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惯了各种场景的苏婉儿,也是对李麟昊的做法表示默许了。祝悟能无奈也只能任由这两人瞎胡来。祝悟能感叹道:“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二人依着祝悟能的走法很快来到了那气势辉煌的魔教后门了。有守门人就问道:“平时没看见您会带着人,这次还带了两个,大人您这什么时候改了秉性啊”。祝悟能也没多说话:“赶紧开门,什么时候你的话变得这么多了”。守门人也是奇了怪了,平时的祝悟能并不是这个风格的。没多接话,虽有迟疑,但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只得开门让他进去。

    三人进了门,祝悟能说道:“怎样?是不是有我就方便多了”,李麟昊心里暗自发笑:“这把我们带进来,还能高兴成这样,那灵君然看人的眼光行不行啊!话说回来,这的确帮我们省去了不少环节”。李麟昊一直在心里说着话呢,苏婉儿看到这就说道:“这个自然还是要感谢你的,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穿成这样,是不是太显眼了,穿一下教众的衣服应该会更妥当吧”。祝悟能说道:“这有何难?我就带你们去找一下好了”。

    苏婉儿说道:“就不劳你的大驾了”,说完转身就施展轻功离开。祝悟能刚想回她话呢,忽听得李麟昊疏说道:“随她去,还是老办法来的最直接”。片刻间苏婉儿就回来了,对着李麟昊晃荡了一下衣服说道:“穿上”。祝悟能叫道:“你们不可以这个样子,伤害我们教众,就相当于伤到了我的手足…”苏婉儿示意他不要叫:“没事的,我不过就是打晕了两个小兄弟而已,伤害他们不至于”。看着苏婉儿说话这么轻柔,在加上如水一般的眼神,就算是女扮男装,也掩盖不住那无可抵挡的魅力。祝悟能看到这、听到这,说道:“姑娘,怎么看都是温柔如水的女子,想必也不会无故害人的”。说着三人加快脚步,很快就来到了所谓的牢房。

    依仗着祝悟能的身份,李麟昊很快就能在牢房中,看了一大圈,可是根本没有林诗雨的身影啊,他感到非常的奇怪,这时,李麟昊就问苏婉儿道:“请问苏姑娘,当时你是什么时候和诗雨分开的,为什么珺保说他的确是眼见到魔教的人,掳走了诗雨呢。按道理,你们当时不该是在一起的吗?虽说后来分开了…”苏婉儿还没说话,一旁的祝悟能说道:“别一口一个魔教成不成?你们眼前好歹有个大名鼎鼎的通天教散人呢”。没人理会祝悟能,苏婉儿说道:“当时的确是我笨林姑娘在一起没错,而且她也是确实跟随我出去的。当时我是急于回到苏满楼,而林姑娘当时也跟我讲述了,她失忆的事情…”李麟昊就没有让苏婉儿在说下去了,他向苏婉儿点了点头,对着祝悟能说道:“你们的密牢在哪里?这里是断然找不到诗雨了”。祝悟能说道:“这你可就难为我了,本教的密牢甚多,我知道的有一些。我不知道的更多,要是一个一个找的话,指不定需要花费多少时间”。

    “我不管,你要带我一间一间找,我必须找到她…”,看着言辞间有些激动的李麟昊,苏婉儿止住了他的说话,然后轻声说道:“李公子,我们不如从长计议。毕竟我觉得祝悟能还是靠得住的”。祝悟能听到这话,说道:“那是自然。在我眼里,女人永远是第一位的,其他的依次排开”。苏婉儿不知该哭还是笑,李麟昊也是尽量安抚自己的心情。毕竟这可是在龙潭虎穴,没救到人不说,还把自己搭进去了简直得不偿失。

    “不如这样吧,你们跟着我去我的房间吧,有些事还是需要从长计议的”,祝悟能从爬上了后崖之后,整个像换了个人一样。这令李麟昊非常诧异。不过看着点点头的苏婉儿,李麟昊觉得这也不失为缓解的一种方式。不过苏婉儿问道:“话说,你的房间到底是什么样子,我比较喜欢一人一间”。听完这句话之后,李麟昊差点昏倒,祝悟能说道:“这你就放心好了,我毕竟也是教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安排的房间自然包您满意”。

    到了房间之后,才发现还像那么回事,空间是不小,可是只有一张床啊。不过床倒是大的离谱,祝悟能说道:“这是我特意改装过的,厉害吧”。李麟昊说道:“大哥,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是一大堆废话。就不能安静一些吗”?李麟昊这时又对着苏婉儿说道:“苏姑娘,你只管休息便是。有我看这这厮,大不了打个地铺,你就放心好了”。苏婉儿兴许是真的累了,都没有好好打好招呼,就突然睡去了。

    李麟昊问道:“话说祝大哥,我记得当年的关于你的传说,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啊”。祝悟能一看李麟昊把称呼都改了,不由得也是有些小诧异。祝悟能向来直肠子,立马就聊起来:“不瞒兄弟说,我当年的确是风华正茂,不像现在都已经懒得打理自己了”。听到祝悟能开始讲故事了,李麟昊就觉得有戏。而且也不像喋喋不休那种状态了,自顾自就觉得有聊下去的可能了。“承蒙兄弟能和兄弟聊得来,我这就让教众准备一些菜”,祝悟能刚想出门,李麟昊一把拉住了他,祝悟能说道:“兄弟,你不信我?我就在门口叫人,让他门等下端来就好。你不信我,你就随我在门口,听着我说的一字一句”。李麟昊说道:“小弟,不是这个意思,是苏姑娘在休息。把她吵醒了,终归不是太好”。祝悟能说道:“那我们就以茶代酒好了,反正准备些吃食,也是无碍的”。李麟昊坳不过他,就听了祝悟能的吩咐了。

    祝悟能也确实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而是立马回到了凳子上,说道:“兄弟,我帮你也是有原因的。除了我喜欢美女这个幌子外,看的出你想救的这个人对你很重要”。李麟昊说道:“的确如此,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是怎样的心情不过我倒是想听一听祝大哥的故事”。这时酒菜都来了,李麟昊说道:“不是说不要酒的吗?”祝悟能说道:“没酒多没意思。你看这不是也上了茶水吗?我特意向他们嘱咐过了呢”。李麟昊只能笑笑不说话,二人开始吃起来。这时祝悟能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其实我也曾经爱过一个姑娘,不然怎么会记起哪些旁枝末节,她喜欢做的菜,她说话的声音,她执念的种种,她笑起来的模样…”,祝悟能竟忍不住的自斟自酌起来,还记得:“那年秋风萧瑟,黄叶飘零。你以为是肃杀之景,可并不是这样,那条道路并不宽,两边的树木却也参差不齐,但是却是秋高气爽,让人舒缓的状态。那天我一袭青衫,一壶淡酒,一曲长歌,感觉真是简单的快乐。但是秋风总会给你找点柔情。那道路上有辆马车缓缓来过,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轿子里的是美人。果不其然,就在她从我身边路过的一刹那,她把那马车的帘子拉开了。突然觉得时间仿若静止了一般,她也称不上有多美丽,但是却是我一眼钟情的模样了,她那含笑的眼睛,一刹那就击中了我的心房。那时我也觉得,她对我也许也是一件钟情的”。祝悟能喝了一口酒,吃了几口菜,一旁的李麟昊听的也是很认真。

    “只不过…”,祝悟能还没把话说出口,李麟昊就接着话说道:“只不过天意弄人,到最后只有那不愿意想起的过往,要不然便会觉得心如刀绞……痛不欲生”,祝悟能不由的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