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昊这种状态的话,可把周围敌人和自己人都吓的不轻。(书^屋*小}说+网)倒是邬信衡和鄯楼蓝对于之这种状况,早已有了预见。鄯楼蓝早已被桓法弘手下打的奄奄一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倒是邬信衡还有残存的一些气力,但是也已经被打的鼻青眼肿,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但是桓法弘手下没有用刀直接使其毙命。当真是缺乏了对于这类的人了解。邬信衡的嘴里还在念叨着:

    “这恶魔,最凶强,阵内英雄尽遭殃。力大如牛难抵挡,更有功法护身旁。乌云罩,人癫狂,头如山压眼冒光。耳中不听人言语,浑身气浪五人伤。上难攻,下难防,一团奔雷最猖狂。任你水法与火法,他自一身御敌殇。武器剁,金轮伤,百般武器难逞强。或现血浪接地气,或有雷法接天罡。不谨慎,不怕伤,似魔像怪如虎狼。将人困在八门阵,盗去内劲与力量。是地狱,非天堂,不言不语死尸腔。只是靠着一口气,尽暴所有近身郎。常发怒,要魔王,杀人如麻冲锋斗,斩关扭喉杀破狼”...

    邬信衡嘴里念叨着,李麟昊发狂的状况也不减。桓法弘不出手,剩下的人可就得尽数遭殃了。除了桓法弘之外,除了倒下的萧太保之外,最强的当属水火双煞,但是这俩哥们这么近距离的使用功法的效果并不好,而且李麟昊的近身战,让人是倍感头疼。一时间祝冥的状态倒还好,毕竟祝冥的近身战并不差,而共玄就比较惨了,连中了一圈之后被打的头歪眼斜,就像喝醉了一样,的确是有些晕。

    祝冥看着自己的大哥受伤了,不由的气往上撞,那是一股蛮劲加气劲的相融合。且看近身拳法,在攻防两端上都非常强势。拳法运用上,也是手法多变、脚步多移,逢桥断桥,无桥造桥,逢空则补;这近战短打,防中带攻,明防暗攻,以刚制刚。一看之下,李麟昊竟然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一旁的共玄不住的叫好,旁边被李麟昊走得鼻青脸肿,或者快走向阎王殿的人,都忍不住的鼓掌,声嘶力竭的给祝冥加油,都忘了要去给祝冥帮忙,提前结束李麟昊的嚣张。

    李麟昊状态是时好时坏,他是再跟自己抗争,因为魔性的影响。有些时候,他连功法都记不得。祝冥来了精神,眼看着自己似乎都要要赢了一样,还对着共玄说道:“我这叫借力打力,以柔克刚。怎么样,厉害吧。哥哥,你也学学”。说实话祝冥的确是见力借力,见力化力,硬中见柔,出手真硬,化手真柔。腿法运用谨慎,起脚三分虚,无搭不起脚。拳法发劲凶猛,震脚阔气催力。一直是血浪袭身的李麟昊,嘴角似乎也冒血了。李麟昊猛的一把把祝冥的右手抓住了,又立刻把祝冥的左手抓住了,啪啪两脚又把祝冥的脚踩住了,然后狰狞的笑着,嘴里挤出来几个字:“就这点本事”!祝冥被李麟昊吓了一跳。

    祝冥这一甩手,一撤身。就看李麟昊又用起了张珺保的,这拳法有九排,共一百零八势,其中前五十四势为天空星,后五十四势为天地星,天为阳,地为阴,阴阳二气造化。有八大金刚,四大明手,有六六三十六肘法,三十六打法,三十七跌法,七闪法,七十二拿法,二十四腿法,二十四手法招招难缠。祝冥挡,挡不住;攻,不到。祝冥被打的那是一个惨,幸亏是还有硬气功护体,要不然非得被活活打死不可。李麟昊打了这么多拳的时候,祝冥也愣是扛住了,双臂那千斤膂力就想把李麟昊擒住。旁边的共玄一看自己的师弟居然抓住了李麟昊不由的还鼓掌助威呢,喊道:“老弟,干得漂亮。弄死他”。

    但是哪知道李麟昊现在脑子是记得清楚,而且这还有上套拳打完了,还有一套子拳:共有三十二路套手,二十七路缠手。且看李麟昊金蝉脱壳,反身一击,再加上其气势贯通,意念专一,平心静气,身手灵活,用力得当,柔而不软,刚而不僵,招法清晰,节奏鲜明,不快不慢,李麟昊拳到劲到,把这祝冥打的可就只剩一口气了。一看这个状况,桓法弘也实在坐不住了,毕竟身边的人,这要是被杀光了那该如何是好!

    眼见李麟昊就要给到祝冥致命一击时,但桓法弘毕竟是个中高手,急向李麟昊的右臂踢去,李麟昊当即挥右拳左掌,齐向对方面门拍击,这一招攻敌不行,但是不得不自救的方式,这是拆解他左足一踢的高招。李麟昊这时可就管不上祝冥了,趁着这个当口,就这样共玄就把祝冥拖到了一旁,怕是免遭二人的波及。共玄还想攻击李麟昊呢,但是桓老道正和李麟昊打的不可开交,一时间竟难以插手。

    共玄这边刚想着,陆瑶瑛等人可就上来了,不过此时的陆琦玮可就跟在陆瑶瑛身旁了。陆琦玮说道:“小瑶瑛,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旁边有飞虎军、狼之类过来的时候,陆琦玮看都不看一眼,全部都一拳轰飞。陆瑶瑛的眼眶反而有些红了,说道:“你小子,终于给老娘回来了”。陆瑶瑛啪的一巴掌就扇在了陆琦玮的脸上,不过陆琦玮倒是抓住了她的手说道:“回来,我回来了。放心,有我在,彼岸无忧”。那边的燕振川也是没拦住,这些人不知道的状况下就开始缠斗在一起。

    且看着李麟昊虽然是着魔的状态,但是和桓法弘的战斗中,渐渐的开始有些体力不支。而且随着邬信衡和鄯楼蓝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的境况下,身上的血浪已经几乎消磨殆尽了。桓法弘是一招紧似一招,并没有李麟昊一丝一毫的喘息余地。随着桓法弘虚招之后,啪这一招用的就是重手,虽然未出全力。但高手比武,半点容让不得,李麟昊再以伸臂相格,使的却是十成力。但是在四臂相交处,咯咯两响,李麟昊只觉胸口隐隐发痛,急忙运气相抵。李麟昊岂知道桓法弘的拳法刚猛无比,也是霸道相迎。但是这种时刻完全应该是借力使力、以柔克刚更能应对眼前的状况才好。

    就听啊的一声,李麟昊直接被震飞了,一看此种境况。还没等桓法弘动手,一种吃了疯魔麟昊窥亏的人,就往上拥。就在麟昊飞出去的时候,林诗雨却突然出现在了李麟昊的背后,轻轻推麟昊的后背,一把把李麟昊搂得更紧,要不是林诗雨这一抱麟昊必定跌落地上。林诗雨笑着似的说道:“臭小子,功夫没有什么长进啊,还得姐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