻林琳也在。林琳说话了:“我这是要回避了,是吗?你们几个聊,我就不打扰了”。此时的李麟昊说道:“老板娘,灵芸她不是那个意思”。林琳说道:“没事,你们先换个房间吧。这个房间我叫人修理一下,另外就是我确实也该去看看大姐她们。你们就聊你们的好了,对策一定要好好制定哦”,林琳这就出了门。宋灵芸说喃喃道:“本来是不想避讳她的,既然如此的话,那当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一旁的时风云对着李麟昊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抬人去隔壁屋里啊”。

    早已经习惯了时风云这种状态的李麟昊也是笑而不语。不过既然要腾腾地方的话,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几人转移了一下房间,随即张珺保开口问道:“当下之际,我们是先救人,还是先擒虎呢”。众人思前想后,开口的当然还是李麟昊了:“目前的状况是,就算现在去救诗雨,怕也只能深陷火坑。但是我不能去救她,我于心难安”。时风云说道:“你说了等于没说,要是依我看,擒什么擒啊,直接杀了算了”。宋灵芸说道:“风云大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简单粗暴”。其他人还没说话:“喂,怎么了你们这群人怎么就瞬间感觉没脑子了呢?话说一个两个之前的机灵劲呢”?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宋灵芸怎么就这样了,难不成连续受了刺激了?

    李麟昊本来想问问时风云,但是知道时风云的性格更,也没有说什么。他想看看时风云的表情来判断,以前的宋灵芸也是这个状态吗?不过从时风云的深情来看,似乎也有着不少惊讶。看到这李麟昊说道:“灵芸,不要这么激动。我们这不是从长计议了吗?别急啊,商量也不可能就是一下就能有答案的”。宋灵芸也是感受到自己的言辞有些激烈了,就说道:“我的意思是,大丈夫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所以我们不如直接去擒白虎吧,至于怎么擒,我想你们俩也许有经验”。

    这个话题,直接抛到了李麟昊和张珺保的面前,虽然他们不知道宋灵芸是怎么得知他们和白虎战斗过的。但是却也非常佩服现在的宋灵芸是异常的冷静,而且有着不可多得的分析能力。李麟昊看着宋灵芸说的话,如此斩钉截铁,也不想就打断她的意见,此时就接话道:“我和珺保的确是和战斗过,虽说是战而胜之,但是并不知道当时它有多少实力,最多而言不过三成”。时风云此时惊讶道:“没想到你们还和白虎战斗过,为什么我却没遇到过?这种好事,就该让我去尝试一下啊”。张珺保一旁一直没说话了,苦笑着说道:“时兄,我看你还是每次不要都那么善战,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能赢。完全是因为侥幸,而且还有某些特殊原因罢了…”李麟昊咳嗽了几声,说道:“从和白虎的战斗状态来看,它的金身护体的确是非常棘手。但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为什么通天教主不自己动手,非得假借我们手。我觉得白虎就算有十成功力,通天教主也未必会是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