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来仪把这个事情提出来说之后,有人就提出疑问了,提出疑问的人是林琳。“大姐,说实在的,我们为什么非要去擒这白虎不可。之前我一直有疑问,但是没说出来,但是我现在觉得就算擒得那白虎,也很有可能就落在了桓法弘、灵君然之手。若是姐妹们在出现个伤亡,那真是得不偿失啊”,听到这的春白雪频频点头,其他人也都陷入了思考之中。凤来仪咳嗽了两声说道:“你的担忧,我不是没想过,可是若是白虎不擒的话,那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你不了解灵君然,他向来说到做到,手段可以说很残忍”。林琳还想说话,旁边的苏婉儿赶紧把林琳制止了,这件事想大事化小,那是不成了。

    李麟昊说道:“制定计划的话,就算大伙都待在这的话,也并没有什么用处。我倒是觉得先是把该准备的东西准备好”。凤来仪说:“那李公子的意思是”?李麟昊上前鞠躬道:“我以为应该多准备些干粮、盘缠、武器什么的,这一行路上还是要轻车简从,既然要拿下白虎就得从速”。众人也不知道李麟昊也为何这么着急,张珺保也说道:“实不相瞒,我们和白虎交战过,也深知它威力无边,多些后路,减少些损失未尝不是最值得考虑的道路”。时风云说道:“管那么多干嘛,直接上去干掉不就行了”,宋灵芸上去拉了拉时风云的衣角,暗示他不要这么轻狂,这白虎绝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消灭的,不集合大家之力的话,断然不可能对神兽构成威胁。时风云不是不懂,只不过心性就是那么高。存在感很薄弱的马香兰突然说了一句:“大姐,但是就凭我们这些人是否真的能擒拿那白虎呢。灵君然手下有的是精兵强将,是想让我们当炮灰,还是想拿桓法弘他们当炮灰…”还没等马香兰把话说完,凤来仪轻声咳嗽了一下,就说道:“大家不若回去早点休息。擒白虎的事是势在必行,虽然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不同意见,但是这件事没法逃避。做,反而有生机;不做,必死无疑啊”。

    李麟昊本意也是为了让大家早些休息,但是没想到大家却因为你一言我一语又吵成了这个样子,李麟昊暗暗思忖道:“看样大家的意见很难统一,这应该会给擒白虎带来很多干扰。灵君然心里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按道理他是不需要白虎的才对了,他的实力已经举世无双了。难不成他害怕什么”?李麟昊还在思考呢,凤来仪是立马从他身前掠过,这是要回长生库去了。张珺保拍着李麟昊说道:“回吧,有什么事。明天大家给出一个统一意见,不能在这样乱操操的表述观点了。流程这么慢,打怪就更慢了,玩个鬼子”!李麟昊有些话是没听懂了,不过他就朝珺保笑了笑,珺保也在尽量揣摩他的意思。后面的林琳推了李麟昊一把,回旧时客栈吧。旁边的王筱璃说道:“不要这样子嘛,林琳,把李公子留在伊籁阁好了”。林琳还没说话,宋灵芸就把李麟昊推着往前面走,并回头对王筱璃说道:“就不劳烦王老板了,麟昊的话跟着我们就好了”。林琳冲着王筱璃一笑,也紧跟着就走了。“那要不时公子就留下来好了”,王筱璃今天开始拉人不停,也不知道是中了哪门子邪。时风云说道:“筱璃姑娘,我们这回去还有要事相商,择日还会拜访的,就不必多挽留了”,说完时风云跑的比谁都快。

    屋里现在就剩下春白雪,还有苏婉儿带着武重三。王筱璃刚想说话,苏婉儿跑到她面前摸了摸他额头说道:“怎么了?筱璃,最近情绪很高涨吗?这留人也愈发亢奋。不巧,武公子现在身体精神都不是很舒服,我今天必须带他回去看看。走啦筱璃”。说完,苏婉儿带着人也就离开了伊籁阁。春白雪上前安慰道:“好了,筱璃,怎么变得这么患得患失起来,今天你想拉着这群公子哥,到底是闹哪样啊”?王筱璃说道:“我只是闹着玩啦,不用担心的”。说完,王筱璃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春白雪喃喃道:“一定是寂寞惹的祸”。

    回到旧时客栈的几人,还是让掌柜的准备了一些吃喝饭食。宋灵芸说道:“看这凤来仪的意思,必然是要擒拿白虎的了。我们也要把我这个机会”。李麟昊不知道为什么宋灵芸这么心切,时风云是举双手赞同这项决议的。张珺保说道:“从我的角度出发,我也是希望擒白虎的,准确来说是可以在那洞穴旁守护它。如果有人硬要夺走这些资源,我们就以死相搏好了”。李麟昊也很赞同张珺保的说法,因为这也是他本身的出发点。但是这时的林诗雨却冒出了一句:“你不说再也不参与俗世的斗争了吗?我看着你们争吵的这么累,我看着就足够难过了”,说完话后,林诗雨的眼睛微微泛红,差点都要哭了出来。李麟昊说道:“诗雨啊,你放心,别哭。我一定会带你早些回家的,就算我们去擒白虎的话。我们也不会把你带入纷争的,你还记得吧。白虎穴就在彼岸谷,而彼岸谷又有陆神医他们。这样你就完全不用担心了,对不对”。说完李麟昊一把把林诗雨搂紧了怀中,然后轻轻拍打她的背。宋灵芸看到这样很生气,但也无可奈何,毕竟现在林诗雨失忆了,而且这俩人青梅竹马的,也不好说什么。

    时间短短凝固了几秒,宋灵芸咳嗽了一下说道:“我们现在还是来做个假设吧,要是白虎真站在了我们这一边该怎么办?但是它必须死,那又当怎么办”?宋灵芸提了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想过,都停留在了浅显的对抗魔教层面,或者是怎么逃离的层面。张珺保大致明白了宋灵芸的言外之意,“宋姑娘的意思是,要是白虎真的死了。就算是有人要得到它的精元,也必须是我们是吗”!张珺保说话的时候,特地压低了嗓,而且表达出这句话的时候,也是足够的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