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法弘怒道:“什么情况?你这狼群怎么搞得?怎么没把老虎拖出,而且这群谷内的人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桓法弘并没有回另外一人的话,而是指着邬信衡再骂。旁边的那人暴跳如雷,一旁的水火双煞赶紧拉住了他。暴跳如雷的不是别,正是摧毁黑塔寨、杀死宋山河的始作俑者——萧太保。林诗雨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瞬间不由的怒火往上撞,但是之于目前的计谋只能忍了。邬信衡说道:“这也不能怪我,你看那个白发之人,已经进入而来成魔的状态,狼群也奈何他不得,把他杀的一愣一愣的,好在及时回神之后,狼群还是可以及时回援的,你瞧。这不还给你抓回了一个人质吗”?

    “放开我,你放开我”,鄯楼蓝推推搡搡的就这林诗雨拉到了桓法弘的身旁。桓法弘的不由的说道:“也许有用,但是用处不大”。旁边的贾行家看了,说道:“师父,我们有人质在手,他们不就会就范了吗”?桓法弘摇摇头说道:“非也,非也,眼下的对面中的李麟昊、张珺保等尚不在。这小丫头片子也许没有什么威慑力。眼下这种情况,想想他们也不会束手就擒”。旁边的萧太保一把就把林诗雨扯了过来,说道:“哪来这么多的废话,试试不就知道了”。林诗雨心说糟糕:“这到底是怎么了?珺保不在,宋姐姐也没来,还有那个二傻子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另外凤来仪、苏婉儿她们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来?眼下那魔教的人还没有动手。就算桓法弘和魔教有关系,但是萧太保也不傻吧,难道看不懂魔教的人是坐山观虎斗吗”?林诗雨还在想着呢…

    “你们赶紧住手吧,看看我们把谁抓住了”,就听的萧太保的高声喊嚷倒是使得骚动的战局中瞬间安静了不少。萧太保心说话:“没想到还真有些用,这群人好像还是蛮在乎小妞的生命的嘛”!就听的时风云高声喊道:“林诗雨,你怎么就被抓了呢?怎么没人和你在一起?姓萧的,有种下来一对一单挑啊,抓个女孩算什么英雄好汉”!随后时风云开始骂起了脏话,一句一句直骂的萧太保,更加暴跳如雷。就听陆瑶瑛说道:“你该不会以为抓到一个小姑娘,就会让我们束手就擒了吧”;说完话的时候,陆瑶瑛顿了一顿,喊道:“小妮子,今天大家都是奔着死去的。假如你不幸先我们一步的话,姐杀光坏人之后就下去陪你”。陆瑶瑛说话的时候,声音中颤抖着,明显也有些于心不忍。

    这时就听林诗雨喊道:“各位,不需要担心我的安危,眼下彼岸谷的安全就只能拜托各位了。瑶瑛姐,您一定要保住性命。时大哥,告诉麟昊,记得帮我报仇…”还没等林诗雨喊完,萧太保一把就把她揪到了后面说道:“演戏呢,伙计们,杀啊,还停着在干什…”,就听雷法闪耀,萧太保的后背就被刺穿了,与此同时也见到桓法弘被直接攻击,但是受伤的人却变成了贾行家,明显贾行家已经偷偷注意到了邬信衡的动作。而那边鄯楼蓝还假装和水火双煞聊天呢,然后动手想要袭击共玄的时候,分明就被祝冥注意到了,祝冥拉过去共玄,瞬间一掌就打在了鄯楼蓝的肩膀上。

    一群人被眼下的状况惊到了,特别是萧太保是真的没有意识到,周围也没有士兵护在他的左右,林诗雨的这一下可就真的差点要了他的性命。说时迟那时快,路人甲这可就上来了,立马就和林诗雨缠斗在了一起。时风云等人更是一阵骚动,眼看着自己的主帅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飞虎军们不由的吃了一惊。可是这虎狼可就没有停止过,开始不停的撕咬飞虎军,飞虎军可是一支强军,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有些惨,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这时候,燕振川就跟破壳而出了一般就冲着魔教的人过去了,因为他看到了魔教少主,急于报仇。而且眼下的这些状况,其实跟他无关,他就想知道魔教的人为什么言而无信,而且还是幕后在截杀,造成这种惨像。眼看着燕振川就这么冲了过去,燕红尘立马就跟了过去说道:“振川,你这是上去作甚,分明是找死。你这样我怎么回去交代啊”。可是燕振川没有回话,而且的的确确就奔着那魔教的人去了。这的确不是坐山观虎斗的地方,就是魔教想要安静的看着也不能了,毕竟卷入了许多在状况之外的人。五独一看这个状况,立即想要保护好少主。而手下的一些魔教教众自然是不可能就让这两人闯到教主身前。

    倒是桓法弘也被邬信衡这这一招吓了一跳,老谋深算如他,也没有意识到这两人居然可以连家眷都不要了,就背叛了?桓法弘说道:“怎么?你们连妻儿都不要了吗?就这样与我为敌了”,邬信衡骂道:“少在那装腔作势了!还什么家眷,早就被你这老匹夫杀光了,没想到我都被卖了,还帮你数钱,真是可笑”。桓法弘说道:“你是何意?怎么就杀光了”?林诗雨大骂道:“老不死的,你就不要装了。世界上要说手段毒辣,估计这世道上没人能和你相比”。桓法弘说道:“罢了,罢了。既然你们信了这小丫头片子的话,我还能说什么呢”?桓法弘眼里射出一道阴邪之光的时候,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的确是早就杀光了。你们两个蠢到被一个小姑娘提醒,也真是蛮走心的”。桓法弘肆无忌惮的笑着,就像是阴冷的死神一般,那声音都有些让人望而生畏。“你别得意,我们族的秘术,今天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二弟…”,邬信衡知会了一声,而鄯楼蓝也因为偷袭没有成功,早已经站到了大哥的身旁说道:“大哥你说…”

    就看着就在这个范围内,出现了光圈一般。仿若八把这些人,都扣在了其中一样。天有八门,以通八风也。地有八方,以应八卦之,纲纪四时主于万物者也。开门直乾位,在西北,主开向通迏;休门值坎,位在正北,主休息安居;;生门值艮,位在东北,主生育万物;伤门值震,位在正东,主疾病灾殃;杜门值巽,位在东南,主闭塞不通;景门值离,位在正南,主鬼怪亡遗,死门值坤,位在西南,死丧埋葬;惊门值兑,位在正西,主惊恐奔走。这时,桓法弘和魔教的资深者不免一惊,感叹道:“八门金锁阵”。桓法弘更是惊叹道:“面前的的这两人就能完成八门金锁阵。不对,不对,凤来仪摆的”,但是忽而桓法弘就恢复了冷静,嘴角不由的划过了一丝奸邪的笑容。

    “大哥,什么情况。我们的秘术,还包括了‘八门金锁阵’吗”?鄯楼蓝不禁的问了一句,老大说道:“二弟,怎么可能呢?我们要做的是祖师爷上身之术,另外就是为了让某些人暴走罢了。眼下的这阵怕是有高手所布,阵中的人都危险了,不过我们兄弟俩,倒是死的其所了”。老二笑道:“大哥,所言极是,我们不就是为了杀了这奸贼老道吗”?说完,这二人笑的不由更放肆了。

    “老夫就是逆天的存在。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愿师尊以无上修为,祝我封杀无数神级恶灵。天地无极,阴阳二气,两仪流转,八卦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