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身形闪躲,看起来似乎的是非常写意。但很他是步步留心,因为他说垃圾话并不是出自他的本意,而且更不能有丝毫的分散,否则面对这么多人的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就这样四人变换这节奏。可以说直杀得愁云惨淡,旭日昏尘,越杀发现精神抖擞。李麟昊的衣袂飘扬,一把麟嘉刀满空飞,刀棒穿插,三人成形血溅漫阵舞。一人峨眉刺,纷绁上下;另一人的判官笔,左右交加。李麟昊是顾上顾下,看左看右,愣是能把每一招处理的那么恰当,这几人不由的也是慌了神。

    只见那单刀之人,如流星荡漾,抽砍劈剁,其势越来越凶,抓分顶,刀掠处,全凭心力;那使用囚龙棒之人,似蒺藜飞扬,似蛟龙,棒迎刀,刀架叉,有叱吒之声。那一对峨眉刺的兄弟,架刀,锉刀,叮当响,出穴好;最后一把判官夺命笔,轻灵潇洒,甚是流畅,纯是精神。这四人各施巧妙,只杀得刮地寒风声拉杂,愈发看得出更加的迅猛异常。倒是李麟昊看的出,似乎使用判官笔的人,不怎么发力,当然也许是武功真的相对较弱。

    李麟昊大吼一声:“判官夺命笔用在你的手里真是暴殄天物,有辱夺命之名声”,随着一刀两式,直接就向那人的面门而去。其他人吃了一惊,李麟昊这是想死命下手想把使笔的人处理掉。看样使用判官笔的人,平时也比较沉默,或者也有些自卑。他也就迎着李麟昊硬接了。李麟昊心说话:“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不痛下杀手的话,很难掏出他们的包围圈”。只见李麟昊迅速翻转刀头,明显是声东击西,冲着使着单刀的哥们就来了。李麟昊另外脚也没闲着一把就把判官笔那人踹出几丈远。使用单刀的人,没想到李麟昊的刀这么快,瞬间用刀扛的时候,整个虎口都震得生疼。李麟昊再补上一刀的时候,那人的胳膊就直接被刺穿了。但是李麟昊这种做法,他也并非没瑕疵,下手够快够猛,但是另外来两个人可就在身上留下了血痕。峨眉刺伤到其肩,囚龙棒震到其脊背。虽然没有那么狠,但是终归是留下点轻伤。

    李麟昊迅速的把游龙刀用到极致,然后快速的施展起来简直酣畅淋漓,杀伐吓人,那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两人的额头都已经被割伤。要是再打下去,可能就是连命都没了。“没用的东西”,倒是那少主第一个欺身来打了李麟昊的面前,被李麟昊重伤的几人也就没说话了,立马知趣的就退了下去。看样李麟昊要和眼前这人僵持了。

    倒是张珺保这一块还陷入了苦战之中,毕竟张珺保的腿伤,并没有好的很利索。而且那几人默契无间的配合,张珺保终归是有些力不从心,而且那几人的轻功,说到底肯定比现在的张珺保要好。而且这些人都死缠着张珺保,张珺保都没有使用功法的余地,一时间的苦战也是在所难免。四人配合之精妙,不约而同的出手,不约而同的收手。张珺保是边战边想方法,自从李麟昊学会了张珺保的毒舌技能之后,张珺保好像就失去了这个技能一般,现在是纯靠武力输出。

    眼看着李麟昊那边已经把几人给解决掉了,现在自己这四人号发无伤。张珺保是不开心的,毕竟他一直自诩要和李麟昊平起平坐,因为这样才既配做对手又配做队友。“生活没有额外赠予我什么,只给了我微不足道的一点天赋,我没有炫耀的资本,我只是在抓着救命稻草、拼死向前”,张珺保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那是要发狠了。没想到另外四个人还以为张珺保是想要说话给自己大气呢。一看这个状况,以为是机会,就立马刀剑相向。这四人用的武器和另外四人用的大同小异。有人持剑,有人用斧,还有两个是跨虎拦和战镰。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场战斗在不经意间,马上就要分出个胜负了。燕子坞的这四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扑上来之后,先是两对跨虎拦朝着张珺保的吗,面门就打来。接着一人持剑夹杂着风声,似乎就奔着张珺保的强间大穴就来了,另外那一把战镰,一般都是死神才用的,拦腰就想把张珺保给腰斩;那用斧的人更是不含糊,最起码能卸掉张珺保的半个身子。张珺保心说话:“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那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实力”。张珺保先是用盘龙棍挡住了战镰,接着双脚发力侧身就把跨虎拦的那位踢出很远。张珺保这样一侧身,也刚好躲过了斧头,而那剑刺的位置也不免过高。

    张珺保俯身的一刹那,瞬间就发动了土法?地动波。这一瞬间就进入到了张珺保的战范畴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使用功法的,而这四个人肉搏战的目的自然是想把张珺保控死。可是哪知道张珺保的肉搏造化也有了一个显著的提升。张珺保沿着把那人踹出的方向后退了几米。然后土法?十殿阎罗就冲着这三人去了,很明显张珺保被这四人是磨得不轻。再看这土法,我们都知道这是张珺保的目前的最强大招。说时迟那时快,似乎有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汇聚而成的晦气,带着一群地狱鬼兵,夹杂着呼啸的噪音,带着死亡气息从十殿阎罗起首,到小鬼佣兵为止,又是漫天的灰尘,扑面袭来的怪力乱神。这积久的土灰烟尘,形成的具象之法,摧枯拉朽式的就把这几人吞没了,很明显非死即残。

    张珺保转头就想收拾,刚才使用跨虎拦的那个人。但是眼看着李麟昊也受了轻伤,立马纵身到麟昊身边问道:“你没事吧”。李麟昊笑着说道:“这点小伤,对我来说可不算什么,珺保你先闪开了,这个人我势必用麟嘉把他驯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