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都差点叫出声来,只不过碍于男人的面子都把自己克制住了。两只白虎划出优美的弧线直接穿破了瀑布。二人还以为还以为会飞流直下。却突然见得白虎就这样悬停于半空之中。此时的太阳已经升起,外面的风光简直一片大好。李麟昊不由的感叹道:“没想到彼岸谷的这面居然是一条大河,意想不到的是这小白虎还有飞升之功”。说完话,忍不住的**了一下狗头,然后张珺保也附和道:“没想到白虎还有这种操作,的确是厉害了”。

    且看这大河它的深邃,于空中时就能感受到甚是宏伟!白虎出瀑的地方,简直一片开阔,倒是汹涌的波涛开始撞击着岩面,翻涌着绝不停歇。因而河水态势,瞬息万变,或狂驰怒号,石乱水激,雪浪翻飞,或旋涡漫卷,飞瀑轰鸣,雾气空蒙。构成世上罕见的山水奇观。要是没有这种空中悬浮的能力,卷入波涛之中,只能是让人胆战心惊罢了。李麟昊不禁感叹道:“真是一派好风光,如果白虎从这后面逃生,应当也能躲避掉不少暗算吧”。张珺保说道:“这个是自然,不过这世间,能人异士甚多。我想要是水法,木法之人是有很多办法能使自己屹立这地方的。当然要是纯靠速度追,那是没戏了”。李麟昊不由的点点头,两人观望了一阵后。其他的不多说,至少感觉心情澎湃高涨了许多,好像也扫除了许久的雾霾了一般。

    就在二人转身回望的时候,才意识到那瀑布,更加的令人目眩神迷。透陇隙南顾,则路左一溪悬捣,万练飞空,溪上石如莲叶下覆,中剜三门,水由叶上漫顶而下,如鲛绡万幅,横罩门外,直下者不可以丈数计,捣珠崩玉,飞沫反涌,如烟雾腾空,势甚雄厉;所谓‘珠帘钩不卷,飞练挂遥峰’。“白虎君,还真会挑地方,在这种环境下来修行,也不失为一种体面”,李麟昊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其实是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的。张珺保倒是直接就接了茬,说道:“讲究”。随着一阵疾速,二人很快就回到了洞穴之内,轻轻拍了小白虎的背,就任由他们聚集到一起了。那大白虎,很明显在闭目养神中。李麟昊也不敢高声语,就轻声谢道:“感谢您的盛情相助,我们这就告退了”。张珺保这时拉了拉李麟昊的衣角问道:“真的就这么走了吗?”李麟昊没说话,直接就拉着张珺保朝着进来的地方出去,并且眼神递给张珺保的意思就是:“现在劝了也没用。不如给他点时间,让他自己好好想一想”。

    只见那白虎微微睁开了眼睛,说道:“麒麟…”,话没说出口,然后慢慢眼睛又闭上了说道:“常回来看看”。说完这句话后,就没有言语了。李麟昊应答了一声,然后对着白虎说道:“我先告辞了,放心,在彼岸谷的话,我一定会常回来看看的”。然后那白虎说了一句:“我让虎崽子送你们出去吧”,李麟昊不无感激的说道:“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我和珺保就先行回去了。至于我那拙计还是希望你能考虑一番”。白虎没有言语,二人趴在虎背山,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洞口。虽然洞内无光,不过由老虎驮着出来后,两人算是省了不少力气,而且还能简单的休息了一番。

    出了洞穴之后,李麟昊简单的送他俩的老虎道了别。然后迈开步子朝着神医家去。出了洞穴,远离了虎群。张珺保觉得到处好像还尚无异样。就说道:“虽然我们在路上耽误了不少行程,但是好像魔教、桓法弘他们也没都追来;还有就是你觉得刚才的白虎他在想什么,我觉得他似乎有些能理解我们的想法了;另外不知道的是林诗雨他们怎么样了,我们就这样不辞而别,她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李麟昊笑着说道:“珺保啊,珺保,你每次不知道为什么会一下子抛出那么多问题,我真不知道该去接哪一个”?张珺保说道:“我就知道随便我怎么说,你都能知道重点的,所以你就慢条斯理的回答呗”,两个人会心一笑,这种感情无关风月,不问朝夕,心若相知,无言也默契。

    李麟昊回答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套路多。不过呢,我想了想,的确如空癫大师所言。很多事不是没来,也许许多事正如之前说的那样,是以我为临界的。至于何时会触发我不知道,但是该来时我们是躲不了了”。张珺保点头,觉得李麟昊的话十分在理。“至于白虎的事,我想他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可能也不会像明面上这么要强。我觉得多来几次,就能多有戏”。张珺保说道:“其实他还是蛮信赖你的,这个的确是不可多得一道加分项”。二人边走边说着,刚要说到林诗雨的事呢。就看到不远处躺着的那尸体好眼熟,李麟昊一个健步冲到前面,大声道:“珺保,你快过来看,这…这是燕子坞的人”。

    “啊”,张珺保不由得一声惊叹,立马紧张就提到嗓子眼了。“怎么会这样,难不成他们和琦玮并没有遇见”,张珺保十分的诧异,跑到李麟昊跟前的他才看到:眼前的人死相很诡异,而且放大的瞳孔透露着一种未知的恐惧,苍白的唇角勾出一抹轻柔的笑容。虽然才死去没多久,但是感觉尸体都冰凉了许久的样子。迸裂的肌肤,翻卷的血肉伤口,原来,即使皮开肉绽就是这种样子。李麟昊惊呼道:“糟了,剩下的那些人不是也遭到了毒手吧,这样我们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张珺保说道:“下手也真是够狠额,人都死了。还这样去处理尸体,不会有很多人吧”。

    李麟昊怒道:“我不管那些狗杂碎是什么人,再这样嫁祸到我们头上,实在不能饶了他,一定把幕后黑手揪出来不可”。张珺保也不由得气往上撞,怒火中烧的骂道:“在这样下去,还没成就武林霸业。就被江湖同道成为反派了,这个锅打死也不能背”。二人一咬牙一跺脚,就快速的往前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