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最近没有活动筋骨了,此次刚好能活动一番,就说了句:“不用。你小心地上那群人就好了。眼前这人我刚好会他一会”。

    那虬髯大汉与李麟昊相距不过数尺,见他挥拳打来,势道威猛无比,只得出掌挡架。两人拳掌相交,身子都是一震。李麟昊不能使用功法,怕是会伤到村落,但看眼前这人膂力过人,拳法、脚法虽不娴熟,但是霸刀刚猛无余;也许是在社会上混久了的原因,李麟昊对他的攻击,他能尽量的躲开,李麟昊也是惊诧不已。

    李麟昊自前阵子和张珺保比武以来,最近已经很少有肉搏战了。李麟昊自负在手脚功夫上还是有些底子的,居然遇到一个土都这么难缠,心里是很不开心的。此时李麟昊的拳脚被那虬髯大汉一一化解。但是李麟昊自有聪明好学,看的出对方可能拥有一个很好的武学底子,但是应该是没有名师指点。虽然掌法谈不上精妙,内力也不深厚,但是这胆大手黑敢招呼的个性,着实让人不能有半分松懈。李麟昊不禁想要挑战的心情节节攀升,运掌成风,连进三招。虬髯大汉一一拆开,到第三招上,李麟昊掌力极猛,他虽急闪避开,但身子连幌几幌,险险中招,虬髯大汉心说话:“若再相让,非给他逼得摔死不可,这小子招法愈加凛厉了哈”。旁边的林诗雨都急了,说道:“给他点功法尝尝啊,没必要和他浪费时间,你就是使用雷法?麒麟,我看这人也是接不住”;林诗雨说的没错,但是麟昊并没有接他的话。

    眼见李麟昊左足飞起,急向虬髯大汉小腹踢到,当即右拳左掌,齐向对方面门拍击,这一招攻敌之不得不救,是拆解他左足一踢的高招。虬髯大汉这一招用的虽是重手,究竟未出全力。但高手比武,半点容让不得,李麟昊再以伸臂相格,使的却是十成力。四臂相交,咯咯两响,虬髯大汉只觉胸口隐隐发痛,急忙运气相抵。虬髯大汉岂知李麟昊学习的拳法甚多眼看这大汉拳法刚猛无比,李麟昊自然也是霸道相迎。李麟昊本身就是受过高人指点的,而且特别聪明,一占上风,拳势愈来愈强,再不容敌人有喘息之机。

    若是换了一些学过高人指点的人,那李麟昊不一定能罩得住这大汉,且这虬髯大汉原可跳出圈子,逃开数步,避了他掌风的笼罩,然后反身再斗;但是呢就因为没受过指点,而且这打法也比较捱,只能渐渐的落入下风。大汉也是实诚,愣是咬紧牙关,靠着这聪慧的身体天赋,武林经验,密密护住全身各处要害。这些招招全是守势,出手奇短,抬手踢足,全不出半尺之外,但招数绵密无比,周身始终不露半点破绽。这路掌法原本用於遭人围攻而大处劣势之时,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虽守得紧密,确有一个极大不好处,一开头即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相对而言那是一个密不透风。但是有好处就有坏处,这是故步自封,当然也是作茧自缚,不能反击,不论敌人招数中露出如何重大破绽,若非改变掌法,永难克敌制胜。

    李麟昊一招紧似一招,眼见对方情势恶劣,但不论自己如何强攻猛击,虬髯大汉必有方法解救,只是他但守不攻,自己却无危险,当下不顾防御,十分力气全用在攻坚破敌之上。

    斗到酣处,李麟昊一拳打出,虬髯大汉一避,但是那是虚招,拳变成掌、指尖成痕,疾风劲草般刚好带过,虬髯大汉那右眼就被擦到了,众人皆知眼皮极是柔软,这一下又是出乎意料之外,难以防备,大汉但觉眼上剧痛,虽不敢伸手去揉,拳脚上总是一缓。李麟昊乘势抢进,接连就数拳数脚正中那大汉的身体。此时强弱优劣之势已判,虬髯大汉半身凌空,正是被击飞出去的样子。林诗雨一看这情况,也不知道从那里找来的绳子,就把这大汉捆了个严实。

    “你这是干什么?”李麟昊问道,林诗雨说道:“我不捆住他,还不知道你们要打多久呢?现在该回去照看一下苏姐姐了吧”。李麟昊听了林诗雨的一席话,突然也觉得就是这么个道理,立马大喊了一声道:“你们都给我滚,不要让我在看到你们,要不然保准让你们人头落地。滚”。李麟昊是不会让,虬髯大汉走的,两只手就把他拽了起来,刚好脚绑的不是特别严实,可以走路。李麟昊就对林诗雨说道:“绑的不错,刚好能走路,谁教你的”。林诗雨说道:“本姑娘冰雪聪明,难道还需要人教”。“对对对,你说的都是对的,像你这么冰雪聪明的真是世间罕有”,李麟昊只能附和,毕竟难得诗雨的状态恢复的那么像原来的她。林诗雨道:“你非得拉上他干嘛,不如也让他随着那群山贼一起走好了”。

    “这哥们一看就是武术的好材料,没有他那群人是不能成事的。而且我看他很像辽人啊,带回去给苏姑娘看看,也许又会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被展现。我总感觉…”李麟昊说了一半,就被那虬髯大汉打断了说话:“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我不能离开我的哥哥们。谁是辽人了,我是百分百的汉人,百分百的大宋子民”。“我原以为你不能说话呢,没想到说起话来,还是那么铿锵有力的吗?没事,兄弟,我们又不会害你,还有事拜托你嘞”!林诗雨不知道李麟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那大汉也的确心思耿直,就没有去质疑李麟昊,也就没在言语。王员外就道:“不知公子所谓何意?莫不是这位被擒之人与你是旧识”?李麟昊道:“那倒不至于,我只是觉得别看现在这哥们看起来粗糙,如果梳洗利落,应当是不丑的。另外就是虽说他没学习什么功法,但是看得出天资聪慧,很有可能成为近身战的大杀器,更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他看起来很像辽人,我觉得有必要和苏姑娘说一下”,没等李麟昊把话说完,林诗雨已经把这句话补上了。

    李麟昊会心一笑,心说话:“诗雨越来越像过去了,但是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呢!不过或许还是适应那最熟悉的她吧”。几人没发话呢,那虬髯大汉急眼了,就骂道:“你们是辽人,你们全家都是辽人,杀光辽人”。站着的这几人不知道他发的什么神经,大晚上的也不能让他这么干嚎啊,刚想制止他呢。屋内的就传来了声音:谁人这么狂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