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迦碁说道:“小子,我无意与你为难。你这是意欲何为”?李麟昊道:“看阁下刀法惊奇,只是希望能赐教罢了”。说完话的麟昊,也不罢手,梁迦碁现在连个卖破绽的空间都没有。两人拆得数招,麟昊是只攻不守,便如自顾自练刀一般。梁迦碁倒是现被他逼得手忙脚乱,叫道:“小子,你跟我这么玩。攻防有度。不该是我们习武之人的常说吗?你老这样我只攻不守,砍下了你的臂膀,可别怪我!”梁迦碁说话的时候,可以提高了嗓音,李麟昊笑道:“可没这么容易。我现在用的可是‘剑’,有言道‘是刀三分剑,是剑三分到刀’。兄台,你现在对付的可是刀剑哦。看招”。麟嘉刀刷刷刷三下,全是从稀奇古怪的方位刺削而至。梁迦碁速度惊人,仗着眼明手快,一一挡过,正待反击;李麟昊忽将长剑向天空抛了上去。梁迦碁不知道这是什么套路,仰头瞥了一眼刀,砰的一声,李麟昊拳到手到,二九一十八套组合全打在了梁迦碁身上。

    梁迦碁飞出几丈远,但是就跟没事人一样。再看这样打下去也没有个什么意思,随即说道:“少年,好俊的功夫,若是有缘下次再会”。梁迦碁也不恋战,吃了点亏,就立马逃遁了。从本身而言,他也没想着要和麟昊为难。李麟昊喊了一声“诶”之后,眼看着梁迦碁脚底抹油,溜得非常之快,也就没有言语。李麟昊心说话:“这兄台也是游戏人生,看淡听淡了什么也是不错”。“臭小子,还不过来帮忙”,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李麟昊不由的想起来了,林诗雨还在激战呢。

    李麟昊嗖的就来到了,林诗雨面前,苑丹若这下就有些慌张了。说道:“怎么了,你们雌雄联手攻击我一个,还有没有…”林诗雨高声骂道:“哪来那么多废话,今天姑奶奶就是要好好教训你,我现在可记起来了。当时在魔教,你可没少折磨我”。林诗雨是攻势愈加凶猛。李麟昊也不习惯下狠手,而碍于现在这个样子的林诗雨呢,又不能不动手,眼下没打多久,二人的默契本来就好。哪怕李麟昊都没敢发力,而现在的苑丹若就感到了绝不简单,以自己的一人之力,是绝不可能赢得二人的。就在这个时候,祝悟能突然过来了。祝悟能道:“大妹子,我来帮你”;苑丹若说道:“我要你管啊”。祝悟能笑道:“你还真是不近人情呢,好心当做驴肝肺不成”。“”

    眼下李麟昊只能假装不认识啊,祝悟能和他切磋的时候,两人慢慢的就偏离了那两个女女人。李麟昊就问道:“怎么了,祝大哥。你怎么就来掺和了这一着了。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祝悟能说道:“眼下看到苑丹若受伤我又不能不救,毕竟她好歹也是十二散人之一,不救的话,我教非得出事不可”。李麟昊道:“那现在什么情况,你刚才不去救燕红尘他们了吗”?祝悟能叹气般的说道:“谁说不是呢,我明明已经把他们救出来了,可是燕振川那小子却怎么都要找一人算账。红尘也是没有办法,你看,喏,那边还在打着呢”。二人边说话边打着,害怕被别人看出了破绽不可。

    “彼岸花是为曼珠沙华,还记得当初你为我带上那朵花的场景吗?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花开无叶,叶生无花,想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彼岸花,恶魔的温柔。传说中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陆瑶瑛回忆起这些事的时候,怕是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诉说了,接着咳了两口血,陆琦玮按着她的胸腔,暗示她不要再说话了。

    可是瑶瑛她又说道:“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过去的故事是我还了上一个轮回欠下的记忆,当再也不欠什么的时候,我会把手中碗里的水一饮而尽,接着走进了轮回门,就犹如一句话:‘如果你选择了遗忘,说明在内心爱过…’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小琦玮,这彼岸谷的名字还是你改的,想想…那些…过”,陆瑶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气力了陆琦玮的眼睛里满是泪水,那种悲痛仿佛是破裂了苍穹一般,他不停的嘶吼着,仿佛一条发了疯的饿狼。这时正在和祝悟能套路的李麟昊也听到了这一幕,不由得说道:“祝大哥,请你保护诗雨不要有生命危险,眼下我得过去看一看”李麟昊说这话的时候,看得出声音里带着的沙哑,明显是非常难过的声腔。祝悟能说道:“你放心好了,去看看吧”。李麟昊卖了个破绽,旋即就来到了陆琦玮的附近。

    李麟昊焦急的说道:“神医没事吧”。陆琦玮的眼里噙满了泪水,头发显的愈发花白了。魔教的三人看着李麟昊过来了,就收了手,也许是想静静的看看戏。这三人正是五绝中的三人,梅棨戟、阮东隅和孟龄芳。阮东隅挑衅般的说道:“呦,还以为来了个帮手呢。没想到是一个酒囊饭袋啊,哈哈哈哈”。李麟昊高声骂道:“像你这样都被人吓到尿裤子的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阮东隅也是不甘示弱,骂道:“你说谁呢?老子今天就扒了你的皮”。说完二人就打在了一起。

    “曾几何时,我为一朵落花锁眉。一片流云驻足,一滴春雨感动。时常会被细小的柔情与感动潜入在心底,却忘记了,自己也不过红尘里的过客。曾几何时,在晨曦踩着露珠,在花架下数着那紫色的牵牛花,午后在透着阳光的纱窗下打盹,暮色低垂,披着夕阳漫步在小区的花园,只是喜欢那份安静,在茫茫的人海里,这就是我们要的那份恬静啊”;陆琦玮抱着瑶瑛跪在地上,接着哭喊道:“这些都是我们曾经希冀的生活方式啊,而现在我们实现的差不多了,都怪我失忆了,才让你一人这么辛苦。等过了此劫,我们…”,泣不成声的陆琦玮,让人看着都心疼。“男人不该流泪的,你说你傻不傻,我…”陆瑶瑛嘴里要涌出了鲜血,实在说不出话了。

    陆琦玮的白发整个都吹散了起来,他的哀嚎震彻了整个山谷。陆琦玮说道:“你等着我给你报仇,把他们杀光了,等下我就来陪你”…