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遇到师父的后人”,那老大把这话说出口的时候,林诗雨不免一惊。问道:“你说什么?我爸不过是一个商人,武功都不会,怎么会是你的师父?再说了,放你们一命,你们为何回来”。那老大也不免一惊:“您父亲怎么可能不会武功,那绝伦的武艺简直世间罕有。至于我们为什么…”;老大还没把话说出口的时候,就听老二把话接过去了,唉声叹气、满面愁容的说道:“我们也不想来到中原。都是被逼无奈,那人说了。如果完成任务,不仅能放了我们一家老小。还能给我们很大一笔钱”。“一家老小”,林诗雨听到这话的时候,不禁直接就把这句话,问了出来。“是啊,一家老小。其实我们三个是有点名气不错,但也不至于就被当做顶尖杀手来看待了吧。哪知道有人找上我们的时候,一起都变了”,老二说话的时候,不免咳嗽了几声,很明显那伤势并不乐观。林诗雨还没说话,就听那老大说道:“休息吧,二弟,剩下的我来说”。

    本人邬信衡,二弟名为鄯楼蓝,三弟,也就是被你朋友入魔杀了的唤作:鸠摩诘。我们三个早已娶妻生子,在您父亲,也就是我们师父的点化下,顿悟了人间不少事;其实当初我们的本性是恶多于善的,在此之后我们也就变得行侠仗义了起来。也许我们是异族的缘故,本身所居之地的人就不够多。在加上师父传授给我们的功法,能从族人中脱颖而出,被推倒前沿,是被赏识,亦是无奈之举。不过也只能接受这种现状的,也倒是并没有遇到太多危险,但是我们兄弟三人本不该到这中原是非地来的。直到那一人的出现,这一切都变了。

    “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就这样能要挟到你们。还有怎么家父就传你功法了,他竟然还有这么多隐藏的技能,怎么我都不知道”,林诗雨连珠炮似的追问,搞得邬信衡也是头疼,就听邬信衡接着说道:“姑娘,莫急。眼下的事,我会一一给你解释清楚”。

    来的人是什么人呢,后来我们才清楚是大辽的人。此人姓桓名,法弘。说是奉了亲王耶律季奇的命令,来请我们哥儿几个出山。当时我们几个还在喝酒呢。一看来者当即有话直说把这请求直接告诉了我们,我不免一惊。倒是三弟心直口快,直接说道:“你们找我们作甚。我们不过是老老实实的平民罢了。没要求大富大贵,几位请吧”。老三借着酒劲说话的时候,倒是硬气,却不知道这瞬间就得罪了人。这桓法弘何许人也!当时他没报家门,我们也没过问。第二次他再来的时候,我们就不免吃惊了。桓法弘毕竟是通天教得护法,如今更是大辽的军师,此人能周旋于如此的环境之间,手段之高明,想想都知道是无敌的可怕。

    但是我们当时依然是在喝酒的场子上,而且桓法弘依旧没有自报家门,毕竟在自己的地盘上也不必怕他。当时我就上前道:“这位使者,怕是我们没空去帮你了。我们哥儿几个在此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再说一家老小还是需要我们照顾”。“哦,一家老小啊,那在下告辞”,桓法弘说话的时候带着笑意。但是我能明显感受到笑里的杀意,令人不寒而栗。虽然看得出,但是当时也是酒劲上头,就没有管这些,以为这次真的把他请走了。后来当我们回家的时候,家里老小都已经全都被他抓去了。我们弟仨怒不可遏,就要去找他理论,可是并没有找到他的人。随后我们弟仨准备好东西,约定在酒馆回合。一定要把这贼人,置于死地,方能解心头只恨。

    可是就在我们在酒馆相遇的时候,那桓法弘自己就来了。老三性子急,上去就想把桓法弘置于死地。可是桓法弘不紧不慢,招招避开要害。嘴里还边说着:“几位,且听老夫所言。不必急于动手嘛”。我眼看着老三可能有危险,而且这老道功夫之高深,自然不能就这么和他相斗,否则必死无疑。我就朗声喊道:“三弟住手,且听他言。等下若是他真的让我们的老小出了什么闪失的,我们兄弟三人联手要了他的狗命”。“岂敢,岂敢。几位的家眷,在下自然不会亏待,请几位放心好了。要挟各位的家属,也的确是无奈之举。贫道奉命而来,若是不能请的几位,回去也不好交差啊”,桓法弘说话的时候,不慌不忙。“大师,这并不是什么请人之道吧。我们弟兄几个随你去便是了。当然我们也不能白白的去,总该是…”

    “这个我懂,事成之后,老夫自然是不能亏待了几位。眼下这是定金”,说着桓法弘从手里拿出了一张两千两的银票,态度倒是空前的诚恳。“可是,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我们的家眷呢”?老三不由的把话说出了口,桓老道就说道:“各位尽管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人手照顾好了各位的家人”。说着他拍了拍几下手掌,从后面被带出一小孩。那正是我二弟的儿子。

    “我当时刚要上前,大哥就把我拦住了,道‘道长’吗,你这为何意”?刚才老大邬信衡的故事还没有说完。老二鄯楼蓝就把话题接过去说了,邬信衡也没有拦他,静静的就听他说着,林诗雨更是没有阻拦,因为此时鄯楼蓝的眼中冒着火光,很面明显天气当时的场景,他自然是非常的怒不可遏。

    看着在下的儿子过来了,我自然是非常的急躁,就想飞身去抢。哪知那老道说道:“鄯大侠切莫急躁。老夫只是让贵公子出来做个见证,以证实在下并没有伤害各位的家眷”;“小少年,对不对啊”。我们家的儿子点点头,手里似乎还拿着糕点之类的,说话的时候,还是笑的,我就稍微没有没有那么担心了。

    “那你们是太不了解桓法弘了”,林诗雨并没有听他们把故事说完,而是直接打断了他们,那二人不由得一惊,几乎同时说道:“你此话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