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汉,饶命。我们兄弟几人不过是混口饭吃。没想到阁下武功盖世,还望放我们回漠北吧”。眼见着李麟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老三切得七零八落,那老大瞬间就吓傻了,就像是被眼前魔头震慑到了一般。李麟昊舔着刀头的血没说话,一瞬间那刀就要朝着他的哽嗓咽喉而去。忽听得不远处有人大声喊道:“刀下留人”。张珺保没能拉住林诗雨,林诗雨跑着就像李麟昊他们过来了。张珺保喊道:“诗雨别过去,会死的”。一旁的时风云也赶紧往上冲,因为他也能感受到李麟昊现在绝对是敌我不分的状态。

    红着眼睛的李麟昊,眼里还不时的发着火光,扭着头看着过来的几个人说道:“没想到还藏着这么多蝼蚁。不过还是先宰了你们在说”。刚要手起刀落,突然听着林诗雨喊道:“麟昊,住手”。一瞬间他竟怔怔的愣住了,那老大抱着老二赶紧就滚出了几丈远。李麟昊一回神怒道:“想跑”,说着就要去杀了那两人。“麟昊,停手吧。赶紧回来吧”,林诗雨就这样哭着在呼喊着。这时的李麟昊以扭头:“唧唧喳喳的你烦不烦啊,啪的一转身就朝着林诗雨来了”。麟嘉刀一把就架在了林诗雨的脖子上,嘴里阴阳怪气的笑着说道:“你想怎么死,自己挑吧”。林诗雨眼泪啪嗒啪嗒的不停的往下落,没有回李麟昊的话。李麟昊拿着那把刀可就要刺下去了,既阻碍这时,麟昊突然暴怒的按住了自己的头颅喊道:“给老子滚,不准伤害她”。啊,啊,说着麟昊开始不停的自己打自己。看的林诗雨格外心疼,又想过去拉着麟昊,张珺保说道:“不要管他,看样马上他也就要力竭了,等一会就好”。

    张珺保说的没错,没过多久。麟昊就像是筋疲力竭了一般,整个人浑身瘫软的望向天空不多就直接倒下了。时风云喃喃道:“少年,也是够拼的。珺保,我来背他吧,该回去了”。张珺保拿着麟嘉,林诗雨收了收眼泪。几人就开始往回去。

    “我不想待在这种地方。不想要一个人。不要把我一个人留下。已经受够了。不要…不要…”。啊的一声,李麟昊整个人都一身冷汗的惊坐了起来。“醒了啊”,说话的人是陆瑶瑛。李麟昊问道:“我怎么躺在这里了?敌人呢”?陆瑶瑛笑道:“看样你已经不记得发生什么事了”。李麟昊刚想起身,陆瑶瑛说道:“别动,伤口容易撕裂的”。李麟昊这时才看到了自己浑身多处都裹着纱布吗,活脱脱的就像一个木乃伊一般。

    “麟昊,你没事吧”,宋灵芸一把听到了屋里的声音,立马就冲了进来。陆瑶瑛大声骂道:“我怎么说的,不要进来。伤者需要静养”。宋灵芸也没有顾得上赔礼道歉,一个劲的对着李麟昊问长问短。陆瑶瑛这可就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动手呢。外面的几人赶忙冲了进来,时风云和张珺保等人立马过来道歉,而陆琦玮也是一把拉住了自己的师父,希望她息怒。陆瑶瑛走出了门骂道:“你们这些人,总有一天伤员不是自己病死的。而是活脱脱被你们这些人吵死的”,接着气呼呼的陆瑶瑛就找燕红尘去了。

    “我没事,只是简单的受了些皮外伤。还有体力透支的缘故罢了”,李麟昊坐了起来对着宋灵芸说道。宋灵芸说道:“下次可不能这么拼了。命是自己的”。李麟昊东瞅瞅西瞅瞅,没有听清宋灵芸的话,而是问着张珺保道:“诗雨呢?怎么没见她,不会有什么事吧,是我伤害了她吗”?说着话的李麟昊就要坐起来,很明显有些事情他还是记得的,宋灵芸一把按住了他。这时张珺保立马说道:“诗雨她没事,就是有些劳累过度了,现在在房中休息呢。不必担心”。李麟昊这时的心里的石头才落了下来。“那敌人呢?是你们击退的吗?”李麟昊还是不自觉的问出了口。时风云刚想说:“不都被打的非死即残了吗?怎么啥都不记得了”,张珺保一把拦住了时风云,说道:“都已经处理完了,眼下你就好好恢复身体便是”。李麟昊笑着说道:“真有你们的,放心。我很快就能恢复的”。

    “好的,很明显只是体力透支而已,并无大碍。多休息休息就好,大家都赶紧出去吧。让他静养”,陆琦玮开始把一群人都往外赶。想要给李麟昊一个良好的休息环境,一边早些恢复。看着众人这么担心自己,李麟昊笑道:“让我一个人安静的独处一会。大家都不需要担心我了。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时风云和张珺保很快就出了房门,只有宋灵芸恋恋不舍的简单的又嘱咐了几句,才转身最后离开。

    看着众人都出去后,李麟昊还是能面明显的能感受到自己的异样:“我不想感受这些思绪。不想要,感受这些思绪。为什么要诞生在这世上?为什么在心底有着一股魔性。怎么感觉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心底荡漾呢,是我伤害到了诗雨吗?是我的所作所为让时风云诧异的吗”?李麟昊突然觉得情愿是自己被杀死,第一次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残忍,而且是没有任何缘由的虐杀,别人都没有动弹之力,他却不想留下一个活口。

    总之,此刻的李麟昊似乎经历这种有如黑暗深渊般无路可逃的丧失感,这种感觉比当初被灭门的感觉还要让人痛苦和迷茫。他能慢慢的记起了自己成魔的某些时刻,至于是什么原因,他并不清楚,怎么想也想不通的他,只能盯着房顶发呆。

    “佛祖释迦牟尼一诞生就能说话会走路,他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走了七步,每走一步,地上就开出一朵莲花。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道:‘天上天下,唯吾独尊’,这时候花园里忽然出现了两方池水,天空中出现九条巨龙,吐出水柱,为其沐浴净身。也许就是“九龙灌浴,花开见佛”才能洗去众生的罪孽”。

    一座含苞待放的巨大莲花铜雕矗立在前方,巨大的荷花由四个威武的大力士托起,底部衬托着白色的圆形大理石水池,九条飞龙和八个形态各异的供养人环绕着巨大的水池。这里的水似乎能去除一切污秽一般。可能是魔障都逃不脱这圣浴般的洗涤,“少年,快来吧,终生待你去拯救”。李麟昊猛地一下又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