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珺保愣神醒来后说道:“你们等等我啊”,二人也没有理他,就自己骑上而来马,开始往回赶去。前面的两个人策马疾驰也就没有理他,张珺保没办法只能加速,便加速边喊道:“你们就不能照顾一下伤员吗?这样跑下去的话,一定会血崩的”。没想到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两人就跑的更快了。前面的那俩心说话:“见到女的就走不动路了,才懒得理你呢”。张珺保看两个不说话就道:“雷恒那些个家伙呢”!

    李麟昊心想,你也算终于说道正事了,才回复说道:“已经把他们放了”。张珺保十分的诧异,惊声道:“为什么把他们放了,这些人留着,日后必成祸患。对哦,话说我刚才晕倒了,也并不见得他们落入下风了啊。水火双煞跑了我能理解,但是放了那个贾行家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李麟昊说道:“怎么,那贾行家跟你这么大仇吗”?张珺保道:“贾行家到跟我没有那么大的仇,但我觉得有他在,安全是错过了好戏”。李麟昊说道:“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虽说雷恒和水火双煞有矛盾,但也不至于就这样在对阵的时候就这么闹腾吧。那岂不是作死”?张珺保道:“话说水火双煞也是你们放走的,这个就有点厉害了”。“看样那颜舜华的名气绝不是盖的,实力不能小觑。一看他要出马,水火双煞也就卖了一个薄面”,李麟昊说话的时候,还有意扩大的声调。

    “什么意思,还不是你刚才阻止我拜师,现在你是在逗我喽,麟昊”,张珺保心里打着小算盘,没说话。李麟昊也心说话呢:“你这个臭小子一点节操都没有,什么想拜师啊,就是看上那妹子了”。陆琦玮也是心照不宣,三人很快就回到了家中。平时的陆瑶瑛显得会非常淡定,但是从神态中还是看得出有些不安。看到李麟昊他们回来后,冲上去就说:“大白猫有事吗”?“大白猫没啥事,就是身体可有点事喽”,张珺保是第一个接茬的。陆瑶瑛一看这状态,也算是宽了心了。三人也就去追问很多的消息,结果就是各自休息去了。陆瑶瑛也就没管这几个人,可是这三人睡醒起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到了第二天的傍晚了。

    李麟昊揉了揉眼睛,他是他第一个醒来的,到了病房中就问道:“神医,不知道那二人身体好了没”,他昊倒是很担心燕振川和小桃的安危。陆瑶瑛说道:“那个小子问题不大,那个女孩可能就要多休养些日子了”。李麟昊不由得有些放了心,这时张珺保也就进来了,也是一脸的没睡醒的样子,看样真的是累的不轻。“刚才去你屋里找你,看你不在。倒是你这么关心那两个人干嘛,毕竟其实跟我们也没啥关联性”,张珺保是不由的有些挠头,止不住的就问了,打着哈欠的睡腔问着话。

    “有些事情是没来得及跟你说呢,首先他能证明我们的清白这是其一”,李麟昊刚把话说到一半,张珺保就把话打断了,喃喃般的说道:“证明啥啊,反正不过是坑货罢了。”但是一看这样掐断话也不太好,毕竟趁着自己还是很困的模样,又随即补了一句:“难不成还有其二”,珺保随即也给麟昊一个台阶,刚才毕竟的打断有些失礼。李麟昊还是明显的感受到了张珺保的意图,既然是兄弟了,抛过的东西,有些话听完当然要跟放屁一样,这终归是不能成为二者的掣肘的因素。“当然是有其二的,你不知道的是他还是祝大哥的侄子”,李麟昊的一席话,听的张珺保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很多事一般。“等等祝大哥是谁,这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这一路上也没跟我说啊”,张珺保想了想也没把话说出来。

    李麟昊把整个相遇的来龙去脉就慢慢道来了,哪知道还没说道一半的时候,这时躺在床上的燕振川已经坐了起来。听着声音就觉得莫名的话题有些熟悉,看着旁边躺着的小桃他也没有多说话,毕竟小桃的气息现在已经很均匀了。他静静的就打开了们,看着李麟昊他们说的正在兴头上呢,差点一膝都要跪倒地上了,好在支持住了。大家一看这燕振川都起来了,刚想去询问,就有听砰地一声响,大门就直接被踹开了。

    这下陆瑶瑛可就不高兴了,瞬间就爆了,骂道:“真是不把老娘放在眼里,当下的彼岸谷难道是反了天不成”。陆瑶瑛这没好气的说着话,陆琦玮自然是第一个冲到门前,想看看是谁究竟这么嚣张。还没等他到大门口就有人喊道:“神医,赶紧救人呐”。听这声音,李麟昊一愣神:这不就是时风云吗?张珺保自然也是听出来了。来的人正是时风云,本来陆琦玮也刚想到门前一阵臭骂的,自然也是突然止了住。

    “咦,这不是树林里那女孩吗?珺保”,陆琦玮这一声喊,张珺保听的可就清晰了,立马就跑了过来。张珺保也看到了林诗雨和宋灵芸都来了,但是还没来得及搭话,一下就扑了上去:“香儿,你怎么了”。李麟昊这会也到了门前,宋灵芸冲上来就是一巴掌,李麟昊是有点懵逼,宋灵芸的眼泪簌簌的就下来了,林诗雨就忍不住的问:“灵芸姐姐,你干嘛打他”。宋灵芸眼泪都化了妆,显得极为楚楚可怜,道:“哪有表面上那样坚强,只是装模作样,其实喜怒无常。今天,我实在是忍不了了…为什么…为什么…”还没完话的她,就哭的更厉害了,虽说声音不大,但是眼泪却却忍不住的流。李麟昊也是遇到这种事就会优柔寡断,不能说他不好,也不能说他不懂,只是手足无措不仅是宋灵芸的哭泣,更要紧的是林诗雨也在场。虽说林诗雨还没有恢复记忆,但是如果很暧昧的宽抚宋灵芸也绝非是一件好事。李麟昊面露很愧疚,却又很无奈的感觉。倒是林诗雨就不停的安抚着宋灵芸…

    倒是一旁的张珺保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了”?张珺保不停的摇晃着时风云,因为是时风云把郭香儿背在身上的。还没等时风云喘息呢,陆瑶瑛高声吼道:“干嘛呢,这是?救人要紧,你怎么这是又哭又闹的,都给老娘滚出去”。陆琦玮赶紧就把郭香儿接过来想放到病床上,张珺保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稍事冷静之后。当然背着郭香儿的事,他是不希望陆琦玮的插手了。陆琦玮就引着他来到了病房内,陆瑶瑛把门一关。吼道:“所有人都滚出去”。陆琦玮本来想留下来帮忙的,陆瑶瑛大声道:“你也是”。陆琦玮一脸懵逼喃喃道:“这怎么能怪我呢”;心说话:“都怪这群逗比,搞得我也受到了连累”。

    门外的张珺保顾不上和熟人聊天了,就逮着时风云一直问到底是怎么了。一看着张珺保都这么语无伦次的紧张了,时风云本来就是直性子的人,让他说好一个故事真的是难为他了。这时,一旁的宋灵芸好在恢复了心情,就说道:“这件事还是由我来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