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躲过这些沙枪的同时,一直在等待觅得良机。毕竟功法都有竟时,这一套沙法自然也不例外。停止的刹那,李麟昊像林诗雨递了一个眼色。林诗雨心领神会,虽说自己失忆了,但是对于功法这件事却没有忘却过。两个人凝结雷法,瞬间雷法·苍穹破就朝着沙枪发来的方向轰了过去。空气中的嘶鸣声,就如耳边只剩下呼啸的狂风一般。一颗心在急速地坠落,隐去了太阳的黑云,崩裂天空的闪电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紧紧地钳住了时空的心。仿若一用力,整个空间都能被撕裂一般。当令人窒息的寂静刺入黑色的瞳孔里,沙河在陷落,因为雷法的原因,似乎是块块巨石被击沉夹砸杂着呜咽坠入深渊一般。很明显二人的功奏效了。当然用这种大招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没想到雷法遇沙都能燃烧,盘旋的火焰在空中贪婪地吞噬着空气;不知名的像怪兽用嘶嘶吼的的叫声钻击着李麟昊的耳膜。“麟昊快趴下,那是火法。你看紧跟着的是风法”。李麟昊一愣,这才发现哪里是什么雷法导致沙子的燃烧啊。瞬间跟着的风法就轰了过来,李麟昊拉着林诗雨瞬间就翻滚出了很远。且看这威力十足的火团就像燃烧着的炮弹一般。轰隆一声把后面的森林全都烧起来了。火苗是可以吞噬一切的舌头,这条舌头扫过之地便是一片废墟。熊熊的火焰肆无忌惮地扩张着它的爪牙,企图把所用的地方全覆盖在它的统治之下。

    李麟昊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还好的提醒的及时,要不然都没注意到这是形成的炎弹。李麟昊回头一看,有人喊了一句:“接刀”。麟昊旋即飞身就把麟嘉刀给接了,并说了句:“谢了,珺保”。“出来时,连家伙都不带,遇到危险怎么破”,说话的人正是张珺保;紧接着跟上来的人还有时风云。李麟昊就问道:“你们怎么来了”。张珺保道:“刚才在琦玮家里就感受到了有些异样。只不过他们没听见,没想到越往这边来越能感受到杀机。没想到就看到你和诗雨了”。

    “连个炎弹都看不出来,你怎么可能保护的好别人呢”,时风云说话的时候带有着不不屑,当然也包含着一种担忧。李麟昊早就习惯了时风云这种个性,所以并没有记心上。忽然那万箭沙枪又是平地而起。时风云大声喊道:“你们烦不烦,在暗处偷袭算什么本事”,随后一招风法·天罗地网。这攻防一体的风法,将大量的功力注入风中,从而形成大面积网状风,破坏力极强,速度极快,攻击范围较大并兼有阻挡束缚功能。很快就淹没了这些沙枪暗箭。李麟昊也是不由的吃了一惊,暗自叹道:“没想到最近的进步如此之快。这好像是陆神医的招数啊,实力真让人猝不及防”

    张珺保俯身的一刹那,瞬间离开了沙河。而后瞬间就发动了土法·地动波,随即喊了一声你们都散开,那几人怎么可能怠慢,施展轻功就往外飞,很明显这几人都知道张珺保要干嘛!这一瞬间就进入到了张珺保的战斗范畴了,土法·十殿阎罗,直接冲着那群隐藏的人而去了。再看这土法,似乎有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汇聚而成的晦气,带着一群地狱鬼兵,夹杂着呼啸的噪音,带着死亡气息从十殿阎罗起首,到小鬼佣兵为止,又是漫天的灰尘,扑面袭来的怪力乱神。这积久的土灰烟尘,形成的具象之法,一般人肯定是难以招架的。

    李麟昊朝着张珺保喊道:“你小子够狠的,动作再大一点,我们几个人都要成为你的亡魂了”。张珺保笑道:“怎么会,你看”。原来张珺保地动波的主要目的是要把整个沙河全部都掀起来。毕竟他也操纵不了沙子。就这样十殿阎罗杀过去的时候,终于有人坐不住了。只见得对面出现了三人。因为没有意识到张珺保一下会使用如此的大招,三人立马就各自使用了自己的擅长技能,毕竟也不是等闲之辈。好在是在十殿阎罗中得以求存,对于他们来说应当也没有那么复杂。

    “现身了哈,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时风云刚把话说完就冲了过去。很明显整个语气中带有着很严重的不爽。可是就在这时,对面使用风法的人和使用火法的人,瞬间就使用了功法。常言道:“风借火势,火助风威”。而且这火中海油颜色,并不是单纯风和火而已。明显还飘散着一股似蓝非蓝、似青非青的,而且这烟幻化出千奇百怪的形状更是让人有些懵。一会儿,它象铁蛇一样盘绕成一圈圈的,愈盘愈高,渐渐地远去,一会儿,它如一幅轻盈的帷幕,飘悬空中,向四周撒下玫瑰色的云彩,一会儿,它好似从香炉里逸出,笔直升起,然后软绵绵的往四周乱滚,一会儿,它在烟囱的上空随风飘荡,仿佛钢盔上巨大的羽饰,在太阳光里闪耀着金光,一会儿,它显现出十分美妙的体态和人世所未见的奇景幻象……,有时候,它被一阵风吹散,恰似大船上的帆篷,有时候,它被撕成许多碎块,有如一簇簇的麻屑,或者俨然是一片灰蒙蒙的大雾直往前奔。而在下雨时,煤烟象那重甸甸的乌云,在烟囱上时起时落,一团团高悬在屋顶上,或是坠落在地上到处乱窜,不知要往哪里躲藏。虽说没有攻击人的迹象,但是这种很奇怪的方式,但是生平很冲动的时风云却突然停了手,毕竟这种异域的手段,实在是不适合轻举妄动。张珺保也不由自主的惊叹道:“烽火狼烟”。

    就又听着这时:士卒如云,冲开队伍势如龙,砍倒旗幡雄如虎。个个威风凛凛,人人杀气腾腾。兵对兵,将对将,各分头目使深机;枪扎枪,箭迎箭,一顿山呼海啸版般的就杀了过来。感觉这气势必须要杀得翻江搅海,昏昏暗暗迷天日,不亚如拔地摇山,密密匝匝撒风沙。迷天杀气乾坤暗,遍地血染阴阳昏。张珺保高声骂道:“跟我来玩这一招,这意思拷贝我得十殿阎罗喽”。李麟昊也是非常的纳闷,这使用沙法的人还有这种操作?但是已经没有时间管那么多了。李麟昊喊了一声:“诗雨你走远点,你们都闪开了”…霎时间,这空洞的地方似乎找不到安宁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