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四人立马就让到了一边,想找个什么东西虚掩一下,却发现连个小土堆都没有。李麟昊喃喃道:“难不成就要战斗了,可是我不喜欢这种节奏啊”。林诗雨说道:“看着来的一群人也没有大旗,更没有统一服装。而且有男有女,会不会是宋姐姐她们”。李麟昊这时才缓过神来,当初自己走的匆忙根本就没有打招呼,就只身前往了,还好在路上遇见了苏婉儿。李麟昊回答道:“有可能,这来来回回也耽搁了有一个月了。她们再不来,也是有点说不过去了。但是如果她们早就上山了,而我们却没有遇见。那岂不是坏了事”。苏婉儿说道:“李公子大可放心,我们一路上并没有你的其他朋友。而且有我大姐在的话,也不可能她们随随便便就直捣碧游宫了吧,那也太傻了”。李麟昊默默地点点头,但还是有些小担心。

    来的一群人,大老远就看到了辨识度最高的就是张珺保。张珺保大声的就喊道:“麟昊、诗雨,你们没事吧”。那声音仿佛方圆几里都能穿的透一般,张珺保是第一个跑到众人面前的,李麟昊说道:“你还是那么聒噪”,旁边的林诗雨补了一刀:“你一点也不优雅”,苏婉儿也是摆出了一个嘘的手势,旁边的武重三直勾勾的用眼神看着他,仿佛是在告诉他,是怎么做到说话这么大声的。张珺保是一脸懵逼,这群人是傻了吗?张珺保扭头就想走,李麟昊赶紧策马上前说道:“别啊,开玩笑的”。张珺保扭头也是开玩笑的,但是李麟昊第一瞬间是把宋灵芸挡住了,是怕宋灵芸和苏婉儿再产生冲突,谁知道宋灵芸策马上前的一刹那,一巴掌就甩在了李麟昊脸上,然后脸上的泪水就止不住的流淌,并大声的骂道:“你又食言了。明明一个人是不行的,你怎么可以自己先去呢?就算是你能处理好,你也不能这样把我一个人丢下啊。你难道不知道,被丢下的人很可怜的吗”?李麟昊是一脸愧疚,其实在他心里他也是很纠结的,对于女人这件事,他没有什么抵抗力,特别是当一个女人哭的时候。李麟昊只能轻轻的拍拍宋灵芸的肩膀,并说道:“再也不会有下次了,你就别哭了。好多人呢,哭起来就不漂亮了”。宋灵芸说道:“你不骗人,那我们拉钩”,李麟昊是哭笑不得,女人要是不讲理起来,真的是怎么都处理不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王筱璃是第一个迎上来看望苏婉儿的,很关切的问道:“二姐,你没事吧”,苏婉儿道:“我没事,倒是你们就这么全体出动了,那些生意可都怎么办”!王筱璃笑道:“再怎么说,也没有二姐你重要的,生意总有人打理,情义总归是人生中最值得信赖的那部分了”。苏婉儿笑道:“好好的一个姑娘,说话都这么肉麻。我这二姐都听不下去了呢”。王筱璃放声笑道:“二姐,你可不要爱上我哦”,调侃归调侃,她立马又问道:“二姐,旁边的这位怎么称呼啊,看起来阳刚之气满满吗”?说完,王筱璃还是老样子,往武重三旁边看,习惯性的想要撩拨男人胸肌这件事,筱璃从来都是把它当一件正事的!苏婉儿本想阻拦,毕竟武重三虽然看起来阳刚威武,但是性格上还是木讷,不善言辞的。

    这时忽听得春白雪,也过来了道:“筱璃你瞧,二姐和他相貌还有点像哩,该不会是二姐的私生子吧”!王筱璃一看,只见苏婉儿和武重三都是高鼻梁,特别是眼神真有六七分相似,若是武重三在认真打扮一番,也是一个相当俊朗峭峻的帅哥。虽然有些冒犯到苏婉儿了,但是她习惯性的微笑,并说道:“小雪,你胡说什么呢?武公子是我们路上遇到的客人。再说下去,二姐可不疼你了哦”。“二姐,你是怕我们姐妹占了你家这‘儿子’不成,巧了,我还真是这么想的”,王筱璃可是不依不饶,打趣的性格反正是改不了了。苏婉儿笑着说道:“筱璃啊,你还是这个毛病。只不过这武公子生性木讷,我怕你玩笑开过火了,不好收。他毕竟是个山贼”。王筱璃笑的更开心了,说道:“是吗?我就喜欢山贼。上天对我还真是不薄呢。你是那样拉风的男人,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茬子、神乎其神的刀法,还有那杯drymartine,都深深地迷住了我。”旁边的春白雪说道:“好了,筱璃,你这个台词是哪里来的,完全属于乱入啊”。王筱璃说道:“我只是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罢了”。“好了,筱璃。二妹,我们先回陵都吧,反正既然大家都平安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一看说话的人,自然就是凤来仪了。

    大姐一说话,大家自然是听她的号令了,回取好好商讨对策,也的确是眼下的重中之重。原本看到苏婉儿的宋灵芸就想发难,但是宋灵芸十分聪明,她可没有那么冲动,等到大家一起回去,再把这件事说出来的话,也许更有一种不一样的状况在悄悄潜伏着。倒是林诗雨是第一个凑过来的,对着宋灵芸说道:“宋姐姐,给你手帕”。宋灵芸擦了擦泪痕说道:“诗雨,你没事吧!怎么你就落入了魔教之手呢”!林诗雨道:“我没事,这些事吧我也说不清,不过现和大家聚在一起了,瞬间又开心多了”,二人相视一笑。

    “话说,你的腿恢复的怎么样了”,李麟昊第一个问道张珺保,张珺保回答道:“问题是没有了。但是这条腿伤了之后,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我以后的速度”。李麟昊说道:“没事的,你年轻,恢复的会很快”!李麟昊的眼神有些游离,张珺保就问道:“其实我问过医生了。你那天不止是只想救诗雨吧,一定是有什么内容没有告诉我对不对”!李麟昊说道:“没有的事,我们的关系。我才…”

    “有人,赶紧进入战斗”,李麟昊的话还没说完,这一声说话把大家都吓了一跳,原来是时风云。时风云虽然落草为寇过,但是他本身是一个军人,对于风吹草动的判断,自然是比他们要敏感的多。不一会儿,一群人看着前面、后面尘土飞扬,大批人马的包围把他们就直接放入了瓮中。凤来仪笑道:“这架势看样是要团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