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七绝七杀阵变的这么残暴,李麟昊不由得觉得自己没用。但是现在自己浑身动弹不得。苏婉儿这边也是想收手,但是毕竟现在是消灭敌人的绝佳机会。毕竟这:七绝七杀阵山隈,飒飒寒风劈面催。片片电光笼斗柄,纷纷杀气透谷来。鱼龙此际分真伪,高手从今尽脱胎。多少修持遭此劫,三尸斩去七魂没。阵内的人,可就真的不好挡了,此时在阵中的时风云虽然是嗜战如命,但是现在也必须不停的躲闪,因为这七绝的杀法不知道不知道会是金木水火不土风雷哪个攻击到你,亦或者是所有都会攻击到你。且看阵中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再看人哭狼嚎,更是难挡。

    而阵中的高手们,自然是顾不上这些,凭借着自身的本事,争斗没有一丝一刻的停歇。全然是放开手的厮杀。而此时的林诗雨还在和武重三耗着呢,李麟昊在那喊了半天,一点作用都没有,一个不让走,一个不想留。又都是不忍心自己下重手,这时间可就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而苏婉儿没有一丝一毫的分心,而阵法自然也是变得更加恶劣。就在这时候,李麟昊远远的看着有人过来了,手里一根棍,一把刀。李麟昊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开始不停的喊:“珺保,珺保我在这呢”。林诗雨也顺着喊声望过去的时候,看着张珺保就极速的跑了过来。就趁着这个档口,毕竟武重三和张珺保没有什么太大的交集,武重三立马上前就制住了林诗雨,毕竟不能让她犯险。

    张珺保自然也听到了李麟昊的呼喊声,立马就飞奔到此。但是眼看着李麟昊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而林诗雨此刻竟然被武重三压制着。张珺保气不打一处来,还以为武重三重伤麟昊,又刁难诗雨了呢,他立马就朝着武重三去了。苏婉儿一眼瞅到这个状况,立马就喊道:“张公子且慢动手,我们是在救她”。盘坐在地上的李麟昊也是喊道:“珺保,苏姑娘说的是对,切莫激动”。张珺保这时才止住了步伐,停在麟昊身边就问道:“你这是怎么了。看着你浑身失血过多,没有什么气力。你小子不会又着魔了吧。还有你小子跑哪去了,听诗雨说也没见你的人影”。李麟昊苦笑道:“此事说来话长,现在也没空跟你说这些。当下之事,必须进去告诉神医她们,让她们出阵”,时不时咳嗽的李麟昊,脸色则更显苍白。

    “赶紧把我放开,我不进去了行不行”,林诗雨怒斥着武重三,苏婉儿冲着武重三点点头,这才把林诗雨放了出来。林诗雨一个和箭步跑到了李麟昊的身旁,张珺保就从身上拿出了一瓶药丸,递到了李麟昊的嘴边,李麟昊问道:“这是什么药啊”?张珺保坏笑着,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当我看到这边如此轰鸣的时候,我就立马知道大事不好了,就去神医的药房里偷了好多药出来,反正以备不时之需”。李麟昊看了一下瓶身,瓶身上的字样是:“羽西灵芝元气丸”。李麟昊也没有多想,咕噜咕噜把一瓶都给吃光了,张珺保说道:“你不是吧,过犹不及你不懂吗”?李麟昊说:“哪里管得了这么多?现在必须去阵内,要不然他们可怎么办”?也许是的确神药治百病,也许是心理作用。

    猛地站起身形的李麟昊吓了旁边几人一跳。林诗雨说道:“你没事了”?麟昊笑道:“没事了,不能让他们在阵里待着了”。麟昊刚说完话,转念又问道:“珺保,你这跑来了,那郭姑娘怎么办”?张珺保说道:“我已近拜托宋姑娘在照看了,现在看样必须得速战速决了”,张珺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异常的坚定。李麟昊听到这,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赶紧入阵,杀他们个人仰马翻”。二人这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一瞬间这情绪又被点燃了。苏婉儿呵斥道:“你们现在进去就是送死,就算里面高手如云又怎样?进入阵法都是必死无疑,你们就不要再进去冒险了。现在正是歼灭魔教狂徒的大好机会,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苏婉儿劝导着,可是李麟昊他们怎么可能听的进去。,也就根本没接这茬话。

    毕竟进阵容易出阵难的道理,他们都懂。旁边的武重三还想阻拦他们,眼看着也不可能打得过,苏婉儿微微一声叹息,那意思示意就不要在阻挡他们了。苏婉儿喃喃道:“聚散无常,落叶安知花开日;生死有命,荣枯终归根先知。”武重三毕竟没什么学问,问她这是什么意思。苏婉儿苦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给他们祈愿吧”。李麟昊几人往阵中心去的时候,就听后面的苏婉儿喊道:“一路小心,安全归来”。李麟昊听到这话的时候,不由的点头示意,当然阵外的她们估计也看不到了。

    风呼呼的刮着,卷起的沙石疯狂的拍打着身体,人生中都没有体验过这么恶劣的的环境;天越来越暗,阵内小树在狂风中摇摇摆摆,呜呜的响声一片,感觉就像是被放出了恶鬼一般…又或者耳边呼啸的狂风,伴随着金光闪闪、刀光剑影,整个阵内就没有一块安宁的地方。电闪雷鸣、狂沙狼烟,凛冽的恶浪发出凄历的尖叫,枯草落叶满天飞扬,天地之间黄尘蒙蒙,混沌一片,想要在里面分清敌我也着实不易。

    李麟昊等人杀到阵内的时候,就看见了尸横遍野,要是想找同伴的尸体,怕是也要花费不少时间。“臭小子,你居然还敢回来”,李麟昊听到声音,凝力贯形就把雷法运用到了麟嘉之上,很明显超强的防范意识,看样就要短兵相接了。李麟昊刚想挥刀,就看见出现这人身影,莫名的熟悉。李麟昊定睛一看,原来是祝悟能,他也连连止住了旁边的林诗雨和张珺保切莫动手。李麟昊不禁惊呼道:“祝大哥,怎么连你都出动了”。祝悟能哀叹道:“此事说来话长,这毕竟是教主的命令。我老早就看见你着魔了,都被那姑娘救出去了,干嘛折回啊”。祝悟能不免担心李麟昊的安全。麟昊说道:“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好友们惨死阵中吧,必须能救一个是一个,能杀一双是一双”,麟昊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迟疑,发自肺腑的铿锵有力!

    “可是,这阵…,如果不从外部破掉的话,那没有活着出去的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