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我家的公子去哪里了,还有小梅呢”,这几个一惊,循着声音来看的时候就见到了一个女孩气息奄奄的在说着话,陆琦玮赶忙上前说道:“小桃,你不可以这样轻举妄动的,现在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陆琦玮一把就将她搀扶起来,接着又把她送回了房内。陆琦玮说道:“我也就不瞒着你了,你家公子没事,倒是小梅姑娘已经驾鹤西游了”,张珺保心说话:“少年啊,你这说话也是够直接的,姑娘的身体明显还是只是恢复了一点而已,受得了这种吗”?陆琦玮说道:“本人直肠子,说话的时候该说的就说了,这样好点,长痛不如短痛,愿节哀顺变”。

    怕陆琦玮是说话一直这么直接,李麟昊赶紧转移了话题说道:“倒是姑娘你们这一趟前来,就这样回去的话,岂不是坏了你们燕子坞的名声”?小桃说道:“那你的意思是”?张珺保也没有看懂李麟昊再打什么主意,其余几个也不知道李麟昊想要表达什么,就一直示意他说下去。李麟昊说道:“虽不知道你们何时就能伤好,但在下还是想能帮忙传递一下信息”。小桃是有些惊愕,说道:“怎么不把这话说给公子听呢,这事小女可真的做不了主”。李麟昊嘴角扬起了一丝弧度说道:“真的做不到吗”?小桃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个小女只是一个丫鬟,怎可能左右公子的思想呢”?陆琦玮说道:“李公子何出此言呢”?张珺保似乎意识到了点什么,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飞燕掠空,蜻蜒点水,蝴蝶探花,凌波起步,踏雪无痕,燕子坞高手甚多接这项活儿的话,就仅凭你们家的一个少主,不免太儿戏了吧。对不对,蝴蝶探花-燕红尘前辈”,李麟昊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大家不免一惊,倒不是燕红尘多么的出名,也不是她不出名。只是有些时候隐藏在故事背后的却是真正的主谋。而是因李麟昊知道的这些事,他们没谁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她就是燕红尘的,话说燕红尘到底是”?张珺保不由自主的求证道。“江湖上,还有你不知道的消息,这可就有话说道说道了”,李麟昊今天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看起来也是对八卦深谙于胸的样子。

    那女子说道:“原本以为在江湖上已经销声匿迹这么多年,没想到你这种毛头小子竟还知道我的名号,真的是有些措不及防呢”,说话间她还笑的更加肆意了,不过是那种爽朗的笑声,而不是凄厉凌冽那般。李麟昊笑道:“前辈,前几天院子中就已经看出了些许端倪,只不过并没有声张。那天与伍鸣禅对垒时看的出前辈是面不改色。没有慌张,反能看到一丝笑意,当真是不仔细看的话,就真的看不出了”。“你这小子怎么就知道的?并没有想隐瞒什么,只是小侄儿并没有什么江湖经验,自然需要照看一下”,燕红尘说话的时候明显已经轻声细语了许多。陆琦玮不禁惊呼道:“你竟没有受伤,缘何在查看你伤势的时候,明显的感受到了非常之严重”。燕红尘笑道:“你怎么知道本姑娘没受伤呢。还有哪里又见得说我是伤的很重的呢,只是很累罢了,问你是师父去好了。没想到这么多年燕子坞,培养出来的都是这些庸才,死了也罢,坏了在江湖上的名声”。“至于前辈的名声,说句实话,江湖上了解的不多,倒不是您的名声并不是如雷贯耳,而是为什么在那个时候选择了隐退呢?看样现在连你们燕子坞新生代,知道您的存在也不多哈。也许二十年前,祝大哥那场案子,看样也把你牵连了是吧”,不知怎的,珺保今天看着李麟昊就是怪怪的,而且一幅咄咄逼人的样子,李麟昊把这些话说完的时候。

    只听燕红尘轻声说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这句话一说出的时候,大家就觉得莫名其妙,而后觉得很有故事。就在这时互听的有声音传来,道:“散了,散了。大早上的听说书呢”?众人抬头一瞧,说话的正是陆瑶瑛,虽然一袭白发加之白色的睡衣略显慵懒,但是那俊俏的容颜,掩盖不了她那强大的气场。“你小子早餐准备好了没?还有你们在我这白吃白住的,差点把这混小子都累坏了”;“你说你,不担心你的那个姑娘了,现在喜笑颜开的”;“你就算失忆了,我还是记得起吧,赶紧去给我好好帮帮忙,打扫一下房间什么的”;“你也不要跟没事人一样”,陆瑶瑛把一圈的人都骂了一遍,唯独没有管燕红尘。其余几人面面相觑,毕竟想要反驳吧,也没有很好的理由。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且吃人手短,拿人手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呗。

    “呦,教导的倒是不错嘛,这群孩子看到你倒是惧怕的不行嘛”,燕红尘笑着向陆瑶瑛说道。陆瑶瑛没有接这话,而是说道:“散了,散了。看着都碍眼”,陆瑶瑛眼看这几人不说话,但又向挪不动步一样,而后就掺着燕红尘的细腰道:“聊聊吧,好久没出去走走了”。燕红尘笑着说道:“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个老样子”。陆瑶瑛笑道:“你也不是老样子吗?到现在还记着那个谁”?“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的那个谁都失忆那么多年了,看起来都没有能记起你样子”;“今天不谈感情,我们姐妹应该好好喝一杯才是”;“怪我喽,才来时,你也不识我,你说你在搞什么把戏”;“我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演员”…

    “什么情况?你们家这二位早就相识了,你就一点察觉都没有吗?”张珺保不由自主的就问了陆琦玮,陆琦玮耸耸肩说道:“我怎么知道,这二人的双簧,今天我也是好好被好好上了一课”。倒是林诗雨像游离在体系之外一样,喃喃的说道:“这样的姐妹情谊真的还蛮好的呢”。倒是刚才一直言辞紧逼的李麟昊现在一句话没说,就听林诗雨把话说完之后,李麟昊一把就拉着林诗雨也出了门。张珺保一看这情况也没喊,毕竟人家青梅竹马的事,没有里有管。“你们倒是停下来啊”…陆琦玮大声喊着,但是跑远的几个都没有回应。张珺保刚想迈步也跑掉。陆琦玮一把就将他拽住了,说道:“珺保,你不是吧。你也想跑,说好的兄弟情深呢”?张珺保滑头般的说道:“大哥,你看我都受伤了,你就放过我吧。常言道‘咿呀嗯哼卡几嘛’,对不对,要学会释然”。陆琦玮立马拉着张珺保就向着厨房走,边走边说:“你少来,他们都跑了,你再跑掉,就真的太不走心了”…

    “你弄疼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