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一场梦啊”,李麟昊不由的感叹了一声,“可是怎么会做这场梦呢?有什么要传给我什么吗”?李麟昊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笑了一笑。他推开门,没想到已经是夜晚了。“自从待在了彼岸谷,好像就没见过雨天呢”,李麟昊忘神的看着屋外,忍不住的又是一句轻轻慨叹。此时月上中天,皎洁温柔,如水一般的静谧透露着安然与和谐。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的这种感受,促使着李麟昊想要外出散散步。

    看着月亮的光落在树丫上,落下斑驳的黑影,零星的像是碎条儿挂在树丫上一般。晚风轻拂,轻轻的吹动着窗帘,偶尔会有浓雾层层弥漫、漾开,熏染出的景色最让人迷醉。经过李麟昊的视线很想穿透这层夜幕,他很想刺探天之尽头是什么。本来想去看望一番诗雨的,只不过珺保说了没事的话,麟昊觉得这自然也不会骗他,索性就自己一个人开始浪荡的去走走看看。

    正在漫无目的走着呢,虽然说被众多事情缠绕着,但是李麟昊至少还算率真豁达,所以也一个人的独处,真的能平复蛮多事情的。在月光下漫步的李麟昊并没能记起白天发生的事情,倒是开始念起诗来:“鹫岭郁岧峣,龙宫锁寂寥。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扪萝登塔远,刳木取泉遥。霜薄花更发,冰轻叶未凋。夙龄尚遐异,搜对涤烦嚣。待入天台路,看余度石桥。看余…”,李麟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虎啸林,虽然说虎啸林已经被战斗打得存不多少了,不过也不能改变它曾是虎啸林的事实。

    “没想到都被我破坏成了这个样子,真的是作孽”,李麟昊自嘲式的说着自己,渐渐的对于自己成魔的事,来到熟悉的地点反而是有了些印象。“算了,算了。刚好去看看白虎好了,怎么我问题这么严重,它却不受影响。当真也是奇了怪了”。到了虎穴的时候,李麟昊这次都没有喊,那些老虎都乖乖的给他让了路,麟昊笑道:“可以哈,没想到都认识人了都。要是再能帮我驮进去就好了”。可惜第二个欲望,那些老虎都没有搭理他。李麟昊只能摸黑的继续往里走。

    “天空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小孩子,它们在宁静的夜晚上空嬉戏,与月亮做游戏。它们每个人都怀揣着一个梦想。虽然,有时候,会遇到狂风,会遇到暴雨,会遇到乌云,还会遇到闪电。但是,不管怎样它们心中那个小小而平凡的梦想永远不会变:那就是,看到了太阳,看到明亮的世界。它们虽然习惯了黑夜,但白天对它们有着更大的吸引力。它们都尽力让自我不在白天来临时睡着,而坚持到最后的总是“启明星”,但是它也只是看到了初阳散发出的那微微的红红的淡光。毕竟它还是睡着了”…

    “有人?而且还和白虎聊着天”,李麟昊快走到白虎之处的时候,偶然就听到了声音。而且那声音好熟悉,只不过白虎说的什么他还不知道。毕竟想要和白虎聊天的话,是要被它纳入语范畴才能唤起共鸣的。麟昊慢慢的往前走着,尽量默默的不发出声响。他倒是要看看又有何妨神圣竟能和白虎交流。“听这声音也不像陆神医啊,虽说她是守护者,不过看起来白虎好像也并没有很卖她面子。当然,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交,也都在情理之中”,李麟昊在嘴里默念着,心里在思前想后,整个人在不停的运转,仿若就像在解开各种谜题一般,或者是在不停的假设阶段。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脑子里开始七上八下的意淫着各种东西,绝打多数人是普通人,很难做到心如止水、空无一物。只要有闲暇的时间就开始胡思乱想,这可能就是作为人的宿命吧

    “忽然竖发一顿足,崖石进裂惊沙走。来去星女掷灵梭,夭矫矢魔翻翠袖。自身直指日车停,缩首斜钻针眼透。百折连腰尽无骨,一撒通身皆是手。余奇未竟己收场,鼻息无声神气守。道人变化固不测,跳上蒲团如木偶”。本来还是很安静的洞穴里,突然有着人在练习功法口诀一般。而且虎虎生风的气势,离着老远就能感受到。李麟昊不自觉的感叹道:“厉害,白虎君居然都收徒了”。

    李麟昊走到了白虎领地附近的时候,那三只小白虎就围了过来,李麟昊示意它们安静一些。可是面前的这几只老虎,可跟外面的那些老虎不一样,虽说认识,却也保持着超强的警戒之心。随着几声吼叫,李麟昊的行踪当真是不可逃匿了。也就在这个时候,李麟昊远远看见有人的时候,却在这个刹那。洞内就只剩下了这四只老虎和自己。大白虎一声令下,那剩下的三只小白虎就让开了道路。该睡去的睡去,该磨牙的磨牙。

    “喂,你怎么又来了”,在那个瞬间,李麟昊很快就被纳入了白虎的语言范畴。李麟昊这次来可比上一次要轻车熟路多了,而且语言上也没有那么客气,笑着说道:“难不成不欢迎吗?”“呦,小伙子,翅膀都长硬了哈,见了我也变得这么没规矩了。真不知道麒麟是怎么在你内心处告诫你的”,白虎也是半开玩笑的说着话。李麟昊道:“此番前来,因有一事不明,特地前来还望赐教”。白虎点点头,道:“怎么,你还会有事相求啊,这个我就蛮感兴趣的了。不过你要是该想着让我离开。那我劝你还是趁早离去的好”。

    李麟昊决定卖个关子,先做一番试探,就问道:“刚才你打了一套什么拳法?在下因缘际会于此,还望能指点一番”。白虎摇摇头说道:“你是脑残吧,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打拳的吗”?李麟昊叹道:“你句不要瞒我了,阁下出来吧,交个朋友”。李麟昊这一诈,但是并没有什么动静,心说话:“就这么苦苦的不给面子,未免有些过分了”。白虎笑道:“你小子魔怔了吧。你是来砸场子的吗?在这样下去的话,我可就要把你轰出去了”。李麟昊挠了挠头,非常不好意思的说道:“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说罢,到底有什么事,要是再跟我闹笑话,我可就让你从这个洞口出去了”,白虎不怒自威,李麟昊也就没有在细究自己刚才见到的事了,就问道:“早上的时候,我有着魔。不知你感受到没有”?白虎道:“何出此言?你着魔管我什么事。现在看来你果真病的不轻,要不然刚才也不会说一堆怪话”!李麟昊说道:“非也,非也。那咒语我觉得并不是只针对我,思前想后它是针对整个神兽的”?“哦,竟有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