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时候,林诗雨甚是无奈,喊道:“你怎么睡地上了,还是一身酒气”,张珺保的脑子有点疼,当然不是因为摔的,主要还是没醒酒。张珺保揉揉惺忪的睡眼,突然惊醒一般的说道:“怎么睡地上了。麟昊这个臭小子也没把我送回屋里啊,阿西吧。他不会还在屋檐上吧”。

    张珺保定了定神,看着眼前的林诗雨,暗自有些惭愧,说道:“喝的有点多,你就不要见笑了。赶紧上楼顶看看”。林诗雨笑着说道:“小和尚,你不要这么客气。你这么冒失又不事一次两次了”。张珺保听着林诗雨的一席话,尴尬又不失礼貌的说道:“谢谢诗雨,把我叫醒,要不然真不知还要再地上睡多久”。说着话的时候,张珺保有些不由自主的脸红了,但是林诗雨就在此时就问道:“麟昊是谁?怎么你们两个在房檐上喝酒的”。张珺保啊了一声,说道:“你怎么又不认识麟昊了”?!这时巧了,刚睡醒的李麟昊就出了院子,说道:“怎么了,诗雨?你怎么又不记得我了”。李麟昊刚想上前,嘴上带着一丝微笑,刚想去**林诗雨的额头呢,只见林诗雨就躲到了张珺保的背后说道:“他是谁,我不认识他。保护我”。张珺保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李麟昊说道:“诗雨,就算记不起以前的事,我们不是说好的重新认识了一番吗?”林诗雨躲在张珺保的后面就是不出来,张珺保连忙安抚李麟昊道:“我们还是赶紧去问神医吧。麟昊你也不要着急,至于诗雨你,不要害怕。眼前的麟昊就是青梅竹马和你长大的人,你为什么要怕他呢”?林诗雨没说话,李麟昊非常着急的就往陆神医的房间去了。

    就在这时,陆琦玮也醒来了,而且及时的拦住了李麟昊说道:“她还在休息,就不要打扰她了”。李麟昊的心情是有点焦躁,把君子风度都给忘了,说着就要把陆琦玮给推开,赶忙去问个究竟。张珺保似乎记得昨晚陆瑶瑛好像帮自己验过伤,赶紧跑过去也把李麟昊拉住了,说道:“昨晚陆神医实在是休息的太晚了。现在去吵醒她老人家不仅不可能告诉你个所以然,而且会把你也骂一通。我们没必要啊”…李麟昊刚想说话,陆琦玮就说道:“林姑娘的病,我可以看一下。毕竟有没有什么皮外伤,她这种失忆可能是属于选择性失忆症”。

    李麟昊问道:“什么是选择性失忆症”。一旁的几个人都这样坐在了走廊的凳子上。陆琦玮说道:“虽说我的医术不及我师父的十分之一。但是这个我还是可以跟你解释一下的。有些时候,这类人群会对某段时期发生的事情,选择性地记得一些,遗忘某些,当然这并不是她控制的。很多时候,缘由还要从她自己身上说起”。李麟昊刚想问话呢,眼看着诗雨看着自己莫名的生疏,也就没有问出口来。张珺保一看麟昊这个眼神,立马就问林诗雨道:“昨夜是有发生过什么事吗?昨天明明看起来还好好的”。林诗雨颤颤巍巍的说道:“没有发生什么啊,我能记得你,也能记得陆公子。就是这位我实在记不起来”,林诗雨指着李麟昊怯生生的说道,那种感觉的确不是装出来的,很明显的能感受到那份陌生。

    “这就奇了怪了,你怎么就记不起眼前这个人呢?真的没有什么异常吗”?陆琦玮也是不由自主的挠挠头,十分不解的询问道。林诗雨想了想,顿了顿说道:“非得说有异常的话,就是做了一个梦”。陆琦玮连忙问道:“那就说来听听,可能这就是唯一的线索了也说不定”。一旁的李麟昊和张珺保是默默地点头。林诗雨的状态,现在就明显好了许多,说道:“当时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来到了一个坡前。只见上面坐着一个女子,似乎好像很伤心的在流着泪一般。我就想过去安抚她啊,近看时非常令人惊艳,‘体态轻盈广袖舒,玉肌柔软赛仙姝。翠裙微动迷佳客,罗带斜拖醉妙奴’,哪怕我是一个女子,我都不由得为她折腰噢”。听到这的时候,李麟昊不禁一愣,喃喃道:“难不成是昙花花神”。李麟昊没有声张,倒是林诗雨这边一直在很认真的细说着,另外两人也并没有听清李麟昊说的话。

    我就问那女子因何而哭泣,女子说:“我本天上之花神。在此凡尘等情郎,却迟迟未见他出现。我不知还要等候多久,实在是悲从心头起。惊扰到了姑娘,还望恕罪”。我赶忙以礼相还,说道:“岂敢岂敢,小女误扰您的清修,实在是抱歉。您不苛责,反而向我道歉,真的是莫大的惶恐”。那女子突然就问道:“你有喜欢的人吗”?当时就把我吓了一跳,我是不太懂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就问道:“您这是何意啊?对于好多尘世的缛节我都不记得了。他们都说我失忆了”。只听她说道:“这也不能怪你,我誓要杀尽天下负心汉,你失忆的事,我已经记起来了”。“啊,你知道我的失忆的来源,麻烦您告诉我”,然后我就一直央求她,央求她就醒了。

    林诗雨把这件事说完的时候,张珺保终于知道为什么林诗雨会起得这么早了。然后张珺保又随机补了一句:“韦陀花”!陆琦玮说道:“想必就是那昙花花神了,之前师父把这件事说过。对了,李公子,当时你不是见过花神的对吗”?陆琦玮本身就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主,自言自语的又补充了一句:“负心汉”?李麟昊立马把话题给圆了回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问道:“那现在诗雨的情况,有什么解救之法吗”?

    “此事,心病还需心药医啊。林姑娘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只不过对于她失忆这件事就算我师父,你看得到。完全是回天乏术”,陆琦玮也是忍不住的慨叹。倒是林诗雨不是在关心这件事,而是拉着张珺保就一直问:“韦陀花是什么故事,这和我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张珺保也没多说话,看着麟昊的表情,他知晓了李麟昊面有疑色。“可是,她总这样忘记我,也不是事啊,毕竟这样重新在建立起来,都是麻烦,遇到了险情,该怎么保护她啊”,现在的李麟昊是整个脑子都非常的紧绷,失去了一直以来冷静的判断力。

    张珺保说道:“麟昊,你也别着急啊,终归是有解决之法的。很大程度来说的话,可能天意就是希冀你可以随时带着她”。麟昊其实在内心深处是非常的想的,但是又不愿意她冒险,这种心理煎熬,他也很难受。可是他没空管那么多,最后简单的说了一句:“等下还找一下陆神医吧”。一看李麟昊恢复了平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