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保,你没事吧”,旁边的李麟昊轻轻的拍打着张珺保的面庞。一旁的陆琦玮还在简单的帮他包扎伤口。张珺保缓缓的张开眼睛说道:“我没事。就是有点疼罢了”。说完咧着嘴就笑了,而后他突然又问道:“对了,那个姑娘怎么样了”?说完话之后,张珺保是直喊疼疼疼。“你没事吧”,一声轻灵的声音,渗入道了张珺保的耳朵里,整个人都跟如沐春风一样,身体的都酥了。张珺保一下就振奋的坐了起来说道:“我没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女孩。旁边的颜舜华咳嗽了两声说道:“好小子蛮有胆量的吗?不介意的话,我就收你为徒好了”。伍鸣禅和戚流火可就炸开了锅,戚流火就说道:“师叔祖,你怎么就破戒收徒了呢。要收也得收门派自己人吧”。

    “你给我闭嘴,你们这一群不争气的东西。看看你们一个两个这么多年的实力,我昆仑派迟早有一天毁在你们这群人手里”,颜舜华怒目圆睁,苛责着眼前的这群昆仑派门人。这些人就在那挨个排着,就像犯罪的人一样,手背着、低着头,被训话的时候,只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只听张珺保笑着说道:“感谢前辈的错爱,只是在这世上。在下的师父只有一人,还望大师收回成命”。旁边就有人说道:“真是不识抬举,我们昆仑派可是名门正派,能收你,是你莫大的荣幸”。颜舜华十分恼怒,说道:“这里有你插嘴的份们,自己掌嘴五十下”。那人有点不情不愿。颜舜华笑道:“难不成还要老夫动手不成”。插嘴的那个立马吓得魂都丢了,拼命的自己扇自己的脸。

    “敢问阁下的师父尊姓大名,日后若有有缘相遇,定当和他多讨教讨教”,颜舜华并没有因为张珺保的拒绝而感到气愤,反而是很喜欢这小子的所作所为。这时张珺保还没答话呢,李麟昊就说道:“大师,现在问起来未免太过仓促。我倒是想知道为什么大师会出现在彼岸谷”。李麟昊这突然体现出的戒备心,张珺保也是正有此意,不过他此时的心情就在偶尔偷偷瞄那女孩时才得以慰藉,准确的说都有些着迷了。

    “这我就不瞒你说了,按道理我是不问世事的。可是自从我昆仑派去围攻魔教以来,死伤惨重。另有不少徒子徒孙居然做出这种事来,那我此行除了寻人,就得清理门户了”,说完这句话的颜舜华,接着又说道:“香儿,把我准备的药,给予你的师兄弟们吧。这样也省得江湖人对我们嘲笑”。李麟昊赶忙上前阻止道:“大师为何这样去做?他们就算有错,也是罪不至死吧”。李麟昊心想:“这么做事也太武断了吧,这大师猜起来,脾气还真是有点古怪呢”。“既然当事人,为你们求情了。那我就免你们一死”,颜舜华一声令下后,那些人算松了一口气。李麟昊自觉被套路了,但是话已经说出了口,也是没有办法。

    李麟昊就问道:“敢问大师,为什么说它们侮了昆仑派的名号”?颜舜华手一指伍鸣禅说道:“孽障,就把你们的事说一说吧,难得这位施主已经原谅了你”。伍鸣禅自然不能违抗什么,就说道:“在下冒充李公子和张公子的姓名。实在是迫不得已,当初我们几大围攻魔教的时候。没想到就中了招,很明显当我们被逼到死角的时候,宁愿站着死,不能跪着降。可是那时候却突然出了岔子,当时魔教的人说要和我们做一笔交易,就放过我们。我是宁死不降、也不同意。这他们几个可以作证”。其他人纷纷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可是这个我的六师弟柳精阳就劝我说:“五师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为什么就不听一下呢”?当初我是不怕死,但是我不能让我的兄弟跟着我一起死啊。我看着六师弟说的话似乎也很有道理,心说话:“要不听听看”。第二天他们再来找我们谈判的时候,一个蒙着脸的人就进来了,看起来声音还蛮稚嫩的。他就告诉我们说道:“只要我们帮助他们杀些人,就放我们一条生路,然后还将赠送给我们大量的金银”。说完他们抬了一大箱的金银财宝来,少说也值个几万两吧;另外就把两个的画像给了我们。当时谈判的时候,我和老六柳精阳,老七戚流火和老八霸未央几个人都在。当时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我是有点愣,杀个人吗?你们魔教不有的是高手,为什么需要我们动手呢?

    只听那人说道:“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首先我让你们杀得不是这两个人。而是让你们扮演这两个人”。这时老六柳精阳就问道:“此话怎讲”?那蒙面人笑道:“杀人实在太简单了,而且没什么意思。不如把人愚弄在股掌之间才有意思”。透着冰冷的面具我都能感觉到那个人心里的卑劣。听到这的李麟昊就骂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等到老子知道他是谁了,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当时我就差点把桌子掀了,想说:“我们昆仑派才不做这种事。你们死了这条心吧”。就在这时我的师弟柳精阳按住了我,眼神示意道:“师兄,不要轻举妄动。听他们把话说完”。我强压着怒火没说话,倒是那蒙面人继续说道:“首先我听说江湖上想要杀他们的人不在少数。先有辽人提赏金,后有桓老道一心想要置他们于死地。来围攻我教的人,看样江湖上的杀手们都没有什么动静吗?”我那师弟柳精阳聪明,就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把杀手们都铲除掉就好了”?

    这时那人就说道:“聪明。不过呢,不是随随便便就把那些杀手就除掉就好了哦,你们需要先跟着他们。他们教训过杀手之后,再把杀手处理掉。当然,如果不能处理掉的话,我们也不会怪你们,但是一定要把名字说成他们就好了”。我就说道:“如此卑劣的手段,我们不做,要杀要剐对你们好了,当时我袖子一甩就走开了”。说道这的时候,伍鸣禅默默的低下了头,又说道:“可是我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后来半夜的时候,六师弟就被他们带走了,等到六师弟再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不成人样了。”伍鸣禅说完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泣不成声了。这时戚流火就安慰道:“师兄,接下来就由我来说吧”。

    这才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当时六师兄还残存着气息,只不过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如果不说是他的话,一般人可能都认不出来是他了。第二天魔教的人又来了,随便就抓了一个师弟就带出去了,等到那师弟回来的时候。模样比六师兄都惨,浑身皮开肉绽,满身爬虫,外形极其恶心,让人看了就想吐,而且他也没有死,一直让我们给他一个痛快。可是作为同门是师兄弟,我们哪能下得去手。听到这陆琦玮喃喃道:“经书所载蛊毒有数种,广中山间人造作之,以虫蛇之类,用器皿盛贮,听其互相食啖,有一物独存者,则谓之蛊。魔教之人真是害人不浅。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当真是江湖败类,怪不得天下之人欲除之而后快”。陆琦玮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怒发冲冠的意思。

    另外站着的那些大老爷们都陷入了无尽的恐慌纸之中,就连戚流火头皮发麻,差点都不下去。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的继续往下说,一旁的香儿就止住了他,说道:“师兄,既然说不下去的话,就不要在再说了”,香儿的脸颊也是有泪化过,很明显十分同情是同门的遭遇。戚流火接过香儿的手帕时,说道:“谢谢师妹”。有人可就不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