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就喝的很醉的祝悟能,突然都有些酒醒了。说道:“真的假的,竟然还有好戏,什么好戏。老夫已经许久没看戏了”。李麟昊说道:“二位就不要闹了,现在救人要紧。哪有什么好戏啊”,李麟昊就想拉着二人前往密牢。此时的祝悟能酒劲上来了,嘟囔道:“诶,救人也不是什么急事,看戏要紧”。李麟昊听到这话就来气了,而二话没说就从祝悟能身上搜了许多解药出来,然后也不管哪是哪,径直的就走,然后回头恼怒的说了一句:“房顶上呢,自己随便看看,别看坏了肾”。“诶,你这臭小子怎么说话呢?不懂得尊老爱幼啊”,祝悟能本来就话多,现在就更放的开了,然后满嘴脏话的就开始飙起来了。

    一旁的苏婉儿一看这情况,没办法只能跟着李麟昊就往密牢走。祝悟能手里还拿着酒壶,没跟上去,也没飞上房檐,咕咚咕咚的又喝了不少。李麟昊来到密牢前,守门的人说道:“站住,这大半夜的就是不允许见囚犯的。况且凭你们俩这身份,也是不可能进入密牢来的”。“大哥,你可能有所不知。我们是来给房里的人送药的”,李麟昊立马摆低了一个姿态,套近乎的回答道。“唬谁呢?怎么看你们也不像教主的贴身亲信啊,还送药,屋里的人只需要送饭”,“喂,兄台,话可不能这么说,如果人一直躺着,终归是需要调理身体的”,一旁的苏婉儿立马过来圆场。“可是,我并不了解你们的身份。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可担待不起啊”,守门人的语气自然缓和了许多。这个世界上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降慢语速,好好说话;另外及时平缓心情,大家都不是随便爱惹是生非的主。

    很明显,李麟昊和苏婉儿的这你一言我一语,远远的要比把这些小兵打晕打伤来的更走心一些。“不过要是时风云肯定会直接动手了,可是这毕竟是魔教腹地啊”,也不知道为什么李麟昊突然自己就冒出了这句话。二人这一段双簧,在加上一些人情的打点。很明显那守门头儿就把他们放了进去,并说道:“时间待的不要太长,苑大人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要是出格了,我们可吃罪不起,好好献药即可”。二人自然条件反射的点头示意。

    “可是现在有这么多解药,怎么才能医治好诗雨的病啊。他喝的这么多,不会说的是胡话吧”,李麟昊像是在和苏婉儿在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你起开,我给她把把脉就是了,我还是略懂医术的”,苏婉儿看着李麟昊现在变得这么手足无措,而且说话都带着很明显的不自信时,心里也不知道属于什么滋味。“她这脉象四平八稳,而且面色红润。看不出是什么毒,也不知是什么药,怕是这么多解药也未必有用。而且…”;“而且什么?有话您就直说,我都扛得住的,也许这解药可能真的在灵君然那。我也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为了救好诗雨”,李麟昊说话的语气有些急切,但是也明显透露着果敢的执着。“我的意思是,很有可能她中的是巫术,而不是毒药。毕竟蛊惑之法,相对没有喂药这么麻烦”;“你的意思是她受了诅咒,这是外域的手段吧,真是卑鄙”;苏婉儿是一脸黑线的说道:“的确是如此,可是这并不是什么…算了,还是赶紧先用些解药试试吧”。

    李麟昊这突然醒悟过来,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接着又说道:“苏姑娘,我的意是…”眼看着苏婉儿摆摆手,“好吧,先服用一些解药试试吧”。但是服用之后,却依然也叫不醒。“有个故事你听过吗”?苏婉儿的这莫名其妙的问话,李麟昊回答道:“你这话的意思是…恕在下愚钝,实在是未能领悟”。“睡美人的故事,或许你一个吻就可以了”,李麟昊摇摇头,并不知道这个故事,也搞不明白苏婉儿说这番话是何意。

    事情是这样的,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以前,有个皇上和皇后一直没有孩子,但是在经过了许愿之后。睡美人就是一个皇后所诞下的那个孩子。但是在公主满月的日子,虽说是=皇后非常高兴,邀请了许多人前来赴宴,当然也包括很多江湖上的名士。却没有邀请邪恶的女巫,此事被心怀嫉妒和忿恨的女巫知悉,便不请自来,以“公主会被纺织机的纺缍刺破手指而丧命”的诅咒作为礼物。幸而最后还有个术士未献上祝福,她把女巫的毒咒缓解,使公主不会死掉。但公主仍会沉睡,直至有一个真心爱慕公主的人前来献上亲吻,公主才会醒过来。

    于是,皇上下令烧毁全国的所有纺锤。然而好巧不巧,公主十五六岁那年正好在一座古塔中,碰到了一个正在用纺锤纺线的老婆子,公主一挨着纺锤即倒在了地上。诅咒成真,公主一直在林中沉睡,四周的藤蔓荆条成为公主睡床的帘帐。年复一年的过去,直至有一天,一个年轻的王子路过,兑现了仙子的祝福,把公主吻醒。

    听到这之后,李麟昊陷入了思考的过程中,心说话:“这跟目前的状况不一样吧。而且也没有什么巫女啊。况且不该是去破除这种蛊术就行了吗?你这是绕着弯子想我干哈呀”。但是这话他也没把话说出口,而是真的开始一往情深的想要吻下去。这时苏婉儿说道:“骗你的啦,这种巫术,我大致了解过是什么了”。李麟昊差点气的要吐血了:“你绝壁是有意的,存心想要玩我是吧。我跟你…”,他转念一想好像不是大丈夫所为,进而彬彬有礼的说道:“那就有劳苏姑娘了,也不用我这样需要下这么大的恒心。毕竟我怎么看诗雨都像妹妹,虽然她比我大”。

    一旁的诗雨,猛地一下就直接坐了起来,说道:“你说什么?我比你大,我还只是个孩子啊”,说着蹭的飞下来就想拧着李麟昊的耳朵,说实在的李麟昊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