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悟能说这话的时候,很明显带有着担忧。(书^屋*小}说+网)张珺保听到这话的时候,惊声问道:“难不成前辈认得此阵”。祝悟能说道:“如果老夫猜测没错的话,此阵应为七绝七杀阵。金木水火土风雷营运此劫,若非外力所破,我等当很难出阵了”。就听旁边有人喊道:“拿命来”,看着一个黑影就奔着林诗雨过来了,来人正是飞虎军的头头路人甲。一看此等情况,张珺保距离林诗雨最近,一把盘龙棍就和那路人甲战斗在了一起。

    张珺保棍法如扫六合一般,霸气纵横。阴阳善拆无情棍,八卦圆形要认真。两仪截杀多生计,四象分明脚踏齐。揭法臂弹防恐漏,太极风云闪避身。棍星枪放麒麟步,平山子午更知踪。标龙出手如风箭,三枪下马不能容。提拦桥力身如柱,退步连环吞吐枪。锁喉枪法前师训,棍法长门习短方…随着口诀,以圈、点、枪、割、抽、挑、拨、弹等招式连连紧逼,张珺保都没有使用功法就打的路人甲满脸是血,几无还手之力。

    可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雷电就朝着张珺保袭来了,张珺保闻声就是闪躲,就在这个空隙,那路人甲立马逃之夭夭,张珺保暗自惊叹:“是谁”?但是发现却没有连招攻击自己时,一时间喃喃道:“这阵法还是蛮走心的,真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过分了嘞”。张珺保不敢停下,就听李麟昊喊道:“你赶紧去找时风云,让他早点出阵”。张珺保明白了李麟昊的意思,这是要分开加速找人的意思。

    此时的李麟昊对着林诗雨说道:“你就跟在我身旁好了,我们现在去找神医”;“对了,祝大哥,你和燕子坞应该有些交情的对吧,那燕红尘等人可能就需要你帮帮忙了”。祝悟能低了头说道:“这…,好吧,这些事也本该由我来解决”,祝悟能本来是不想掺和此事的,但是毕竟有些人又是故人,自然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李麟昊接着又说道:“祝大哥,若是你能带走他们的话,就把他们往阵的边缘带,然后沿着边缘就一定能找到施术者。然后告诉他们说是李麟昊让你们过来的即可”。祝悟能点头称是,然后又问道:“就这么简单就可以了?万一他们不相信我怎么办”。李麟昊说道:“那这也好办。‘相思树下说相思,万水千山共赴之’,‘江湖姐妹花,永远不分家’,‘卖腐之徒送上官府,尝尝那皮肉之苦’。这些就是他们的暗号了,这样她们肯定会相信你的”。祝悟能笑道:“没想到你着臭小子还是一肚子的不正经啊,什么话都能说得出口,简直就是老司机嘛”。李麟昊唰的一下就脸红了,说道:“祝大哥现在救人要紧,那些对话又不是我起的名字”。祝悟能笑道:“小子,切莫害臊。老夫不过一说,我这就去了”。

    林诗雨问道:“没想到你小子现在学会了这么多鬼话”,说完话,她就想去拧李麟昊的耳朵,麟昊躲避着说道:“这真的不怪我了,这真的是她们那群…小心”,李麟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得旁边的水龙弹强势来袭。李麟昊一揽就把林诗雨拉到了旁边,然后高声骂道:“接着阵法来阴招,共玄,现在的功法也太弱了吧,是不是没了兄弟,自己就沦落成了没有战力的小喽啰了呢”。

    李麟昊说的没错,的确是共玄在背后攻击着他们。只不过共玄就是不露头。忽而又见得一道水法?水神共工强势来袭。这一招看样是共玄的看家本领了,李麟昊不由得的打出一惊。心说话:“不好,这家伙非得要同归于尽不可”。就听那共玄说道:“你小子这么嚣张,来啊,给老子挡啊。把我的兄弟伤成那样,今天我就是死也要拉上你们做陪葬”。且看担当冲锋带头的具象大将相柳、浮游,二人洪水倾洒,势要淹没这两人。李麟昊不敢怠慢,但是现在凝聚功法用大招的话,实在是有些晚了。一招雷法?六门断空只能起到暂时阻隔的状况罢了,旁边的林诗雨赶忙凝聚雷法。

    这犹如三江五海的水汲上来,往李麟昊他们那里倾去。刹时间长空中浊浪飞泻,黑涛翻腾,整个阵中被淹没,这攻击却是李麟昊万万没有想到的。也不知道老天是怎么想的,夹杂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阵法的金木火土风雷的缘故,李麟昊和林诗雨则更显得被动。也许是因为就是越强的功法的原因,可能导致着许多其他功法也一同杂糅在了一起。除了山洪的崩裂外夹杂着炫目的亮光和呼啸的嘶吼声声音,李麟昊和林诗雨都像失聪、失明了一般,霎时间除了六门断空意外的东西几乎都被摧光了。

    说时迟,那是快。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见得张珺保一招土法?十殿阎罗,这是由张珺保已经蓄力了半天使用的土法,具象的十殿阎罗王有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汇聚而成的土法,硕大无比、张牙舞爪,再看带着一群地狱鬼兵,夹杂着呼啸的噪音,又是漫天的土块,扑面袭来的怪力乱神之气势,是从斜侧就把这水法掩埋的垮塌了。而且就在这个时候,时风云就来到了共玄的背后,共玄还在使用着水法呢,就被时风云来了一招透心凉。霎时间共玄鲜血喷涌,一一时间晕厥在地。时风云还想在补上另外一招,这时受着伤的祝冥从斜刺里里杀出,又挡住了时风云的攻击。

    虽说祝冥已经被李麟昊打的几近半残。但是时风云在阵中这么久了,也不是没有受伤啊。两个人忽而又缠斗在了一起。旁边的张珺保刚想过去收拾呢,忽然就见得又跳出来了两个人围在了自己的身边,而这两人的左右夹击,攻势凶猛。一时间雷恒的不依不饶。在攻防两端上都非常强势。拳法运用上,也是手法多变、脚步多移,逢桥断桥,无桥造桥,逢空则补;这近战短打,防中带攻,明防暗攻,以刚制刚。拳法虎虎生风、见力化力,硬中见柔,出手真硬,化手真柔。而贾行家的腿法也是动作精悍,配合协调;招数多变,攻防迅疾;节奏鲜明,爆发力强。多上下盘同步出击之术,正所谓三寸不过膝,招式小速度快,攻时无被克之虞。两人的默契配合,一时间张珺保不免落了下风。

    就算张珺保手里一把盘龙棍,也是无可奈何。倒也是因为有了一把棍,反而不至于被两人直接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