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还想再战,空癫大师说道:“刀不是这么用的,说到底你可能只是学过口诀、心法,却从来没有从根本上学过一套刀法吧。(书^屋*小}说+网)哪怕是最普遍的梅花刀,太极刀你都没学过对吧”。空癫大师的一席话刚好说道了李麟昊的心坎里。虽说李麟昊上次瞬间悟道,但是那更多是功法的运用,而非实质上的近身战。这是有本质的区别的。李麟昊不由得点了点头,旁边的空癫大师叫了一声张珺保道:“珺保,你过来!腿已经好了吧”。张珺保道:“有劳师父惦念,有师父的妙药,珺保已无大碍”。“那就来吧,刚才的棍法你也看得差不多了,虽说有点赶鸭子上架,但是我让这位少年看看刀法,也绝不是一件坏事”。“师父,他叫李麟昊,是我的好哥们。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有劳赐教了”,张珺保一撤身就亮出了架势。李麟昊听了一席话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有劳二位了”,说完话后,李麟昊抽身离开了一些距离。

    张珺保没有怠慢,他知道自己的师父是不会主动攻击的,他把棍法施展开来,虽然空癫大师这么悠游娴熟,但是很明显至少不会像李麟昊那样: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但是其实也没有多大成色,毕竟所有东西都不是一蹴而就。要分使用对象而言的话,有些东西目前来看也就就是不可逾越的鸿沟。比如时间、内力、修为。所谓越厉害的东西绝非一蹴而就,不能毕其功于一役,慢工出细活,就像泉眼和死水一样。只有绵绵流长,才会越发觉得深厚,死水是毫无生气的,毕竟总会见底。所以空癫大师用刀法的时候,都是借力使力,四两拨千斤,一一就化解了珺保来势汹汹的攻击。李麟昊不由的感叹道:“大师真不亏是大师,这实力完全和我师父,还有天池另外那个肯定就是灵君然了,感觉在近身战上应该不落下风。难不成老前辈是宋延肇,看起来年纪有点年轻了。要不是宋灵芸的爸爸,怎么感觉也不像啊,要是在云都为庙的话,总该会遇到的才是”,李麟昊没有把心思全放在战斗上,脑子里闪现着很多东西,那就不够精纯了。

    就在这时,空癫大师说道:“小仔,好好看。老夫可是在叫教你呢,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张珺保是使棍相迎,但是说句实话,要不是空癫大师发挥不到着两成功力,估计珺保也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且看空癫大师这刀法整个套路练走弧圆,曲折回环;步踏宫阵,上下穿翻,圆直纵横,浑然一体。动作舒展大方,路线布局开阔,气派浑厚朴实,风格高雅,行刀矫若游龙,来回牵引着珺保,珺保还愣是跳不出这个圈。李麟昊刚才被大师叫了声之后,整个眼神都凝聚着,没有丝毫的懈怠。

    张珺保呢,留了个心眼,他一般看的时候是专注入神,但是打的时候,就不只是打那么简单了,他会不停的分析:“这刀短小精悍,结构严密,刀法多变,动作朴实大力,简单易练。刀法以劈为主,配以缠头裹脑,演练起来,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似梅花纷飞一般。像是少林梅花刀,但是又融入了昆仑流派的游龙刀,似乎又会刀若游龙,布局相扣,大气蔓延,师父果然太厉害了”。但是张珺保有个毛病,就是他喜欢去破这种东西,那怕他接不了,但是他喜欢铤而走险,喜欢收手硬刚。只见张珺保收手之后,直接撤身收棍,想要空手接白刃。空癫大师这一看,赶紧收手。要是接不到,那非得在伤到不可。但是张珺保可就不留情了,一看有漏洞,拔棍而起直接朝着空癫大师的右手就来了。

    要是一般人肯定就慌了,但是空癫大师反应速度也是极快。反手用刀扛住。然后欺身寸劲,掌化为拳,一下把张珺保击飞出去五米。张珺保只能落败。空癫大师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鬼点子多,可是为师焉能上你的当”。张珺保是不服的,说道:“我还有的是时间,很快就能超越你,要不我们再来比过”。空癫大师笑道:“珺保,为师难道还不知道你的天赋,这点为师还是十分信赖与你的”。“那就再来战过好了,毕竟能师父你这样正面切磋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说完这句话之后,张珺保眼里放光。李麟昊赶紧上来对着张珺保说道:“那可不行,我也想和前辈切磋”。

    没想到两人为这件事斗上嘴,两个人也是,看到高手就会兴奋,也是一种天性。空癫大师哈哈大笑道:“你们两个想把老夫累死不成,不像你们年轻人体力这么充盈了。再说我身上的大伤小伤,你们两个也看不到”,说完话的空癫大师款步走到火堆旁,开始了吃喝。那二人也赶忙跑过来,李麟昊心说话:“前辈要是时刻都这么清明,那真的是太让人敬佩了”。张珺保跑到火堆旁问道:“师父,刚才那套是什么棍法”?

    “少林梅花刀可夸,亮势望月。外五花;甩刀缠头藏刀热;白鹤亮翅撩劈扎;平分截腰推磨刀;交刀大劈下单叉;接二连三连步砍,磨盘旋风背刀花;滚身翻劈分左右,精练实用走天涯。劈:自上邪对下,击敌器为劈。打:横击敌器外打。磕:刀尖向上,左右以刀背开磕敌器为磕。向里深磕为老,在尖梢为嫩,敌器已到,我磕托稍慢为迟,敌器未到,我器先迎为急。扎、搧、提、托、缠、滑、截…”。空癫大师把一系列说完之后。李麟昊是暗自记下了,因为这些都是刀法要诀,欺身近战的时候,实在是不可多得秘法。

    李麟昊道:“敢问前辈,不知这套刀法可有名号”?空癫大师笑道:“这里是两套刀法,都是基础的东西,不过就是少林梅花刀和昆仑游龙刀的组合。你勤加练习就是了”。空癫大师说完,看着张珺保哀怨的小眼神说道:“那是五郎八卦棍和和少林夜叉棍的二者划一罢了,臭小子,老夫肯定告诉过你,你自己当时肯定没用功”。张珺保还想顶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