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们刚来到集镇上的时候。先是碰到了雷恒那群人,还好我们几个都易了容,至少就没他们认出来。要不然绝对凶多吉少,更不凑巧的是我们还住进了一家客栈。实在人困马乏的我们也就没管,毕竟只要低调行事,我是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更不巧的事,就在这时发生了,当时来了一群人,很明显是昆仑派的”,宋灵芸说道昆仑派的时候,张珺保慌忙的说道:“那不是有高手坐阵的吗”?说完话的张珺保明显带有着不可思议的语气,很不甘但是又显得十分无奈。这时时风云就接茬了,说道:“珺保兄弟,把你别着急。既然事已至此的话,急也没什么用。赶紧听灵芸把话说完”。李麟昊也是在一旁安抚道:“珺保啊,听灵芸把话说完,有陆神医在呢。我觉得郭姑娘应该不会有事的,你就宽心好了”。张珺保只能点点头。

    “昆仑派为首的,看那风姿当为金剑——颜舜华”,宋灵芸才开口讲的时候。张珺保就打断了她,声音非常急躁的说道:“到底是怎么发生冲突的,而且就凭这些人也是不可能打得过他老人家的吧”。宋灵芸老是被打断就反问道:“张珺保,你这是怎么了。才多久没见,怎么就对一个这么痴迷了,之前你不是喜欢诗雨的吗”?张珺保说道:“这话你可不能乱说,你怎么就这么随意武断别人的感情呢”!眼看着二人都要吵起来了,林诗雨虽然有些脸红,丹,但是因为失忆了,也不是很懂。她倒是眼疾手快的赶忙拉住了宋灵芸,安抚不要动怒。李麟昊也不例外,赶忙拉着了张珺保。时风云是虽说自幼和宋灵芸相熟,但是张珺保的待人之道,时风云也是蛮喜欢的了,一时半时竟然愣在原地、左右为难。

    林诗雨说道:“还是我来说吧,谁也没有想到居然那昆仑派的人和雷恒他们也是有仇的。这一相遇怎么可能会有好事发生。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当时刚开始并没有发生碰撞。大家就算点到即止,之前貌似是交过手一般。所以看起来顶多是都有几分忌惮。不过就在这时,又来了一拨人”。这时李麟昊吸了一口凉气说道:“又来了一群人。这个是什么客栈啊,还真是能聚人,这马上就要出问题喽”。

    “只见那人,一副贵公子的气质,面容俊俏。再看那近八尺的身高,偏瘦的身形倒是掩盖不住一些戾气。话说我好像在魔教仿佛见过他…”,林诗雨还没把话说完的时候,李麟昊就把话接过来了,道:“他是不是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玉色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彩色背子。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而且手中的武器,看起来竟是一根木剑…”“你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你们认识”,林诗雨、宋灵芸和时风云不禁一阵惊呼。

    张珺保冷哼一声,说话道:“何止是认识,原来是遇到了那魔教少主啊,怪不得这都能打起来”。“打起来的一个主要原因好像是一个人叫什么柳…”,一时间来林诗雨竟然没想起来名字。倒是一旁坐着的燕振川捂着胸口,突然站了起来说道,是:“是…,是…,柳精阳”,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说完又忍不住的咳嗽了几声。李麟昊不禁喃喃道:“这个名字好熟悉啊”。旁边许久未插话的陆琦玮冒出来了一句:“不就是那个假扮你的人,他的六师弟吗”?李麟昊一拍脑袋说道:“他不是死了吗”?李麟昊瞅了一眼张珺保,似乎是在求证答案。张珺保也是点点头。

    “反正看的出来昆仑派的哪些人很诧异。所以自当他们看到柳精阳的时候,他们当然是希望带着这小子回归师门。可是事情那么那么简单。当柳精阳看到那个老头的时候,也就是刚才灵芸姐姐讲的那谁,整个人的都崩住了”,林诗雨说到这的时候,燕振川说了一句:“跟我们谈买卖的就是柳精阳,不过当时他就是作为通天教的一员而前来的”。时风云说了一句道:“这小子不小的胆子嘛,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就这样去了。不过也对,你们这行,保密自然也是要做到位的”。

    “然后的然后,就是你们目前看到的这个样子了。魔教就和那个雷恒他们也联手了。可以说整个镇子一大半都被摧毁了,毕竟这混战打起来,不陷入腥风血雨之中是不可能的。而且那位高手似乎以一人之力,阻挡了太多的人了。这种战力看起来的话,跟我记忆中的某人特别像”,林诗雨说最后一句的话的时候,明显又进入了一个思考的忘神的状态,时风云喃喃道:“我倒是不知道魔教为什么要和那群辽狗联手。毕竟魔教再坏,江湖上传言他们也是抵制辽人的”。张珺保此时补充了一句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那你们是怎么把香儿救出来的呢”。“打架这种事,随着一进入状态就暴露了”,时风云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们救下这姑娘的时候,的确受那老前辈所托,当时战局危乱。而这姑娘又是拼命的死战,明显是舍不得那位前辈,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林诗雨把话说完的时候,这时张珺保才认真的看到几人身上都是血迹斑斑,衣衫不整了。张珺保现在是有些惭愧,毕竟刚才的言辞过于激烈。这时李麟昊问道:“魔教和雷恒那些人都没有追来吗?还好你们这一路有惊无险,要不然我又不知道要犯下多少罪孽了”。宋灵芸在那边默默的生气,就没有说话。林诗雨摇摇头,说道:“没有,那位老前辈的确是武艺绝伦。对抗这么多人,能安全的让我们脱身,的确是让我们好生佩服”。

    李麟昊不由的点点头,看着大家都这么劳累,他刚想说话。眼神刚一递,话还没说出口。此刻,恢复了冷静的张珺保就请求陆琦玮说道:“兄弟,麻烦你赶紧看一下她们的伤势,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好了,毕竟敌人不知何时来犯”。陆琦玮应了张珺保一句,李麟昊也是劝着能将几位赶紧医治好,宋灵芸没说话;所以整个过程都是林诗雨劝好大家,伤好可以并肩作战啥的,好不容易才劝得动。李、张二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张珺保此时就问道:“眼下的情况更加复杂了,虽然颜舜华前以一己之力挡住了这么多人,可是我们现在的处境的确是非常的…还有香儿她…愿依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张珺保说这些话的时候,不由得有些对于未来或是生死未卜什么的有些感触。李麟昊宽慰道:“珺保,郭姑娘一定会没事的,你放心。倒是我对你这一见钟情的态度,表示有些捉摸不透呢”,说这话时候,麟昊最后还苦笑了一下。张珺保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她什么。我深知这样的姑娘就像枪里的一把匕首,就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我的心脏就那样被刺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